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骆驼野马过剩之地

骆驼野马过剩之地

 骆驼野马过剩之地

澳大利亚《儆醒!》撰稿员撰

提到澳大利亚内陆,你想到什么呢?蹦蹦跳跳的袋鼠、不懂飞翔的鸸鹋、尘土飞扬的沙漠,还有酷热难熬的天气,这都是你所想到的吗?至某个程度,你所想到的都是正确的。可是,澳大利亚内陆也有不少叫人意想不到的地方。

你可知道世上最后一群未经驯服的骆驼栖居澳大利亚吗?你知不知道当地的野马数目是全球之冠?你可曾听闻那里的驴子繁殖迅速,以致成灾吗?事实上,这些强壮耐劳的动物怎样来到澳大利亚,以及怎样在当地生存,是个鲜为人知的故事。这个故事反映出动物适应环境的能力有多强,情节也牵涉到若干利益冲突,同时也叫人回想起往昔的日子。

骆驼功不可没

过去四十年,有些内陆的牛场主人所埋怨的事,跟《澳大利亚骆驼》的牧童所埋怨的类似:“证据显示,有五只骆驼曾实际毁坏了10公里的篱笆。……在一个地方,它们不但损毁了篱笆的铁丝网,连支柱等也给撞倒了。”

 篱笆的铁丝网无论多么昂贵,也抵挡不住一只横冲直撞的骆驼的长腿和庞大身躯。然而,全凭骆驼强健的长腿,这个炎热干旱的内陆地区才得以开拓出生命线来。

1860年,探险家伯克和威尔斯展开一个从南向北穿越澳大利亚的艰险旅程,同行的包括一些从印度输入的骆驼。这些来自异地的动物强壮而有耐力,因此成为早期探险家特别喜爱的同伴。骆驼极省“能源”,只需喝15公升的水就能够载重300公斤,走800公里了。

骆驼十分可靠,无论是搬运食物和用具到边境的采金地,还是兴建从阿德莱德至达尔文的陆上电报线路;又或测绘悉尼至珀斯的横越澳大利亚铁路线等事上,它们都功不可没。骆驼能够在400万平方公里的范围内标示出一条路径,即使是现代的机械设备也无法做到。

1922年,驯养的骆驼的最高数目达二万二千只。可是,随着汽车逐渐取代骆驼的位置,很多骆驼因而给释放到野生环境去。骆驼随处活动,自由繁殖,据报目前有二十多万只骆驼在澳大利亚的沙漠栖居。有些人估计骆驼的数目在六年内将会增加一倍。

然而,这些骆驼不是全都继续留在野生世界里的。澳大利亚中部骆驼协会的发言人告诉《儆醒!》:“澳大利亚的骆驼群是世上同类当中惟一没有疾病的,因此当局每年都把一些骆驼,运到美国和亚洲的动物园和公园。”当地的旅行团也安排让游客尝尝骑骆驼的滋味,重新体验澳大利亚内陆的野生环境。然而,除了骆驼之外,还有其他驮畜也给释放到澳大利亚的内陆去。

 野马

1788年,英国的船队首次把囚犯、士兵和马匹带到澳大利亚。在这个国家,马儿的历史就像它们的人类同伴一样,既传奇,也可悲。

早期的拓荒者为了控制新的疆土,于是策马到澳大利亚的四境去。离群和逃掉的马儿很快就在野生的环境里群居起来。后来人们把这些马儿称为“野马”。野马一词的英语(brumby)也许源自昆士兰原住民的一个用语,意思是“野生的”。

野马生性喜爱自由自在、无拘无束,这激发了不少诗人的想象力。安德鲁·佩特森是其中之一。他的民谣“从斯诺伊河来的人”确立了野马在澳大利亚人心目中的地位。以往人们驯养威尔士马,特别用来为澳大利亚轻骑兵队作战;此外,印度军队也使用这种马。然而,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威尔士马的需求量下降,人们于是把这种马释放到野生环境去。结果,野马的数目大为增加。现时估计有大约三十万匹野马在澳大利亚各处栖居。

野马四处驰骋,马蹄像铁匠的锤子一样,重重地击打脆弱的表土,它们又在水源四周 任意践踏,破坏水源。一旦发生旱灾,它们不是饿死,就是渴死。在一些牛群过剩的地区,这些野马更使当地的草场变得不胜负荷。由于这缘故,每年都有数以千计的野马被合法猎杀。有些野马被人用作肉食或制成饲料。

然而,数目最过剩的动物却是驴子。这种动物比野马繁殖得更快,遍布范围比骆驼更广。然而,正因为这样,它们的数目必须受到控制才行。

“叛驴”

像马一样,驴子在公元17世纪末叶首次被人运到澳大利亚,作为驮畜或协助犁田。这种动物很快就适应当地的环境。然而20世纪20年代期间,所有驴子都给释放到野生环境去,结果驴子的数目达到野生驴子的30倍。

驴子跟骆驼一样十分适应沙漠的环境,身体在缺水时就会抑制排汗的功能,即使失去了占体重百分之30的水分仍能生存。(很多哺乳类动物一旦失去了占体重百分之12至15的水分就会死去。)驴喜欢在青葱的草地上吃草,但即使连牛也不屑的粗糙植物,它们也不介意。到70年代,它们的数目已超过75万,遍布的范围达半个大洲。由于驴的数目不断增加,因此生态和畜牧业都大受威胁。有关方面于是采取相应的行动。

1978至1993年,当局单在澳大利亚西北部,就以有系统的方式把五十多万头驴杀死。目前,工作人员为300头驴装上无线电发射器,以进行一个称为“叛驴”的计划。工作人员把这些驴释放出去,让它们与其他的驴会合,却同时用直升机跟踪。当叛驴找着其他同类后,驴群就会被人道毁灭。叛驴再找着另一群驴时,工作人员就能够获知它们的所在,然后将它们杀死。

西澳大利亚一位负责保障农业的官员对《儆醒!》说:“这是个长期的问题。只要有少数能够繁殖的驴存在,不用多久,驴的数目就会恢复70年代的情形了。大众往往不明白为什么当局必须杀死这些动物,任它们陈尸荒野。其实大众并不知道那些地区多么偏远,根本是不会有人到达的。那里没有道路,大多数地区只能用直升机才能抵达。难题其实是人类干预大自然才造成的,因此我们现在尽可能以最人道的方式去减低所造成的损害。”

强壮耐劳、繁殖迅速

你要是想象到澳大利亚中部有大量多余的驮畜,这也是很自然的事。可是,澳大利亚的内陆地区非常广大。这些动物所栖居的面积跟欧洲差不多,却像月球一样遥远。不但这样,那里的地理环境也像月球一样荒凉,像欧洲一样多山。要找着这些动物的踪迹非常困难,要控制它们的数目就更不用说了。

这些动物强壮耐劳、繁殖迅速,跟当地一些濒临绝种的动物不同,它们在自然界中永不会消失。在澳大利亚的内陆,它们没有天然的猎食者,远离疾病,无拘无束地往来活动!

[第16页的图片]

有二十多万头骆驼散布澳大利亚的沙漠

[鸣谢]

Agriculture Western Australia

[第16,17页 的图片]

野马在辛普森沙漠边缘地区活动

[第17页的图片]

一队拖运羊毛的骆驼,摄于1929年

[鸣谢]

Image Library, State Library of New South Wales

[第18页的图片]

以内陆的方式赶野马

[鸣谢]

© Esther Beaton

[第18页的图片]

为一头“叛驴”装上无线电发射器

[鸣谢]

Agriculture Western Austral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