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世贸中心倒塌的一天

世贸中心倒塌的一天

 世贸中心倒塌的一天

2001年9月11日在美国纽约市、华盛顿以及宾夕法尼亚发生的事,叫世上千千万万人刻骨难忘。你听到或看到纽约世贸中心、华盛顿五角大楼遇袭时在哪里呢?

巍峨的大楼,巨量的财物,更甚的,是无数人的性命,转瞬间灰飞烟灭,一切一切叫人难以置信之余,也叫人不得不停下来,反思一下。

在我们一生当中,最重要的是什么呢?一场浩劫,怎样使人舍己忘私、见义勇为,把人性美好的部分发挥得淋漓尽致?细读这两篇文章,答案自有分晓。

劫后余生

纽约世贸中心遇袭后,地铁即时停止运作,于是成千上万人只好徒步离开曼哈顿下城区。不少经布鲁克林桥和曼哈顿桥离开灾场的人,都能清楚看到耶和华见证人世界总部的办公室和工厂大楼。当中一些人想也不想,就朝这些建筑物直走过去。

右图的雅丽莎(母亲是耶和华见证人)是最先到达的其中一个,当时浑身都是灰尘。 *她说:“我坐火车上班途中,已看到世贸中心冒出浓烟,到了灾场,更发现遍地玻璃,而且热力逼人。街上的人正朝四面八方逃命,警察则在尽力疏散人群,简直像在打仗一样。

“我连忙躲进附近的一座大楼里去。接着,我听到第二架飞机撞向南楼后爆炸的声音。刹那间,浓烟密布,当时的景象实在非笔墨所能形容。有人叫我们赶快离开肇事现场,结果我坐渡船过了伊斯特河, 来到布鲁克林。下了船,一抬头,‘守望台’几个大字就映入眼帘。这不就是妈妈信奉的宗教的总部办公大楼吗?我马上朝大楼走去。我知道那里的人一定会把我照顾得妥妥当当的。梳洗干净后,我就打电话给爸妈报平安了。”

万豪酒店位于两座世贸中心之间,而温德尔(右图)是酒店的门卫。他说:“第一次爆炸发生的时候,我正在大厅里当值。我看到许多碎片掉下来,街上还有个男子着了火,躺在地上。我马上把外套和衬衫撕破,跑过去,要弄熄他身上的火。一个路人也来帮上一把。那个男子的衣服全烧光了,身上只剩下鞋子和袜子。后来,消防员把他送院治疗。

“没多久,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的记者布赖恩特·冈贝尔就打电话给我,叫我说说当时的情形。我有些家人住在维尔京群岛。他们在电视上听到我的声音,于是知道我平安没事。”

唐纳德体格魁梧,身高1.95米,是世界金融中心的职员。事发时,他在工作地点的31楼, 清楚目睹两座世贸大楼和万豪酒店的情形。他说:“我吓得目瞪口呆。有人从北楼掉下来,有的则跳下来,我差不多要疯了。惊魂甫定,我就忙不迭离开工作地点,跑到街上去了。”

贾尼丝今年60来岁,女儿露斯和约妮则40多岁,三人本来下榻于世贸中心附近的一家酒店。露斯是注册护士。她说:“我们住在16楼。当时我正在洗澡,妈妈和妹妹却忽然喊我别洗了。原来他们看到碎片经过窗前掉下去,妈妈还亲眼看到一个人在窗前掠过,好像是给爆炸力从某个地方震出来似的。

“我马上穿回衣服,跟他们一起下楼。许多人都在尖叫。我们来到街上的时候,听到爆炸声,又看到了火花。警察叫我们赶快往南走,到巴特里公园去,因为那里有渡船去斯塔登岛。在一片慌乱中,我们跟妈妈失散了。妈妈有慢性哮喘,到处是浓烟灰尘,她怎能熬过去呢?我们花了半个小时找她,却一无所获。不过,妈妈又冷静又能干,当时我们倒也不大担心。

“最后,我们在别人引路之下,经布鲁克林桥去到河的另一边。看到‘守望台’几个大字的时候,我们才大大舒一口气!现在我们是真的安全了。

“总部的弟兄姊妹欢迎我们,让我们留宿之余,又提供衣服,因为我们什么也没有了。但妈妈究竟哪里去了?我们到医院去找她,花了一整晚,仍没有半点消息。第二天早上11点半左右,有人通知我们妈妈就在楼下的大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贾尼丝补充说:“匆匆离开酒店的时候,我想起了一个朋友。她年纪大,没赶上我们。我想回头帮她一把,但这样做实在太危险了。混乱之中,我就失去了女儿的踪影。我知道她们都是头脑清醒、处事冷静的人,露斯还是个经验丰富的护士,所以我也不大担心。

“我四处张望,眼见人人都需要帮忙,当中有些还是孩子和婴儿,于是我留了下来,心想能帮多少就帮多少。稍后,我又到病人分流区去。分流区是医护人员按照人们伤势的轻重分类和治疗的地方。我在那里给警察和消防员抹脸洗手;他们全都蓬头垢面、满身灰尘。我 逗留到第二天凌晨3点,然后坐最后一班渡船到斯塔登岛去。我想,两个女儿可能到那里去了,但结果白走一趟。

“到了早上,我打算坐第一班渡船回曼哈顿去,但由于不是紧急救援人员,上不了船。后来,我看到曾给他帮忙的警察,于是叫道:‘约翰!我要回曼哈顿去。’他说:‘好的,你跟我来。’

“到了曼哈顿,我就往酒店去。我边走边想:也许还有机会把那个年纪大的朋友救出来吧。可是,酒店已变成一堆瓦砾!市中心一片死寂,毫无生气。我看到的,只有消防员和警察,尽是一副副又憔悴又悲伤的面孔。

“后来,我朝布鲁克林桥走去。我在桥上走着走着,看到‘守望台’这几个熟悉的大字。女儿可能就在那里呢。不出所料,我们终于在大厅见面,相拥而哭!

“可幸的是,虽然浓烟密布、灰尘处处,我的哮喘病却没有发作。我一直都在祷告,求耶和华让我能贡献自己,而不是拖累别人。”

“这里可不能降落啊!”

二十岁出头的蕾思儿跟《警醒!》撰稿员说:“我在曼哈顿下城区的街上走着,听到头上有飞机飞过。由于声音实在吵耳,我往上看了一看。真是难以置信!一架巨型的喷气式飞机明显地正愈飞愈低。我心里想:飞机干吗飞得又低又快呢?这里可不能降落啊!飞机大概是失控了。说时迟,那时快,一个女人就尖叫起来,说:‘飞机撞进北楼里去了!’北楼顿时出现巨大火球,中央的破洞清晰可见。

“太可怕了。我一生都没见过这么可怕的事情。这简直像做梦一样。我呆若木鸡,说不出话来。惊魂甫定,另一架飞机又撞向南楼,最后两座大楼都倒塌了。我快疯了。我真的受不了!”

“就算要游泳渡河,我也一定会游”

丹妮思,16岁,就读的学校在美国股票交易所旁边,即位于世贸中心以南三个路口的地方。事发时,她刚回到学校。丹妮思说:“刚过了早上9点。我心知不妙,但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在学校的11楼上历史课,同学们看来都害怕得要死。老师叫我们稍安勿躁,我们却都只想回家去。

“稍后,第二架飞机撞向南楼,学校晃了一晃,但我们仍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突然,有人通过对讲机跟老师说:‘两架飞机先后撞进双子大楼里去了!’我心里想:‘留在学校里不是办法。这是恐怖袭击啊。下一个目标就是股票交易所了。’同学都匆匆离开学校。

“我们箭似的朝巴特里公园跑去。我转过身子,好看看当时的情形,原来南楼快要倒塌了。接着,我想起了骨牌效应——所有高楼大厦会一一倒下。我吃力地呼吸着,因为鼻子跟喉咙都给灰尘呛着。我朝伊斯特河跑去,心里想:‘就算要游泳渡河,我也一定会游。’我一边拼命地跑,一边向耶和华祷告,求他救救我。

“最后,我坐渡船到新泽西去了。妈妈在事发后五个多钟头才找着我,但至少我平安脱险了!”

 “我这么就完了吗?”

乔舒亚今年28岁,来自新泽西的普林斯顿,事发时正在北楼的40楼授课。他回忆说:“突然,我感觉到好像有炸弹刚爆炸了。大楼开始摇晃,我心里想:‘不,这是地震。’我朝窗外望去,眼前一切简直不可想象——浓烟席卷大楼,碎片纷纷落下。我跟学生说:‘别收拾了。快逃!’

“我们沿着楼梯往下走。楼梯浓烟弥漫,自动喷水系统已经开始运作。虽然这样,我还是蛮镇定的,只是不断祷告,求耶和华让我们找对了楼梯,好避开着火的地方。

“我边跑边想:‘我这么就完了吗?’我不断向耶和华祷告,心里感到异常平静。我的心从没有像那刻一样平静过。那一刻,我一生都忘不了。

“我们终于离开了大楼,来到街上,警察正在疏散人群。我抬头一望,两座大楼好像给切开了一样,真叫人难以想象。

“接下来,我听到一种可怕的声音,好像成千上万的人突然都在屏住气,叫人毛骨悚然。那一刻的纽约恍如死城。没多久,有人尖叫起来。南楼倒下来了!卷起的浓烟灰尘朝我们直涌过来,就像电影里的特殊效果一样,但这可不是拍电影啊。乌云追上了我们,叫我们快呼吸不了。

“好不容易才上了曼哈顿桥。我回头一看,北楼上面的巨型天线正跟大楼一起塌下去了。我在桥上走着走着,不断求耶和华让我能到伯特利(耶和华见证人的世界总部)去。一生当中,我从没有因为看见伯特利而这么高兴过。每天,数以千计的人都经过那里,看到工厂外墙上写着‘要天天阅读上帝的话语圣经’这些大字。现在我也看到了。我心里想:‘快到了,快到了。一直走就行了。’

“回想这些事,我就看出做事必须懂得分轻重缓急。生命中最宝贵的,一定要放在第一位。”

“有人从大楼跳下来了”

杰西卡(22岁)刚从市中心的地铁站走出来,就看到以下的情形。她说:“我抬头一望,看到烟灰、碎片和各种各样的金属纷纷掉下来。有些人在排队打电话,因为上班上学都要迟了,急得快要发疯。我马上祈祷,求耶和华让我能保持冷静。第二次爆炸随即发生。钢条、玻璃从天而降,有人大叫:‘又一架飞机撞进大楼里去了!’

“我往上看,简直触目惊心——大楼较高层的地方正不断冒出浓烟,烈焰冲天,有些人抵受不住,纵身跳下来了。一男一女本来扶着窗边,但最后仍得放手,往下直堕。当日情景,叫人不忍卒睹,直到现在,还是历历在目。

“最后,我上了布鲁克林桥,把不舒服的鞋子脱掉,跑到河的另一边去。我走进守望台的办公大楼,有人马上过来给我安慰,我这才渐渐冷静下来。

“当天晚上,我在家里阅读《警醒!》2001年8月22日刊的文章,题目是‘如何应付创伤后压力症’。我可真要念念这样的文章呢!”

一场浩劫,叫不少人浑然忘我、舍己助人。接着的文章会说说这件事。

[脚注]

^ 7段 《警醒!》撰稿员访问了许多生还者,篇幅所限,不能一一尽录。他们的一字一句,都使文章内容更详实丰富,《警醒!》谨此鸣谢。

 [第8,9页的图解或图片]

(排版后的式样,见出版物)

 严重倒塌

1 北楼世贸中心第一座

2 南楼世贸中心第二座

3 万豪酒店世贸中心第三座

7 世贸中心第七座

严重损毁

4 世贸中心第四座

5 世贸中心第五座

L 自由广场一号

D 德国银行自由街130号

6 美国海关大楼世贸中心第六座

N S 贯通南北的行人天桥

部分损毁

2 F 世界金融中心第二座

3 F 世界金融中心第三座

W 温特花园

[鸣谢]

As of October 4, 2001 3D Map of Lower Manhattan by Urban Data Solutions, Inc.

[图片]

左上图:南楼先倒下来

上图:有些人跑去耶和华见证人的总部寻求庇护

右图:在灾场,几百个消防员和救援人员不眠不休地工作

[鸣谢]

AP Photo/Jerry Torrens

Andrea Booher/FEMA News Photo

[第3页的图片鸣谢]

AP Photo/Marty Lederhandler

[第4页的图片鸣谢]

AP Photo/Suzanne Plunke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