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面对恐怖主义的威胁

面对恐怖主义的威胁

 面对恐怖主义的威胁

20世纪80年代末期,恐怖活动看来好像有所减少。时移势迁,新一派的恐怖分子已经崛起了。现今恐怖活动主要是由极端分子策划的。他们有很多门路筹集资金,例如贩运毒品、经营私人企业等。他们还有私人财产可以动用,又得到慈善团体和本地财团的资助。他们一如既往,到处横行,极尽残暴之能事。

近年无理性的恐怖活动激增。在纽约市世界贸易中心发生的炸弹爆炸事件中,有6人罹难,大约1000人受伤。一个激进教派在东京的地下铁道释放了一种称为沙林的神经毒气,事件导致12人丧生,逾5000人受伤。一个恐怖分子引爆了一颗货车炸弹,把俄克拉何马城一栋联邦政府大楼夷为平地。这起事件夺去了168条人命,害得盈千累万的人受伤。除了上述事件以外,正如第4~5页的附栏表明,恐怖分子并没有罢手,至今仍然策划各种各样的恐怖活动。

从总体上看,恐怖分子再也不像过去那样,采取克制态度。1995年,俄克拉何马城一栋联邦政府大楼被炸毁。罪魁已经判了罪。报道引述 他的话说,但求引起有关方面的注意,他不惜任何代价,要取得“死者枕藉”的效果。1993年,一个团体承认,纽约市世界贸易中心的炸弹爆炸事件是他们干的。世界贸易中心由两座联立式塔楼组成。该团体的头目企图用炸药使其中一座塔楼倒下,撞向另一座,使两座塔楼里面的人同归于尽。

新武器层出不穷,恐怖分子现今大有选择的余地。专门研究恐怖主义的小路易斯·米泽尔说:“我们生活在动辄发怒的时代。人们的火气大得简直不可想象。末日将至的恐惧笼罩全球,核武器、化学武器和生物武器无所不用其极,全球灾难一触即发。”极端分子为求引起轰动,不惜使用杀伤力更大的尖端武器产品。

用电脑进行恐怖活动

网络恐怖主义,顾名思义,是用电脑一类的现代科技进行的恐怖活动。恐怖分子用电脑病毒做武器,吞噬攻击目标的电脑数据,使对方的系统失灵。他们也用“逻辑炸弹”去欺骗对手的电脑系统,指示对方的系统执行一些无法执行的程序,以致系统发生故障。世上的国家日益依赖信息网络系统去进行经贸活动,搜集国防情报,保障国家安全。由于这个缘故,许多人都觉得,公众越来越容易遭受恐怖分子的攻击。武装部队大多有自己的通信系统,即使在核战期间,队员也能互通信息,彼此保持联系。像电力供应、交通运输、金融市场一类对公众开放的网络,就比较容易受到破坏了。

假设恐怖分子想要中断德国柏林的电力供应。这件事要是发生在好几年前,恐怖分子就可能要到电力公司干活,才能找机会破坏电力系统。现在形势不同了。有些人认为,一个受过训练的电脑黑客,即使处身在地球另一边的僻远乡村,也可以利用家里的电脑使柏林市陷于黑暗。

不久前,瑞典一个黑客侵入了美国佛罗里达州一个电脑系统,害得当地的紧急救援服务停顿了一小时。这其间,警务处、消防处和救护车服务一律接收不到紧急求助的信号。

弗兰克·奇卢福评论说:“我们实质上制造了一个不受警察监管的地球村。”奇卢福在美国的策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任职,是信息战争特别工作组组长。策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高级顾问罗伯特·库珀曼,曾在1997年说过,如果恐怖分子决定用高科技进行攻击,“后果实在不堪设想,现存的政府机关,没有一个能应付”。

有些分析家认为,恐怖分子能把各种各样 的电脑科技弄到手,不管保安部门设立什么防护措施,他们总有法子闯进电脑系统去。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乔治·特内说:“对手只要传播特定的病毒,或闯进特定的电脑终端机,就可以造成惨重的破坏。”

用化学物质和细菌进行恐怖活动

用生化武器进行攻击的恐怖活动也令人担忧不已。1995年年初,恐怖分子在东京的地下铁道释放毒气的事件,震惊世界。一个末日教派直认,这起事件是他们干的。

在美国防务分析研究所任职的布拉德·罗伯茨说:“恐怖主义的面貌改变了。以往恐怖分子出击,目的是要迫使政府当局让步,答应他们的要求。现在形势不同了。有些团体居然声称,他们旨在造成大量伤亡。这就是生物武器深受恐怖分子欢迎的原因。”要把生物武器弄到手有多困难呢?《科学美国人》杂志说:“人不用怎么冒险,就能培养数以万亿计的细菌。培养细菌的工具并不复杂,只需一个啤酒发酵器、一种用蛋白质做基本成分的培养基、一个防毒面具和一件塑料外衣就行了。”细菌准备好后,要传播开是很容易的。恐怖分子暗中使用生物武器,攻击对象根本无从防范。直到一两天之后,他们才发觉自己感染了细菌,可惜为时已晚。

有人说炭疽杆菌很适合做生物武器。炭疽杆菌可以通过接触,从牲畜传染给人。人感染后,皮肤会生脓疱。炭疽病从希腊语“炭”这个词得名,意指疮口上所结的一层黑痂。制订防御计划的人还有多一层顾虑:炭疽孢子可以通过呼吸系统侵入肺部。炭疽病患者的死亡率相当高。

用炭疽杆菌做生物武器效果惊人。为什么呢?这种细菌具有高度的抵抗力,而且很容易培养。人感染后,不会马上显出病状。再过几天, 受害人就会感到不适,身体倦怠,像是得了流感似的。咳嗽、胸部憋闷等症状随后出现。患者急促地呼吸着,接着休克了,几小时后就死去。

核武器落入恐怖分子手里?

苏联解体以后,有些人很想知道,偷来的核武器会不会在黑市上出售。许多专家都认为,这种可能性不大。先前引述的罗伯特·库珀曼指出:“没有证据表明,有任何恐怖组织想要把核材料弄到手。”

其实,当前急需注意的,倒是跟核弹密切相关、杀人不声不响的放射性材料。放射性材料不会爆炸,所以不会释放爆炸气浪,也不会引起发热爆破。尽管这样,放射性材料却默默地发出辐射,伤害个别的细胞。首当其冲的是骨髓细胞。这些细胞一死去,就会产生一连串的坏影响,例如出血和免疫系统衰竭等。放射性材料跟化学武器可不一样。化学武器一接触到氧气和湿气就会分解。放射性材料长年累月都发出有害的辐射。

在巴西中南部戈亚尼亚城发生的意外事故,足以说明辐射具有多大的杀伤力。1987年,一个男子毫不提防地把一个铅罐打开了。这个铅罐连接在废置的医疗器材上,罐里含有铯-137。男子对这颗发出蓝光的石子很好奇,于是向朋友展示自己的新发现。不出一个星期,最先受害的男女就相继到诊所求医。后来,盈千累万的人都接受了检查,为要确定自己有没有受辐射影响。在这起事件中,约有一百个居民感到不适,五十人需要住院治疗,四人不幸丧生。反恐怖主义专家认为最可怕的是,有人刻意把铯扩散开。要是这样,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代价高昂

显而易见,恐怖活动造成惨重的人命损失。不止这样,恐怖活动也波及其他层面。地球上有些地区纠纷迭发。恐怖活动能破坏或延误这些地区的和平进程。恐怖主义能激起冲突,使冲突延续下去,根深蒂固,难以消除。恐怖活动使暴行循环不止,情况越变越坏。

此外,恐怖主义也加重了国民经济的负担。各国政府不得不花费大量时间和资源,去对付恐怖主义。就以美国为例,政府当局在2000年按预算拨了逾十亿美元打击恐怖活动。

不管我们有没有注意,恐怖主义对我们大家都有影响。且以出外旅游为例。搭乘什么交通工具?去什么地方旅游?我们所作的决定都不免受恐怖活动左右。由于恐怖分子为患,各国政府不得不耗费大量税款,保护社会名人、国家重要设施和老百姓,以免受恐怖活动所害。

说到这里,以下的问题仍然有待解答:恐怖主义的祸害能永久消除吗?下篇文章会探讨这个问题。

[第7页的附栏或图片]

假保护生态为名的恐怖活动

《俄勒冈人报》报道,恐怖分子使出新的花招,“以保护环境和动物为名,故意纵火,肆意投弹,蓄意破坏”。有人把这样的破坏行动称为生态恐怖主义。自1980年以来,造成严重破坏的生态恐怖主义行动,在美国西部发生了不下一百次,损失总额达4280万美元。一般说来,犯这类罪行的用意是要中断木材采运作业,阻止当局把莽原区开辟为休闲场所,或者抗议人们用动物的毛皮做衣服、以它们的肉为食物、用它们做研究实验等等。

以上所描述的都可以说是恐怖活动,因为当事人企图用暴力迫使有关人士和有关机构改变行事方式,强迫当局改变公共政策。假保护生态为名的恐怖分子,喜欢在夜间出动,攻击僻远的目标。他们作案不留痕迹,只留下一片焦土,使侦查人员很难理出个头绪来。好几年前,以环保名义犯下的罪行,对受害地区所造成的影响还是很有限,而且鲜为人知。近年来,形势已有所改变,攻击对象的范围不断扩大。雅姆·达米蒂奥是美国林务局一个经验丰富的调查员,也是特工。他说:“这些人旨在唤起大众的注意,好使他们要求的改革能够实现。他们要是觉得自己受忽视,就会变换花样,不达目的决不罢休。”

[第10页的附栏或图片]

恐怖主义与传媒

新闻记者特里·安德森曾在黎巴嫩被恐怖分子囚禁了差不多七年。他说:“恐怖分子伤害无辜,既可以引起轰动,又可以利用传媒的报道去推行政治运动,扰乱民心,真是‘一举两得’。对恐怖分子来说,不管是政治绑架、暗杀,还是伤人害命的爆炸事件,只要传媒多加报道,他们就已经达到目的了。没有世人的注意,这些残暴行为就失去意义,他们一点好处也捞不着。”

[第8,9页的图片]

1.在以色列耶路撒冷发生的自杀式爆炸事件

2.在斯里兰卡科伦坡,种族主义恐怖分子炸毁了一家银行

3.在肯尼亚内罗毕,一颗汽车炸弹爆炸了

4.俄罗斯莫斯科发生炸弹爆炸后,受害人的家属悲痛万分

[鸣谢]

Heidi Levine/Sipa Press

A. Lokuhapuarachchi/Sipa Press

AP Photo/Sayyid Azim

Izvestia/Sipa 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