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世闻点滴

世闻点滴

 世闻点滴

生存之谜

据巴黎《世界报》报道,1999年12月法国遭暴风侵袭,森林大受破坏。但最近报告显示,体型大的动物的死伤数字比预期少得多。在法国东部,有一万公顷的森林被暴风摧毁,但那里只找到20只动物的尸体,包括10只雄鹿、5只雌鹿和5只野猪。动物“依照本能反应”找到逃生的方法,也许躲在倒下的树木之间或聚集在空旷的地方。法国国家森林局发言人壤-保罗·威德默表示:“雄鹿和野猪是常见的动物,但我们对它们生活习性的认识,竟不及狮子或其他远方的野生动物多。”

经济舱位综合征

日本《读卖新闻》报道,过去8年,在抵达日本成田机场的旅客中,有25人因经济舱位综合征而死亡。这种病虽然称为“经济舱位”综合征,但头等的旅客也有机会患上。连续数小时坐在位子里,会令腿部的血液不能顺畅流动,形成血块。要是血凝块流到肺部,患者就会呼吸困难,甚至死亡。日本医科大学新东京国际机场医疗中心负责人牧野·俊郎指出,每年都有100至150个抵达成田机场的旅客出现经济舱位综合征的症状。他建议“那些要连续七八小时乘机的旅客应多喝水,不时伸展双腿,防患未然”。

东京严冬不再

据《读卖新闻》报道:“在20世纪,东京每年降至摄氏零度以下的平均日数,减少了百分之95。”20世纪90年代,东京每年平均只有3.2日温度低于冰点,但在20世纪的头十年却有61.7日。日本气象厅一位资深气象学家评论,由于全球气温上升,温度就不会像以往一样低。他关注到东京很快就不再有“真正寒冷的冬天”。气象厅表示,要是造成温室效应的情况没有改善,21世纪的全球气温将会上升摄氏1至3.5度。要是全日本的气温上升摄氏3.5度,东京就会跟现在的肯尼亚内罗毕一样炎热。

梅毒卷土重来

有数十年时间,梅毒在法国几乎绝迹。可是,法国《费加罗报》报道,去年有些医生发现,这种性传染病卷土重来,主要出现在同性恋者身上。在2000年,英国和爱尔兰也有类似的情况出现。梅毒是一种细菌病,初期会引致皮肤破损,患者也会出现皮疹。如果不及早医治,就会令神经机能和心血管受损。《费加罗报》评论,梅毒再次肆虐,实在令人担忧,因为“新一代的医生在医学院受训时,从没接触过梅毒病例,自然对这种病感到陌生”。医生可能因误诊而未能药到病除。疾病专家认为,梅毒死灰复燃,很可能是由于人们进行危险的性行为所致。所以,他们担心,要是这种行径持续下去,“爱滋病患者就会广泛染上梅毒”。

长者旅游要小心

《塔夫特斯大学健康与营养通讯》报道,近年有越来越多老年人到较落后的地区旅游,但很多却吃了沾染细菌的食物或喝了不洁的水而病倒。对于60岁或以上的长者来说,“水土不服”可能会令他们染上更严重的疾病。除非你在大城市的高级旅馆或餐馆吃饭,《健康与营养通讯》有以下的建议:

□ 不可饮用自来水或用自来水 刷牙。只可饮用瓶装、煮沸了或消毒过的食水。不要在饮料上加冰,除非你肯定制冰的水是清洁的。

□ 鱼类或肉类都要煮透才可食用。

□ 不要喝未经高温消毒的奶制品,也不要生吃蔬菜。

□ 除非你亲自把水果洗净去皮,否则不要随便吃已去皮的水果;去皮后,进食前也要先洗手。

□ 不要吃小贩出售的食物,即使食物看来是热乎乎的。

“流民”处处

伦敦《独立报》报道:“这些人的数目相等于染上爱滋病的人,更是全球难民人数的两倍。国际援助机构把他们称为‘国内流民’。”由于连年战争,流民被迫要逃离家园,但他们却留在自己的国土。联合国估计,现在全球约有2500万至3000万流民。大部分流民都不在难民营栖身,他们投靠亲友或露宿街头。联合国专责处理这个问题的统筹者丹尼斯·麦克纳马拉表示,“很多流民宁愿住在自己的家附近”,也不愿到较远的地方寻求庇护,因为“家园附近有他们的耕地”。有时,援助机构也爱莫能助。流民当中,接近百分之90都是妇孺。麦克纳马拉补充说:“男的打仗,但妇孺却沦为受害者。女性的流民更时常受到性暴力侵犯。”

吸盘舌头

变色蜥蜴能够捕捉相等于本身体重百分之10的猎物,包括其他蜥蜴甚至鸟儿。究竟它们怎能做得到呢?人们至今仍然认为,变色蜥蜴的舌头表面十分粗糙又有黏性,于是猎物就给黏住了。但这未能解释变色蜥蜴怎样捕捉较重的猎物。据德国网上科学新闻(Bild der Wissenschaft)报道,为了解开这个疑问,比利时安特卫普的科学家利用高速录像机,把蜥蜴那闪电般快的舌头动作拍下。科学家发现,当变色蜥蜴把舌头伸出时,舌尖会呈球状。射中目标前,舌头的两小块肌肉就会收缩,令舌尖像吸盘一样把猎物吸着。

沙漠化现象

伦敦《卫报》写道:“非洲撒哈拉沙漠已伸延至南欧部分地区,这是由于土地贫瘠和天气反常所致。”在2000年12月举行的联合国遏止沙漠化会议里,一个学者把部分责任归咎于全球化农作物贸易。由于竞争大,很多小农户难以维生,被迫荒废耕地。数千年来,小农户悉心灌溉梯田,但他们离开后,土壤就被冲走。在意大利、西班牙和希腊的南部,沙漠化的情况十分严重。保加利亚、匈牙利、罗马尼亚、摩尔多瓦、俄罗斯和中国也逐渐受到沙漠化的威胁。联合国环境规划署执行干事克劳斯·特普费尔表示:“土壤是人类不可或缺的天然资源,就像清洁的水源和清新的空气一样重要。”

确定亚马逊河源头

伦敦《泰晤士报》报道,一队22人的探险队确定了“世上最大河流的源头位置,把数十年来的推测和矛盾理论一扫而空”。亚马逊河起源于内瓦多山,位于秘鲁南部的安第斯山脉海拔5000米的地方。亚马逊河就在那里开始涓滴而下,蜿蜒流经一个长满青草和苔藓的山谷,其他支流接着跟亚马逊河汇合,经过6000公里才流出大西洋。探险队队长安德鲁·平托夫斯基论到亚马逊河的起源说:“这里环境十分优美。我们身处悬崖底部一个翠绿山谷,悬崖高40米,几乎是全黑的。环境宁谧恬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