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说不定这次他会改过呢!”

“说不定这次他会改过呢!”

 “说不定这次他会改过呢!”

桑娜 *活泼开朗,楚楚可人,有四个孩子,丈夫是南美洲一个很有名望的医生。她说:“我丈夫很受人欢迎,无论男女都喜欢他。”可是,桑娜的丈夫也有黑暗而鲜为人知的一面。“他忌妒心很重,在家里简直是个恶魔。”

桑娜说话的时候,脸上露出焦虑不安的神情。“我们结婚不过几个星期,问题就出现了。有一天,妈妈和弟弟来探望我,我们有说有笑,多么愉快。但他们一走,我丈夫就大发雷霆,把我推倒在沙发上。我不敢相信竟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可悲的是,桑娜的苦难只是刚刚开始。过去多年来,她不断被丈夫殴打。桑娜的丈夫每次对她拳打脚踢之后,总会连连道歉,并答应以后不再打她。但她丈夫的态度改进了一阵子以后,噩梦又重新开始了。看来不难预料,她所受的虐待会周而复始。桑娜说:“我每次都以为,说不定这次他会改过呢!所以,我离家出走之后,总会返回他身边。”

桑娜担心丈夫会变本加厉。她说:“他曾经威胁要把我和孩子杀死,然后自杀。有一次,他把剪刀搁在我的脖子上。另一次,他拿手枪指着我的太阳穴,更扣上板机来恐吓我!幸好手枪里没有子弹,但我已经被吓个半死了。”

默默忍受

全球有数以百万计的妇女像桑娜一样被男子虐待。 *很多妇女虽然受尽折磨,却默默忍受。她们觉得举报根本无济于事, 因为很多虐妻的男人断然否认指控,说:“我太太反应过敏!”“她说话就是这么夸大的!”

家,本该是个安乐窝,但很多妇女常常提心吊胆,害怕在家里被丈夫毒打,这实在令人惋惜。可悲的是,旁人往往同情犯过者而非受害者。的确,有些人就是不能相信,一个看来为人正直的市民,竟然会殴打妻子。就以妮塔为例,她丈夫受人敬重,但当她坦言被丈夫虐待的时候,亲友有什么反应呢?“有个朋友对我说:‘你怎么能诬蔑一个好人呢?’另一个朋友却一口咬定,是我激怒了丈夫。后来,我丈夫的恶行被揭发了。即使这样,有些朋友仍回避我。他们认为我本该逆来顺受,因为‘男人就是这样的嘛’。”

妮塔的事例表明,许多妇女很难接受被配偶虐待的残酷现实。男人口口声声说爱自己的配偶,到头来却打妻子,原因是什么?别人可以怎样扶助受虐待的妇女呢?

[脚注]

^ 2段 这系列文章所采用的不是真名。

^ 7段 事实上,不少男子也受到配偶虐待。但研究显示,被虐待而受伤的妇女比男子多,而且所受的虐待也更加严重。因此,这系列文章里谈到的受害者,以妇女为主。

[第4页的附栏或图片]

家庭暴力面面观

根据联合国的《消除对妇女的暴力行为宣言》,“对妇女的暴力行为”是指“对妇女造成或可能造成身心方面或性方面的伤害或痛苦的任何基于性别的暴力行为,包括威胁进行这类行为、强迫或任意剥夺自由,而不论其发生在公共生活还是私人生活中”。这些暴力行为还包括“在家庭内[和社会上]发生的身心方面和性方面的暴力行为,包括殴打、家庭中对女童的性凌虐、因嫁装引起的暴力行为、配偶强奸、阴蒂割除和其他有害于妇女的传统习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