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滥用药物——解决在望!

滥用药物——解决在望!

 滥用药物——解决在望!

“酒内另有乾坤。”一份报章在这大字标题下报道,南非约翰内斯堡的警员搜查一个运载南美葡萄酒的集装箱(货柜)时,发现箱内1万1600瓶酒给混了150至180公斤可卡因。警方相信,是次缉获偷运入境的可卡因是历来最多的。

乍听起来,打击毒品的活动成绩斐然,但据估计,警方破获的只是全球毒品的百分之10到15而已。说来遗憾,情形就像园丁剪掉了有毒植物的几片叶子,却没有把它连根拔起。

由于毒品买卖利润不菲,政府要遏止毒品的生产和交易殊不容易。有人估计,美国的毒品买卖每年涉及数十亿美元。金额如此巨大,难怪警务人员和政府官员(有些更身居要职),也禁不住要分一杯羹。

《卫报》周刊记者亚历克斯·贝洛斯到 巴西实地采访,说根据当地一项调查,“三名国会议员、十二位众议员和三个市长……都涉嫌有份参与国内有组织的罪行和贩毒活动。嫌疑人物逾800人”,当中包括“17个州(全国共27个州)的警务人员、律师、商人和农夫”。巴西利亚大学一位政治学教授说:“这简直是向巴西社会各阶层提出大控诉。”许多毒品泛滥的地方,情形也大同小异。老实说,毒品市场有供有求,利润丰厚,贪污成风又何足怪呢。

鉴于法律约束力有限,有人索性建议把某些毒品合法化。大致上,他们建议让人合法藏有少量药物,供个人使用。这样,政府监管起来就容易些,毒枭的利润也会减少。

戒毒成功有先例

有的瘾君子接受治疗,得以戒除毒瘾,健康也好转过来,但很可惜,一回到熟悉的环境里,他们往往很容易重蹈覆辙。作家路易吉·左耶说:“思想没彻底改变过来,要戒除陋习是不可能的。”

上文提到的达伦,思想就“彻底改变过来”,结果重获新生。他说:“我本来是无神论者。虽然我一天到晚吸毒,但我渐渐觉得冥冥之中是有上帝的。有个时候,大概两三个月吧,我试着摆脱毒品,但朋友没让我成功。后来,我开始在上床前念圣经,跟朋友也疏远了。一天晚上,我跟室友又吸起毒来,精神亢奋,但我跟他提到了圣经。第二天早上,他就给他哥哥打电话;他哥哥原来是耶和华见证人。他把我们介绍给住在同一个城市里的见证人,于是我跟他见面去了。

“我们一直谈到晚上十一点。我拿了十来本研经读物回家去。后来,我跟他学习圣经,戒了毒,也戒了烟。大约九个月后,我就受了浸,成为耶和华见证人。”

戒毒绝不容易。上文提到的迈克尔迷途知返,吸毒11年后决心戒毒,但 困难可不少。他说:“我吃不下,人瘦了。我也觉得像给针刺一样,身体冒汗,还看到人们身边有光环。我巴不得又吸毒了。不过,我向耶和华祷告,跟他亲近,加上研读圣经,最后也戒毒成功。”这些戒了毒的人都同意,跟从前的朋友断绝来往,是成功的关键因素。

人类为何有心无力

毒品问题只是全球问题的冰山一角。今天,邪恶、暴力、不仁正操控世界。圣经说:“全世界都受那恶者控制。”(约翰一书5:19)在启示录12:9,使徒约翰披露了“那恶者”的身份,说:“于是大龙被摔了下去。大龙就是最初的蛇,叫做魔鬼,又叫撒但,迷惑了普天下的人。他被摔在地上,他的天使也跟他一起被摔下去。”

人要克服个人弱点之余,还得跟这恶魔对抗。撒但就是叫人类始祖堕落犯罪的天使。他决心要腐化人类,叫人离弃上帝。毒品问题看来是他计谋的一部分。撒但知道“自己时候无多”,怒不可遏,因此千方百计要践踏人类。——启示录12:12

上帝如何解决问题?

圣经透露,创造主深爱人类,要把人从有罪的情况中救赎出来。哥林多前书15:22说:“在亚当里,现在所有人都要死去;在基督里,将来所有人也都要活过来。”耶稣甘愿降生为人,牺牲完美的属人生命,于是人就有机会摆脱罪和死亡了。

许多人知道了人为何会死,以及上帝怎样解决问题,都深深感动,决心戒除毒瘾。不过,圣经不但能助人戒毒,还预言上帝快将铲除撒但,叫他再不能影响人类。到时,世上种种问题,包括毒品问题在内,都会永远消失。

圣经的启示录提及“生命水的河,河水清澈如水晶,从上帝和绵羊羔的宝座流出来”。(启示录22:1)这条象征性的河,预表上帝通过耶稣基督,使人恢复完美,在地上乐园里生活的安排。此外,启示录也提到河边欣欣向荣的生命树,说:“树上的叶子能医治列国的人。”(启示录22:2)这些象征性的叶子,预表耶和华使人类在灵性上、身体上都恢复完美的安排。

到时,人不但能摆脱毒品,也能够从这堕落世界的种种问题获得真正解脱!

[第9页的附栏或图片]

大麻是无害的吗?

有些国家正考虑让使用大麻(主要作医疗用途)成为合法。研究员发现,大麻能缓解化疗引起的恶心,而且有证据显示,大麻能叫爱滋病患者恢复食欲。另外,大麻也曾用来给病人止痛。

对于这些研究结果,人们意见不一。不过,根据《新科学家》周刊报道,吸大麻确实能造成祸害。

据报道,哈佛大学曾以两组人作为研究对象,一组天天吸大麻,另一组则吸得不多。在标准智能测验方面,两组人的成绩分别不大。可是,接受应变能力测验时,经常吸大麻的人成绩就逊色多了。

另一所大学也曾对吸大麻的人和抽烟的人进行研究,时间长达15年。吸大麻的一般每天吸三四根,抽烟的则每天抽20根或更多。在两组人当中,出现咳嗽和害支气管炎的人数目相等。肺部检查的结果显示,两组人的细胞受损情形也相若。

不过,虽然吸大麻的不及抽烟的抽得厉害,大麻释放的焦油却相当于烟草释放的三倍。《新科学家》周刊还说:“吸大麻时,人往往更用力吸气,以及延缓呼气。”

另外,比较两组人肺部具免疫功能的细胞,吸大麻的比抽烟的,免疫力少百分之35。

[鸣谢]

U.S. Navy photo

[第11页的附栏]

向父母提出的“痛苦控诉”

在南非,青少年吸毒问题日益严重,当地《星期六星报》的社论对此表示关注,说:

“孩子吸毒,往往是向父母、社会提出痛苦控诉。一天到晚,我们为财富拼命,为物质奔波,而关顾孩子,又同样劳心费神。扪心自问,我们花多少时间跟孩子共处呢?花点钱,把他们打发掉,不错省时省力,这比听他们倾诉心事,他们的恐惧、希望、困惑,容易多了。今晚,我们在餐厅里吃饭,或安躺在电视机前,可知道孩子在做什么?”

或者,我们可知道孩子在想什么?

[第10页的图片]

许多人给圣经感动过来,决心戒除毒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