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上帝的名字改变了我一生!

上帝的名字改变了我一生!

 上帝的名字改变了我一生!

桑迪·亚西·德佐西自述

一天,摩门教徒 *敲我家的门,我和妹妹躲在床下,互相推来推去,嘻嘻哈哈笑起来。最后,我不得不应门。我很无礼地告诉他们,我们一家都是遵循传统的纳瓦霍印第安人,绝不想听他们谈及白人的宗教。

父母去了贸易站买日常用品,到日落后才回来。他们知道我对摩门教徒粗鲁无礼,于是教训了我一顿,叫我以后不可对人不敬。父母常常教导我们要尊重别人,待人有礼。我记得一天,父母在户外做饭,有客人出乎意料到访,父母殷勤招待,请他先进餐,我们后来才吃。

居留地的生活

我们一家住在美国亚利桑那州的豪厄尔梅萨,就在霍皮印第安人居留地西北面15公里的地方,远离人烟稠密的市镇。这是美国的西南部,景色蔚为奇观,奇特的红沙岩巨石巍然耸立,点缀着壮丽的荒漠平原,还有许许多多陡峭的平顶山。从高原俯瞰,我们可以见到绵羊在远处8公里的地方吃草。我多么喜爱家乡的宁静安谧啊!

读中学的时候,我跟表亲密切来往。他们支持美国印第安人运动 *。我因自己是美洲原住民而感到自豪。印第安人多年来饱受压迫,我认为是印第安人事务局一手促成的,我也曾把自己对该局的不满向白人反映。我表亲把仇恨宣泄出来,但我却埋藏在心。因此,我憎恨任何拥有圣经的人。

我认为白人由于拥有圣经,才有权侵占我们的土地,甚至不让我们举行自己的宗教仪式。我在寄宿学校读书时,被迫参加教会的崇拜,所以我假冒父亲签名,得到批准不用参加基督新教和天主教的宗教仪式。这些学校想把我们同化,叫我们忘记印第安人的传统。学校当局甚至不许我们说部落语!

我们很尊重大自然和四周的环境。每天早上,我们朝东祈祷,然后把神圣的玉米花粉 * 洒落在地上,以表示感谢。这就是纳瓦霍人的传统崇拜方式,我衷心接受,甚至引以为荣。教会所说的天堂从没有引起我的兴趣,我也不相信有个烈火熊熊的地狱。我一心一意想在地上生活。

我们一家人关系紧密,所以每逢学校假期,我就回家享天伦之乐。日常家务包括打扫泥盖木屋(纳瓦霍人的典型房屋)、编织,以及照顾绵羊。多个世纪以来,纳瓦霍人都以牧羊为生。每次我打扫泥盖木屋(见下图)时,都见到一本小红书,内有圣经的诗篇和“新约”几卷书。我只是把书踢来踢去,既没有想过看这本书,也没有想过它的内容和意义。但我却没有把书丢去。

婚姻美梦成空

中学毕业后,我本来打算到新墨西哥州阿尔伯克基的职业学校读书。可是,在起程前结识了一个男子,他后来成为我的丈夫。我们回去纳瓦霍居留地举行婚礼。父母结婚已有多年。我想跟他们一样建立自己的家庭,所以我也结婚了。我爱料理家务,尤其在儿子莱昂内尔出生后,更加喜爱家庭生活。我和丈夫开开心心过日子 ——直到有一天,我听到令我心碎的坏消息!

我丈夫有了外遇!本来挺美满的婚姻就这样因他的不忠破裂了。婚变令我心如刀割、方寸大乱。我恨他虚情假意,很想报复!可是,在办离婚手续、争取儿子抚养权和赡养费的时候,我变得郁郁不乐,觉得自己一无是处、毫无希望。为了减轻内心的痛苦,我很多时跑许多里路。我动不动就以泪洗脸,没有胃口吃东西。我觉得自己孤立无援。

后来,我结识了一个男子,他也经历婚变。大家都尝尽深深的伤痛。他很体恤我,给我感情上的支持。我向他倾诉心事,并告诉他我的生活感受。他留心听我说话,我觉得他很关心我,于是我们打算结婚。

可是,我发觉他也对我不忠!即使跟他断绝关系殊不容易,也叫我心中苦涩难言,但最后我都和他一刀两断。我觉得没有人爱我,变得意志消沉、极度沮丧。我悲愤莫名,很想报复和自杀。我曾两度了结自己的生命。我只是想死去罢了。

 开始认识上帝

我流下泪来,向上天祷告。我相信这个令人生畏的宇宙必定是有个主宰创造的。璀璨瑰丽的日落景色令我着迷。我常常想到这个主宰让我们欣赏大自然的美景,这是多么美好。我虽然不认识他,却渐渐对他养成爱戴之心。我告诉他:“神啊,如果你真的存在,求你帮我、指引我、叫我快乐吧。”

与此同时,家人替我担心,爸爸尤其忧虑。父母请了巫医来医治我。爸爸说,一个好巫医会分文不取、言行一致。为了讨好父母,我参加了几次纳瓦霍的祝福仪式。

我把自己关在泥盖木屋里有好几天,床边只有一部收音机。电台播放教士的演讲。教士大力指责心里不接受耶稣的人,令我十分反感。我实在忍无可忍!我既讨厌白人的宗教,也不喜欢自己部族的宗教,于是决定自行寻求真神。

在这段自我孤立期间,我又看见那本小红书。我发觉这本书原来是圣经的一部分。在诗篇里,我读到大卫王历尽艰辛、备受忧患的事迹,叫我感到安慰。(诗篇38:1-22;51:1-19)可是,由于种族优越感,我把所读到的一切都抛诸脑后。我决不会接受白人的宗教。

即使感到抑郁沮丧,我仍然悉心照顾儿子。他给我很大安慰。我观看电视上替人祷告的宗教节目。我走投无路,于是拿起电话,拨电视屏幕上的免费电话号码。可是,对方竟然要我捐50或100美元,才给我祷告。我砰的一声放下了电话!

离婚的诉讼令我苦恼不堪,尤其见到丈夫对部族法官撒谎,更使我气愤。为了争取儿子的监护权,离婚手续办了很久才办妥。但我终于取得儿子的监护权。在离婚诉讼进行的时候,爸爸一直默默地支持我。他见到我深受伤害。

首次接触见证人

我决定听其自然,过一天,算一天。有一次,我见到一些族人跟邻人谈话,就禁不住好奇心,偷偷地窥看他们。这些族人看来正在做逐户探访工作。他们也敲我的门。桑德兰是纳瓦霍人,她表明自己是耶和华见证人。耶和华的名字顿时引起了我的注意。我问道:“耶和华是谁?你们一定是新的宗教。为什么教会没有教导我认识上帝的名字呢?”

她打开圣经到诗篇83:18,经文说:“好让人知道,你的名是耶和华,惟有你是统治全地的至高者。”她指出上帝有个私有的名字,他的儿子耶稣基督是耶和华的见证人。她建议教导我认识耶和华和耶稣,并且留下《导至永生的真理》 *给我看。我很兴奋,说:“好极了,我想试试这个新宗教!”

我一夜之间就看完这本书。书的内容新颖、与众不同。它解释人生是有意义的,这正好适合我的需要,重燃我的人生乐趣。我开始学习圣经。许多问题都在圣经里一一找到答案,叫我喜出望外。我相信自己所学到的一切道理。圣经的主张清晰合理,毫无疑问一定是真理!

莱昂内尔六岁的时候,我开始教导他认识圣经真理。我们一同祷告,互相鼓励,相信耶和华会照顾我们,而我们需要全心信赖他。有时,我觉得心力交瘁,无法支撑下去。这时,莱昂内尔就搂着我,满怀信心地 安慰我说:“妈妈,不要哭,耶和华会照顾我们的。”他的话令我精神一振。我感到莫大安慰,决心继续研读圣经!我恒切祷告,求耶和华指引我。

聚会的好处

由于感激耶和华,我们愿意到蒂巴城参加耶和华见证人的聚会,来回的路程要走240公里。夏天时,我们每星期参加聚会两次,但冬天天气严寒,所有聚会都在星期日举行。有一次,在参加聚会途中,车子坏了,我们于是搭便车前往王国聚会所。长途跋涉参加聚会有点累人,可是莱昂内尔说过一句话:除非我们快要死了,否则就不该错过聚会。他的话帮助我看出,好好珍惜耶和华给我们的属灵指导是多么重要。

有些王国诗歌谈及人将会永远过着没有痛苦忧伤的生活。我每逢在聚会里唱出这些诗歌,就禁不住流下泪来。耶和华见证人给我莫大的安慰、鼓励。他们十分慷慨好客,邀请我们到他们家里吃饭、小聚和参加家庭圣经研读。他们很关心我们,耐心听我们倾诉。会众的长老尤其同情我们的处境,也帮助我们深信耶和华上帝的确关心我们。能够结识真正的朋友,令我高兴不已。他们给我莫大安慰,在我觉得无法支撑下去的时候,甚至与我同哭。——马太福音11:28-30

两大抉择

耶和华的悉心照顾令我心满意足。就在这时候,我的男朋友想重修旧好。我仍然很爱他,无法拒绝他的请求。我们打算结婚。我以为真理可以改变他。我真是大错特错!我很不快乐,深感内疚,良心不安。叫我大感失望的是,他不愿接受圣经的真理。

我把心事告诉一位长老。他运用圣经跟我推理,并祈求耶和华帮助我作出正确的决定。我看出耶和华永不会伤害我或使我受苦。但不完美的人却不同了,无论我们多么爱慕他们,他们也可能会伤我们的心。此外,我发觉同居婚姻没有任何保障,于是决心跟他断绝关系。这样做殊不容易,令我痛苦不堪,生计窘迫。因此,我必须全心信赖耶和华。

我深爱耶和华,决心要事奉他。1984年5月19日,我受了浸,以象征自己献身给耶和华上帝。儿子莱昂内尔也是个受了浸的耶和华见证人。家人和前夫大力反对我们,但我们决心继续信赖耶和华,结果苦尽甘来。家人的怒气渐渐平息下来。过了漫长的11年,他们终于接受了我们的新生活。

我十分爱我的家人,但愿有一天他们也认识耶和华而找到快乐。从前,爸爸见我灰心丧志,自寻短见,本以为我没有希望复原,但后来却见我再次找到快乐,他老怀安慰,一直勇敢地支持我。向耶和华祷告、参加耶和华见证人 的聚会,以及把上帝的话语实践出来,都能大大帮助我在感情上复原过来。

憧憬未来

我盼望有一天,一切痛苦、缺陷、谎言、仇恨都会完全过去。我想象纳瓦霍的土地将会草木繁茂,百花齐放,昔日的桃树和杏树再次茁壮生长。各部族将会欢欣雀跃,分工合作,借着河流和雨水的滋润,把荒芜的家乡改变成美丽的乐园。甚至纳瓦霍族跟邻近的霍皮族也会齐心合力、共用土地,不像在近代一样经常发生冲突。我也想象上帝的话语会把所有种族、部落、宗族团结起来。将来,死者也会复活过来,与家人和好友团聚。到时,人人都欢欣鼓舞,得享永生的希望。我实在无法想象有人不愿意认识这个奇妙的希望。

纳瓦霍地的属灵扩展

令我兴奋的是,蒂巴城已有一个王国聚会所,而纳瓦霍和霍皮居留地 *的四群会众——钦利、凯恩塔、蒂巴城和基姆斯坎宁——也有很大的增长。1983年,我首次报名参加传道训练班时,幻想有一天可以用纳瓦霍语举行训练班。到今天,这不再是梦想了。自1998年以来,训练班开始用纳瓦霍语举行了。

告诉人上帝有个私有名字,为我带来数不尽的祝福。近年来,《永远在地上享受生命!》、《上帝对我们有什么要求?》和最新的《你能成为上帝的朋友!》等册子都用纳瓦霍语出版。能够读到自己部落语言的圣经书刊,并把其中强化信心的信息告诉别人,实在叫我乐不可支,无法形容。忠信睿智的奴隶阶级带头推广圣经教育工作,使所有国族、部落、语言的人,包括纳瓦霍人,都能受惠,我实在感激不尽。——马太福音24:45-47

为了维持生计,我要做全时工作,但我很高兴可以经常做辅助先驱。我决心保持独身,专心一志事奉耶和华。令我心满意足的是,能够告诉族人和其他的人,尤其是那些感到绝望的人:“耶和华亲近心碎的人,拯救心灵伤痛的人。”——诗篇34:18

我不再觉得圣经是属于白人的宗教。人只要学习和实践圣经的教训,就必定能够从中得益。耶和华见证人下次上门探访你时,请听听他们解释怎样才能寻得真正的快乐。他们会带给你耶和华的好消息,就是这个名字:耶和华,改变了我的一生。

[脚注]

^ 3段 关于摩门教,详情请看《儆醒!》1995年11月8日刊

^ 7段 美国印第安人运动是一个维护公民权的组织,在1968年由一个美洲原住民成立。印第安人事务局则是个政府机构,1824年成立,名义上是维护美国印第安人的福利。但印第安人事务局很多时把使用居留地的矿物、水源等权利给予非印第安人,从中取利,因此受到美国印第安人运动抨击。——《世界图书百科全书》。

^ 9段 印第安人认为花粉是神圣的,象征生命和新生,因此在祷告和宗教仪式上常常运用。纳瓦霍人相信,人走过洒了花粉的小径后,身体被视为神圣。——《美洲原住民宗教百科全书》。

^ 25段 耶和华见证人出版,现已不再印行。

^ 39段 详情见《儆醒!》1996年9月8日刊,“美洲印第安人的前景如何?”一系列文章。

[第21页的图片]

纳瓦霍人的泥盖木屋

[第21页的图片]

跟儿子莱昂内尔合影

[第23页的图片]

1993年,跟俄罗斯的弟兄姊妹摄于莫斯科国际大会

[第24页的图片]

我们的属灵大家庭——亚利桑那州凯恩塔会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