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落基山脉——最年轻的峰峦

落基山脉——最年轻的峰峦

 落基山脉——最年轻的峰峦

我们累得骨头酸痛,但仍然取出便携式的炉子,开始预备早餐。我们花了五天时间,从纽约开车驶过差不多5000公里的路,然后抵达怀俄明州。我们一面吃早餐,一面欣赏四周的景色。

日光炫目,空气清冷。眼前景致美得令人陶醉,跟过去几天我们在路旁野餐时所见到的景象截然不同。我们就在大蒂顿国家公园的杰克逊湖边进餐。崇山峻岭,威风凛凛地矗立在我们面前。我们在美国西部走了1万6000公里的路程,也没见过这么绚丽的景色,如果还有机会的话,一定会再来一趟。

大蒂顿山高约4200米。除此之外,蒂顿山脉还有十几个海拔超过3700米的山峰。这些山峰虽然不是最高的,但我们绝不该小看它们。你能否看见蒂顿山脉,得看你从什么方向开车前来。如果你取道西部而来,就只能见到山脉地势缓缓上升,景色没什么特别。可是,如果你从东部而来,就见到群山陡立于平原之上,逾1.5公里高。峰峦起伏的景色实在引人注目。

旧地重游

多年的心愿终于实现了,我们得以重游旧地。这一次我们飞到怀俄明州的杰克逊谷,再开车北上,驶向蒂顿山脉。这天的旅程从珍妮湖开始。珍妮湖是个冰川湖,坐落在山脉最高的峰群之下,美如宝石。

早晨的空气清冽,我们的皮肤冻得刺痛。太阳虽然还没升起,我们却不愁寂寞,因为也有些游客不怕辛苦,早就 起来欣赏这里的胜景。晨曦初现,群山沐浴在紫金色的光芒之中。有些摄影师趁机捕捉这刻绚丽的景色。突然,我们动也不敢动,因为一只大母鹿正盯着我们呢!它变得紧张,提高警觉,因为它的幼鹿就在9米之内吃草。我们缓缓伸手拿起照相机,屏气凝神,瞄准,对焦,按下快门。之后,我们松了一口气。在珍妮湖的一天才刚开始呢!

我们跟一群登山远足的人一同搭乘穿梭艇,一下子就来到通往灵感角(Inspiration Point)的山径入口,山径长达一公里。我们一下船,就感到森林寒气逼人。我们沿着陡峭的山径往上走,湖泊远远落在我们后面,远处还传来雷鸣般的瀑布响声。我们喘着气从森林出来,在一块突起的岩石上休息。我们沐浴在亮丽的晨光中,尽情地呼吸高山的清新空气。珍妮湖就躺在我们下头,闪烁着蓝宝石的光芒。这个湖坐落在别具一格的山冈上,四周的青翠树木就像彩带一样环抱着湖水。珍妮湖看起来美如制作精巧的宝石。

我们上方尖峰林立。这些尖峰叫做大教堂峰群(Cathedral Group)。20世纪30年代,一位博物学家弗里克塞尔博士考察过这条山脉,说:“高山昂然挺立,群峰伸向云天,此情此景不但令人目光远大,连思想也开阔了。”灵感角令人叫绝的胜景,我们尽收眼底。美景当前,我们不禁赞叹不已。我们总算不枉此行,但不止这样,前头还有别的美景。

 我们来到了喀斯喀特峡谷(Cascade Canyon),山路突然变得平坦,再沿着谷底蜿蜒伸展。不久我们只见峭壁巍然耸立,急流在峭壁旁汹涌奔流。我们很想知道:“到底是什么力量促成这种地形呢?”突然,一个小女孩匆匆走到我们面前。她兴奋得不能自已,气喘吁吁地低声说:“我们看到一头驼鹿!快来看看吧!”

关于这些山岭怎样形成的问题,我们暂且置之脑后。我们抓起照相机,准备拍下这头在公园里漫步的雄健动物。小女孩带我们到一个有利的位置观望,她的家人一声不响,指着前方。一头公驼鹿站在河边的沼泽旁。我们紧盯着驼鹿,被它迷住了,于是拿起照相机,庆幸自己来得真合时。

地质构造与板块

这儿的景色叫人目不暇给,以致忘记了要探问一下这片奇异土地的由来。幸好公园当局致力教育民众,出版了不少册子,也为登山团提供领队。这些领队既是森林守护员,也是博物学家。

领队说,我们脚下的土地看起来很坚硬,但其实不然!情形就像结冰的湖到了冬去春来的时候那样,不是坚实的。地质学家相信,地壳是由不断移动的板块构成的,而板块下面则是一层熔岩。叫我们感兴趣的是,这些板块彼此碰撞的时候,可能会形成山脉。

至于蒂顿山脉的形成,地质学家认为,地壳其中一块板块像撬子一样,把另一块撬起,结果造成了所谓的断块山现象。他们说,从地质学角度来看,蒂顿山脉比较年轻,是近代形成的。因此,我们手上的册子说,这条山脉是“落基山脉 *上最年轻、最迷人的山脉”。

 天然杰作

领队的解释实在引人入胜,却引起了新的疑团,使我们想起在珍妮湖登山远足时所见的景象。那些山峰参差不齐,是怎么形成的呢?还有湖边别具特色的小山冈,长满了树木,那又是怎么来的?地质学家指出这全都是水的杰作。他们的理论是:很久以前,蒂顿山脉的峡谷是由冰川刮蚀而成的。湖边的小山冈,叫做冰碛,由移动的冰块形成。冰碛把往下滑移的冰川拦住,也把肥沃的土壤保留下来。给拦住的冰川现在已经融化了,成为湖水。

这个理论正好说明湖边植物生长茂盛的原因。这些植物跟贫瘠的石地和附近草原的灌木蒿比较起来,就更显得生气勃勃。出于好奇,我们催促身兼博物学家的森林守护员给我们多讲解一点。她说,这些参差不齐的山峰是由另一种自然现象促成的。她把这种现象称为楔形霜冻。水流入岩石裂缝,结冰后膨胀,迫使部分石块脱落,看起来就像被斧凿子凿开一样。我们衷心地向她道谢,因为她满腔热诚地向我们讲解蒂顿山岭的由来,给我们上了宝贵的一课。

野生动物

除了地质构造奇异之外,这个地区还有许多野生动物。我们坐橡皮筏在著名的斯内克河上游览,野生动物令河上之旅更值得回味。我们一面欣赏沿岸景色,一面观看秃鹰和鹗在空中飞翔,并且见到它们冲入水中捕鱼。船上的向导是个生物学家,他指出秃鹰虽然身形庞大,外貌突出,捕鱼的身手却比鹗稍逊一筹,叫我们感到意外。他告诉我们,他曾经见过秃鹰把鹗捕来的鱼偷走。果然如此,我们看到秃鹰逼近一只幼鹗,这只鹗只好掉下猎物飞走了。

能够在大自然观看野生动物,实在令我们兴奋不已。国家驼鹿保护区就近在咫尺。许多驼鹿都在大蒂顿国家公园里避暑。我们不时停下车来,看看驼鹿群怎样懒洋洋地觅食。有时候,我们坐在旅馆的阳台上,静观驼鹿在柳丛中安然进食。晚上,这些动物似乎要为前来观赏它们的人群表演一番。我们虽然很累,但还想多留一会儿,为要欣赏夜幕低垂,星光闪闪的景色。繁星点点的夜空是城市居民难得一见的。

最后一天的行程,给了我们意料不到的惊喜。我们战战兢兢地开着车子,穿越美洲野牛群。野牛身形巨大,长满粗毛,散布在路的两旁。我们真的不想离去,无奈告别的时候到了,只好上路吧!

我们坐在飞机内一面等候起飞,一面回想这次旅程。我们过去几天所欣赏的崇山峻岭和野生动物,所享受的高山清新空气,实在叫人回味无穷。能够实现多年的宿愿,重游蒂顿山脉,真叫我们兴奋不已!在落基山脉中,最年轻的峰峦实在壮丽无比。

[脚注]

^ 15段 落基山脉,又译洛矶山脉。

[第19页的附栏或图片]

游客须知

给自己一点时间,以便适应稀薄的空气。蒂顿山谷坐落海拔超过1800米。来自低地的游客,可能会出现高山症的症状,像头痛、不适等。老年人,尤其是心脏或呼吸器官有问题的,最好在启程前,询问医生的意见。

在登山之前,要好好准备一下。须知海拔很高及半干燥地区会令人迅速脱水,所以要携带大量食水。

这是个原野公园,里面有许多巨大、美丽的野生动物。有些游客很想靠近动物一点,可是动物的反应却难以预料。森林守护员会解释,在原野见到野生动物时该怎样做。要仔细留意,切实跟从他们的指示。他们的话不但富于趣味,对你的生命也有保护作用。

[第17页的地图]

(排版后的式样,见出版物)

大蒂顿国家公园

[第16,17页 的图片]

蒂顿山脉的莫兰山

[第17页的图片]

上喀斯喀特峡谷

[第18页的图片]

美洲野牛

[第18页的图片]

秃鹰

[第18页的图片]

蒂顿山脉的落日霞光

[第18页的图片]

公驼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