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读者之声

读者之声

 读者之声

护士 我做护士已经差不多三年了。跟疾病痛楚直接交锋实在不容易。能够读到“我们为什么需要护士?”(2000年11月8日刊)这几篇文章,看到我们的工作受到别人赞赏,真的叫人非常鼓舞!更叫人鼓舞的是,圣经保证不久之后,世上再不需要护士了。——以赛亚书33:24

J.S.B., 巴西

我和丈夫为门诊病人提供护理服务。这几篇文章使我们大受鼓舞,帮助我们更认真看待我们的工作和我们的病人。你们实在做得好!

S.S., 德国

我一直以为护士的角色比较次要,但是这几篇文章让我了解到,护士能够大大纾缓病人心理上的痛苦,也能够体恤病人和支持病人。在这方面,医生往往因为太忙而不能兼顾。我把这期杂志寄给了正在修读护士课程的老同学看。

F.G., 意大利

谢谢你们发表这几篇触觉敏锐的文章。护士工作让我在多方面日渐成熟,也促使我思量人生的意义,进而学习圣经。这一期《儆醒!》所提出的赞赏,是我所得的赞赏中最好的。我振奋了好一阵子!

J.D., 捷克共和国

谢谢你们出版这几篇文章。我做注册护士已经好多年了。我十分同情我的病人。我为他们滴眼药水的时候,自己也不禁流下泪来。我肯定全世界的护士都一定会喜欢这期《儆醒!》杂志。

L.A.R., 美国

乳齿 我在牙医诊所工作,工作范围包括教导母亲怎样护理婴儿的牙齿。“保护脆弱的牙齿”(2000年11月22日刊)这篇文章帮了我的大忙,因为文章说明发酵和细菌感染所造成的损害。现在,有做母亲的来接触我,我都会给她一本,效果好极了!

T.C.S., 巴西

足部神经失调综合征 我刚看过你们的文章,“你是否患上了足部神经失调综合征?”(2000年11月22日刊)。这种病折磨了我18年,我一直以为这种病是自己独有的。我感到无奈,不时失眠,常常哭泣。我尝遍各样的疗法。当然,只有耶和华的王国才能根治这个问题。

S.T., 苏格兰

我读到这篇文章的时候,感到很惊讶,因为文章一一说中了我身上的病征。虽然我还没有正式断定患了足部神经失调综合征,可是,原来有人也跟我一样有这个难题,我就比较放心了。我正在学习适应这种病,希望应付得比以前好。现在我懂得应付不适了,所以我的心情好得多。

A.K., 日本

我今年43岁,晚上不时会因为手脚疼痛而醒来。我读到这篇文章之前,以为只是自己才有这种病。我不知道原来也有人跟我一样受折磨。谢谢你们出版这类文章,让其他人对这种罕见的病能有所认识。

D.L., 加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