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辨明征兆

辨明征兆

 辨明征兆

“悲伤是正常、健康的情绪,抑郁却是病。要了解和辨明两者的分别并不容易。”——戴维·法斯勒医生。

抑郁像大部分病症一样,有些症状是显而易见的,但要看出那些症状就是抑郁的征兆,却殊不容易。为什么呢?因为大多数少年人的情绪都偶有起伏,就算是成年人也一样。纯粹情绪低落跟抑郁有什么分别呢?这主要取决于情况的严重程度和持续时间。

严重程度 所指的是,负面情绪影响年轻人的程度。抑郁不是短期的灰心绝望,而是一种精神病,叫人心力交瘁,身体功能减退。安德鲁·斯拉比医生描述抑郁的人所感到的痛苦,说:“回想一下你有生以来经历过的最大苦楚——骨折也好,牙痛也好,产痛也好,然后把那种苦楚增加到十倍,再加上原因不明。这样,你就大概能估计到抑郁叫人多么痛苦了。”

持续时间 所说的是,没精打彩的情况延续了多长时间。据临床教授莱昂·西特兰和小唐纳德·麦克纽说,“孩子的情绪开始低落(不管是什么原因)后一星期内,或者当孩子失去了他觉得很宝贵的东西后六个月内,要是还没有迹象表明孩子感到宽慰或恢复正常生活,他就有患上抑郁症的危险了”。

常见的症状

如果年轻人每天大部分时候都出现若干症状,而情况持续两周或更长时间,他才会被诊断为害了抑郁症。持续时间较短的,属于“寻常发作”。程度轻微或不大严重,而持续时间较长的,称为“心理沮丧”——症状持续达一年或更久,其间情况好转的时间不足两个月。不管是“寻常发作”还是“心理沮丧”,抑郁症到底有些什么常见的症状呢? *

情绪、行为骤变。本来乖巧听话的年轻人, 忽然对人充满敌意。害抑郁症的少年人行为反叛,甚至离家出走,也很常见。

孤僻。当事人跟朋友疏远。朋友也可能留意到当事人的态度行为转坏,而跟他疏远。

几乎对任何活动都不感兴趣。当事人异常被动。就算是近日才爱上的嗜好,现在也觉得兴致索然。

饮食习惯明显改变。不少专家觉得,像厌食症、暴食症、强迫性暴食症一类的病症,常常跟抑郁症结合并存(有时可能由抑郁症引起)。

睡眠出现问题。当事人不是睡得太少,就是睡得太多。有些患者日夜颠倒:白天睡觉,晚上活动。

学业成绩退步。当事人跟老师、同学相处不来,成绩开始退步,不久以后更不愿上学去。

找寻刺激或自戕。当事人参与危险性极高的活动,可能显示他觉得生无可恋。自戕躯体(例如割伤皮肤)也可能是征兆。

妄自菲薄或胡乱自责。当事人对自己诸多不满,自觉一无是处,但事实可能不然。

身心出现毛病。无缘无故地头痛、背痛、胃痛或出现类似的毛病,可能表示当事人已患上抑郁症。

死亡、自杀的想法萦绕心头。老是想着恐怖事物,可能是害了抑郁症的征兆。以自杀吓唬人也一样。——请参看下面的附栏。

双极障碍

另一种恼人的疾病——双极障碍,也有上述若干症状。芭芭拉·英格索尔和萨姆·戈尔茨坦两位博士说,双极障碍(又称躁狂抑郁症)是“一种精神病,以抑郁和躁狂为特征,这两种症状会交替出现。 在躁狂期内,患者的情绪极度高涨,精力极度旺盛,实质上比一般心情愉快高亢强烈得多”。

这段高亢期称为躁狂期。症状包括思如泉涌,极端健谈,以及睡意下降。事实上,患者可能几天不睡觉,精力也不会明显减退。双极障碍另一个症状是冲动鲁莽,不顾后果。美国国立卫生研究所的一份报告说:“在躁狂期,患者的思想、判断力以及社交行为往往一反常态,因而导致严重问题或出现尴尬情况。”躁狂期会维持多久?有时候是几天,有时候是几个月,然后抑郁期再度出现。

年轻人如果有家人是双极障碍患者,他就属于高危人群。值得庆幸的是,患者不是了无希望的。《害双极障碍的儿童》这本书说:“有时候及早诊断,医治得法,患病的儿童和家人的生活就会稳定得多。”

要记住,光出现上述一种情况,不足以表示当事人已患上抑郁症或双极障碍。许多时众多征兆一并出现,情况又持续一段时间,当事人才会被诊断为害了抑郁症。不管怎样,我们还得考虑一个问题:为什么年轻人会患上这种恼人的病呢?

[脚注]

^ 7段 本文只是概述抑郁症的症状,不可作诊断之用。

[第6页的附栏]

孩子不想活了

美国疾病控制中心表示,最近一年内,美国少年自杀身亡的数目,比死于癌症、心脏病、爱滋病、先天缺陷、中风、肺炎、流行性感冒,以及慢性肺病的少年总数 还要多。同样令人担忧的是,由10岁到14岁的少年自杀案件数目近年也急剧上升。

少年自杀成风,人们可以防患于未然吗?有时候是可以的。凯瑟琳·麦科伊博士说:“统计数字显示,许多年轻人自杀身亡以前,要不是曾经企图寻死,就是曾经暗示或明示自己有轻生的念头。如果孩子暗示自己不想活了,你就得加倍留意,可能的话,向专业人士求助。”

少年抑郁十分普遍。因此,一旦有迹象显示少年有意轻生,父母和其他长辈就该提高警觉。在《我的痛苦谁明了》这本书里,安德鲁·斯拉比博士说:“我查阅过一些少年自杀案例,发觉他们企图自杀的迹象差不多总是给忽略或轻视了。家人、朋友看到当事人一反常态,却看不出事态严重。他们专注于表面的问题,而非问题的症结,于是认为问题只在于‘家庭不和’‘吸毒’或‘厌食症’。有时候,医生所针对的只是年轻人的怒气和心烦意乱,而不是抑郁症。结果问题的症结没有解决,继续折磨当事人,而且变本加厉。”

显然,要当心的是,别轻看种种厌世迹象!

[第7页的图片]

有时行为反叛可能是抑郁的症状

[第7页的图片]

抑郁少年往往对从前喜爱的活动失去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