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达尔马丁圣经——虽默默无闻却功不可没

达尔马丁圣经——虽默默无闻却功不可没

 达尔马丁圣经——虽默默无闻却功不可没

斯洛文尼亚《儆醒!》撰稿员撰

最后一批盛着宝物的木桶在16世纪末抵达斯洛文尼亚。两年以来,一桶又一桶的宝物经不同路线运送,木桶上标明里面的东西是“扑克牌”或者“商店补给品”,这是为了隐瞒桶内乾坤。桶内其实藏着一批皮面书籍,是第一版的斯洛文尼亚语圣经全书。

这些贵重的货物实现了两个虔诚的男子的梦想。他们是尤里·达尔马丁和普里莫齐·特鲁巴,两人穷一生的精力把圣经翻译成本国同胞都看得懂的语文。他们虽然甚少在芸芸史籍中留名,但是要数谁对早期圣经翻译大有贡献,这两个名字不能不提。

达尔马丁是这次偷运圣经行动的负责人,他把一本装订得特别精美的圣经预留给跟他亦师亦友的特鲁巴。现在让我们一起看看这两个人为了制作一本同胞们都看得懂的圣经,遭遇过什么困难。

圣经翻译员的诞生

16世纪期间,跟罗马天主教关系密切的神圣罗马帝国在欧洲大部分地区依然根深蒂固,但基督新教徒发动的宗教改革运动也进行得如火如荼,影响力已经深入今日斯洛文尼亚国境的各城各乡。在首批归信基督新教的人当中,有一个本地教士,名叫特鲁巴。

天主教的官方语言是拉丁语,只有一小撮特权分子由于学过这种语言,才能够理解教会中的各种仪式和看得懂圣经。不过改革派认为教会的仪式应该以所有人都能理解的语言来进行。于是到了16世纪中叶,在教会的仪式中已开始有人把一些圣经段落用斯洛文尼亚语读出了,因为那时候教士用的拉丁语祈祷书——又称弥撒书——的页边空白处,已经写上了某些经文的斯洛文尼亚语译文。

不过特鲁巴希望整本圣经都翻译成斯洛文尼亚语。当时的斯洛文尼亚语还没有书写字母,特鲁巴于是发明了一种字母,并且在1550年写成第一本用斯洛文尼亚语写的书。他接着把诗篇翻译成斯洛文尼亚语,最后更完成了《新约》全书,或称《希腊语经卷》的翻译工作。

不过特鲁巴知道要完成抱负,把整本圣经翻译成斯洛文尼亚语,自问自己的语文功夫还没到家。特鲁巴看出有一个人能够助他达成心愿,这个人是他的门生,一个天才横溢的年轻人,名字叫尤里·达尔马丁。

达尔马丁的早年背景

达尔马丁生于穷苦人家,在大约1547年出生,出生的乡村现在位于斯洛文尼亚南部。他自小在本地学校念书,学校的创办人在早年归信基督新教,这对达尔马丁日后的宗教取向影响很大。达尔马丁 后来得到特鲁巴和学校的教师,并本地教区资助,进了一家教会办的学校念书,然后升读德国一家大学,深造拉丁语和德语,学习希伯来语和希腊语,并且完成哲学和神学课程。

虽然达尔马丁在海外求学,特鲁巴仍然鼓励他要好好珍惜自己的母语——斯洛文尼亚语,要继续多下功夫。达尔马丁还不到30岁,依然在读大学的时候,就展开了历史性的伟大工程,把圣经翻译成本国人民的文字。特鲁巴炽热地渴望有一本斯洛文尼亚语的圣经全书,现在这个心愿成为了达尔马丁的人生目标。

开始翻译

达尔马丁先从《希伯来语经卷》入手,满腔热情地埋首翻译。看来他是根据原文来做翻译的,不过同时也大量参考马丁·路德翻译拉丁语《通俗译本》而成的德语圣经。正如刚才提过,特鲁巴早在1577年已经把《希腊语经卷》全书翻译成斯洛文尼亚语。达尔马丁现在要把特鲁巴的翻译加以修正改良,过程中也同样大量依赖路德的德语圣经。他把特鲁巴许多过度受德语影响的词句加以删改,并且令译文更首尾一贯。达尔马丁也许在翻译的过程中用上了他对希腊语的知识,但是至于他有没有参照早期的希腊文本,学者仍然众说纷纭。

障碍重重

由于斯洛文尼亚语字母才刚刚引进了几十年,达尔马丁要面对的挑战确实教人望而却步。加上当时的斯洛文尼亚语词汇贫乏,这种语言的参考书籍完全欠奉,达尔马丁只有挖空心思,务求把原文翻译成别人看得懂的斯洛文尼亚语文。

反宗教改革令本来已经困难的事情变得更困难。由于斯洛文尼亚本土的印刷工匠被驱逐出国,印刷圣经的工程要在国外进行。要偷偷摸摸地把圣经运回国内,就是为了这个原因。不过尽管荆棘满途,达尔马丁不到十年就已经完成理想,当时他应该才三十来岁。

第一版共1500册圣经在达尔马丁亲自监督之下,用了七个月时间印刷完成。许多人把这部圣经称为文学巨著,也有人因为书中共有222幅精美的版画插图而把这本圣经称为艺术精品。许多真本仍然留存至今,当中的译文成为翻译斯洛文尼亚语圣经现代译本的基础。今天斯洛文尼亚人能以本国语文阅读上帝的话语,这两人实在功不可没。

[第15页的附栏或图片]

上帝的名字

达尔马丁在圣经译本的前言中写了以下一段解释:“每逢一字以粗体印出,即唯独指上帝,名字以犹太原文写出为יהזה,即耶和华。此乃上帝独有之名字,不属其他任何人。”

[第14,15页 的图片]

普里莫齐·特鲁巴

斯洛文尼亚语圣经首页

[鸣谢]

All pictures except Tetragrammaton: Narodna in univerzitetna knjižnica—Slovenija—Ljublja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