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扶助受虐妇女

扶助受虐妇女

 扶助受虐妇女

我们有什么办法扶助受虐待的妇女呢?首先要做的,就是了解她们的苦况。受虐待的妇女不但要常常忍受皮肉之苦,还要挨骂,受威吓,使她们自觉一无是处、孤立无援。

请看看桑娜的例子,头一篇文章记载了她的经历。桑娜的丈夫有时候对她破口大骂。桑娜吐露心声,说:“他用种种难听的话侮辱我:‘你读不成书,要是没有我,你哪能把孩子养大?你这个做妈妈的,又懒惰又没用。如果你离家出走,你以为法官会把孩子的监护权判给你吗?’”

桑娜的丈夫为了辖制妻子,紧握财政大权,不许桑娜开他的车。他一天到晚打电话回家,查问桑娜在做什么。要是桑娜对丈夫的意见表示异议,她丈夫就大发脾气。结果,桑娜就有意见也不敢提了。

由此可见,虐待配偶这个问题是很复杂的。要扶助受虐待的妇女,就得同情她们的处境,听她们诉苦。要记住,受害人往往有说不出的苦楚,很难向别人倾吐。我们的目标应该是:帮助受害人振作起来,让她按自己的能力应付困难。

有些受虐待的妇女也许需要报警或向有关部门求助。有时候在危急关头,例如警方前来干预,打妻子的人会看出事情 的严重性。但危机过后,当事人又故态复萌了。

受虐待的妻子应该离开丈夫吗?圣经并不主张夫妇随便分居,也没有规定妻子在健康和生命受到危害的情况下,继续与丈夫同住。基督的使徒保罗说:“[妻子]如果真的离开了,就该安于现状,不再结婚,不然就跟丈夫重修旧好。”(哥林多前书7:10-16)既然圣经并不禁止人在极端的情况下跟配偶分居,受虐待的妇女可以自己决定怎样做。(加拉太书6:5)谁都不该劝做妻子的离开丈夫,但也不可向受害人施加压力,要她在身心和灵性受到危害的情况下,继续跟虐待她的丈夫同住。

虐妻的人能改变吗?

人虐待配偶,就是明目张胆地违犯圣经原则。我们在以弗所书4:29,31读到:“污秽的话一句也不可出口。……一切恶毒、怒气、愤恨、尖叫、诋毁,连同一切恶念,都该从你们当中除掉。”

要是自称基督徒的丈夫虐待妻子,他就不能说是爱妻子了。如果他恶待妻子,他的一切善行又有什么价值呢?“打人”的,没有资格在基督徒会众里担任职责。(提摩太前书3:3;哥林多前书13:1-3)凡自称基督徒的,如果常常大发脾气而又屡教不改,就会被逐出基督徒会众。——加拉太书5:19-21;约翰二书9,10

暴虐的男子能够洗心革面吗?有些的确能够。不过,打妻子的人一般不会轻易改变,除非他们(1)承认自己行为不当,(2)甘愿改过自新,(3)乐意寻求帮助。耶和华见证人发现,圣经能够感化人迁善改过。跟他们学习圣经的人大都有强烈的愿望,要叫上帝的心欢喜。这些人从圣经中学到,“凡喜爱暴力的人,[耶和华]必恨恶”。(诗篇11:5)当然,打妻子的人要改变,就得停止殴打妻子,还要重新学习怎样待她。

男子学习圣经之后,就知道妻子不是奴隶,而是“助手”。他应该“尊重”妻子,而不该贬低她。(创世记2:18;彼得前书3:7)他要学会体贴妻子,听取对方的意见。(创世记21:12;传道书4:1)耶和华见证人提供的圣经课程,使很多夫妇得益不浅。在基督徒家庭里,专制、独裁和欺压的行为绝无立足之地。——以弗所书5:25,28,29

“上帝的话语是活的,是有力量的。”(希伯来书4:12)因此,圣经所含的智慧对夫妻大有帮助,让他们知道怎样分析问题,使他们有勇气去解决困难。此外,圣经还提出令人安慰的稳确希望:耶和华所立的君王要在天上统治全地,那时候人人都衷心顺服,暴行就不复存在了。圣经说:“求救的穷人,他要解救;凄苦无助的人,他要援助。他要救赎他们的性命,使他们不受欺压和暴行所害。”——诗篇72:12,14

[第12页的精选语句]

在基督徒家庭里,专制、独裁和欺压的行为绝无立足之地

 [第8页的附栏]

纠正错误的观念

• 妻子遭受虐待,咎由自取。

打妻子的人大都否认自己做错了,还辩称是妻子激怒他们而造成的。有时候,连当事人的朋友也误认为做妻子的很难相处,所以丈夫偶尔失控,也怪不得他。他们的看法等于指摘受害的,偏袒动武的。老实说,受虐待的妻子对丈夫已百般忍让,尽量顺从。但不管有理没理,殴打配偶都是说不过去的。《虐待配偶的人的心理概况》一书指出:“男人因为虐待妻子,被判接受辅导。他们打人成癖,用暴力把心里的愤怒和抑郁发泄出来,迫人就范;也用暴力解决纷争,纾缓压力。……他们不敢承认自己有毛病,也不肯正视问题。”

• 男人喝多了,才会殴打妻子。

诚然,有些男人喝醉后变得更加暴戾。可是,把问题归咎于酒精合理吗?卡琳·威尔逊在《暴力始于家庭》一书里说:“打妻子的人喝醉了,就有借口推卸责任。……看来,我们的社会认为,醉酒打人是情有可原的。这样,受虐待的妇女就有借口逃避现实,把丈夫或同居男友看做酒鬼而非暴徒。”威尔逊指出,这样的想法使受虐待的妇女误以为,“只要男方戒酒,她就不用再挨揍了”。

目前许多研究人员认为,酗酒和殴打是两个截然不同的问题。毕竟,许多吸毒酗酒的男人并不殴打妻子。《男人殴打女人》一书的两位作者注意到:“受虐待的妇女持续挨揍,主要是男的认为殴打女的能起威吓作用,使她听命屈从。……酗酒和吸毒是一般虐待妇女的人的生活方式。可是,认为他们的暴行是这些恶习诱发的,那就错了。”

• 虐待妇女的男人也会对其他人动武。

打妻子的人有两种不同的面孔。在朋友面前,他常常装出一幅和蔼可亲的样子。正因为这样,当事人的朋友可能觉得,他虐待妻子的传闻难以置信。但实情是,当事人用粗暴的手段对待妻子,迫她就范。

• 妇女不介意被配偶虐待。

人们有这样的想法,可能因为不了解受虐妇女的处境,她们孤立无援,投靠无门。亲友可能会收留受虐待的妻子,让她住上一两个星期。然后,这个妻子该怎么办呢?她一想到自己日后要独力照顾孩子,又要挣钱养家,就感到彷徨无助了。法律可能禁止父母带儿女离家出走。有些受虐待的妇女曾经这样做,后来却被丈夫找着,用威逼利诱的手段把她们带回家去。不知实情的朋友可能误以为这些妇女不介意被配偶虐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