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何谓“药物”?我们有服食吗?

何谓“药物”?我们有服食吗?

 何谓“药物”?我们有服食吗?

《儆醒!》南非撰稿员来稿

“人人都服食药物啊!”不法分子引诱入世未深的人吸毒时,可能会这么说。这番话固然是以偏概全,但孰真孰假,纯粹取决于“药物”的定义。

“药物”(英语包含毒品一义)其中一个定义是:“任何天然或合成化学物质,能改变感知、情绪或其他心理状况。”许多医疗药物都并非这类“药物”,可是,但凡对神经起显著作用的,就通通都是“药物”。

根据这个定义,酒类饮品也是“药物”。酗酒无疑有损健康,而嗜酒的人更明显日增。一个以某西方国家的大学和大专学院为对象的调查发现,百分之44的大学生都爱狂饮 *,而“他们嗜酒狂饮,比滥用药物更普遍”。

烟草含有剧毒尼古丁,却像酒类饮品一样,并非违禁品。虽然世界卫生组织说,每年约有四百万人因吸烟而死,但烟草业巨子却是社会名流,受人景仰。吸烟容易成瘾,可能比许多违禁药物都更易叫人上瘾。

近年来,不少国家已禁止烟草广告,又实施种种限制,但很多人仍觉得吸烟没什么 大不了。此外,电影界也一仍旧贯,把吸烟美化为人生乐事。三藩市加利福尼亚大学曾进行研究,发现在1991年到1996年间最卖座的电影中,百分之80的男主角都爱吞云吐雾。

合法药物就是无害的吗?

医疗药物固然能叫人受惠,但也可以被滥用。有的医生开药时过于随便,有的病人则向医生施压,叫医生开不必要的药物。一位医生说:“有时候,医生不愿跟病人详谈,弄清楚病的由来,随口说:‘吃点药吧’容易得很,但病人害了什么病,医生往往没说。”

有些非处方药物,像阿司匹林、醋氨酚(提兰努、必理痛的主要成分),一旦服食过量,也能严重损害健康。每年,全球就有两千多人因滥服醋氨酚而丧命。

据上文就“药物”提出的定义,茶和咖啡所含的咖啡因也是药物。当然,我们早上来一杯心爱的茶或咖啡时,是不会这么想的。一般人根本不会把喝茶或咖啡当一回事,如果把茶、咖啡跟海洛因等烈性毒品相提并论,就会好像把家猫和雄狮相提并论一样可笑了。尽管这样,有的健康专家说每天喝咖啡超过五杯,或喝茶超过九杯,就会有损健康。再者,如果人喝茶如喝水,却突然少喝许多,也可能会出现脱瘾症状。一个嗜茶的人就因为少喝了,结果又吐又头痛,而且对光线极度敏感。

违禁药物又如何?

运动员服食违禁药物,常叫人议论纷纷。1998年,法国举行著名的自行车赛,领先的队伍里有九个车手服食药物来增强体能,结果被取消资格。运动员常常想尽办法,使药物测试结果失准。《时代》杂志说,有人甚至“利用导管,把别人不含药物成分的尿液注入自己的膀胱,过程相当痛苦”。

我们还没提到各种增加快感的违禁药物呢。这类药物包括大麻、“狂喜”、LSD、兴奋剂(像可卡因、安非他明等刺激神经的物质)、镇静剂(例如抗抑郁药)和海洛因。不能不提的,就是在年轻人当中,嗅胶水、汽油等也很流行。当然,这些东西不是违禁品,也就垂手可得。

不少人一想到吸毒,脑海里就浮现出 这个景象:房间里漆黑一片,瘾君子形容枯槁,给自己注射毒品。在现实生活里,情形不一定这样。许多人沾染毒品,生活多少受到影响,却大致上能如常过活。话虽如此,我们绝不该认为吸毒无伤大雅。一位作家说,有的瘾君子可以在短时间内“注射可卡因多次,结果浑身淤伤,针孔处处”。

毒品问题在20世纪80年代末曾明显减少,但今天却再度席卷全球。《新闻周刊》说:“各国政府对于偷运毒品、吸毒的人大幅飙升感到震惊,但要打击毒品活动,又往往财力有限,情报不足。”南非约翰内斯堡的《星报》说,政府的统计数字显示,“每四个南非人就有一个是酒徒或瘾君子”。

联合国社会发展研究所指出,“制毒和贩毒组织……已具国际规模。他们把贩毒得来的巨量金钱放到金融中心里去,暗中从投资赚取丰厚利润。……毒贩现在还可利用电脑网络,让黑钱不受地域限制,流到世界各地去”。

许多美国人看来每天都不知不觉地接触到可卡因。《发现》杂志曾报道,大部分美国钞票都沾上了少许毒品。

今天,很多人已把滥用药物,包括服食违禁药物,视为生活的一部分,不当是一回事了。但既然抽烟、酗酒、吸毒的祸害广为人知,为什么人们仍然会沾染恶习的呢?我们探讨这个问题时,也该思量一下自己对事情到底有什么看法。

[脚注]

^ 5段 狂饮的定义是“男子连续喝五杯或更多的酒,女子则四杯或更多”。

[第3页的图片]

不少大学生都嗜酒狂饮

[第5页的图片]

许多人认为,吸烟、吸毒以求增加快感是无伤大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