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大战没有使我们停止传道

大战没有使我们停止传道

 大战没有使我们停止传道

莱奥德加里奥·巴兰口述

1942年,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为了争夺我的家乡菲律宾,美国和日本爆发连场激战,难解难分。我在塔博南的山村被抗日游击队拘捕。他们把我殴打一顿,指控我是特务,又恐吓说要把我处决。让我解释一下我怎样落入这样的困境,以及怎样逃生。

1914年1月24日,我在邦阿西楠省的圣卡洛斯市出生。20世纪30年代,父亲送我去修读农学。每逢星期日,我就去望弥撒,在教堂里听神父谈及福音书(玛窦福音、马尔谷福音、路加福音和若望福音)。于是,我很渴望能够有机会读到这几本书。

我卖了些蔬菜,于是有些金钱。有一天,我特地到修道院去买福音书。怎知道他们只是给了我一本题名为《天堂之路》的小册子,根本与福音书无关。我大失所望。后来,为了满足自己的愿望,我专程到马尼拉去。我在马尼拉有个叔叔是个耶和华见证人,他送了一本圣经全书给我。

我在马尼拉遇见几个见证人,他们善于引述经文,叫我佩服不已。虽然我有许多疑问,他们总是能够提出令人满意的答案。最后, 我叔叔理卡多·乌松带我到耶和华见证人的分社参加聚会。快要到达分社的时候,我燃点一根香烟。叔叔告诉我说:“扔掉那根香烟吧,耶和华见证人是不吸烟的。”于是,我毅然抛掉那根香烟,自此以后,就再没有吸烟了。我结识了分社监督约瑟·多斯桑托斯,以及其他见证人。时至今日,虽然隔了这么多年,我仍然把这些优秀的基督徒铭记于心。

渴望事奉上帝

1937年10月,我还在洛斯巴尼奥斯农业大学念书。那时候,我已不再去望弥撒,只是自己阅读圣经和叔叔给我的书刊。有一天,一群耶和华见证人来到大学的校园里传道,我跟其中一个见证人埃尔维拉·阿琳索作了一番讨论,结果这次讨论使我内心充满了为耶和华服务的强烈愿望。

我告诉大学的导师我打算辍学,他们就问道:“你怎样维持生计呢?”我解释说,深信只要我忠心事奉上帝,他必定会供给我一切所需。辍学之后,我就到守望台圣经书社的分社办事处,表明自己想做义务工作人员,并且解释说:“我已看过《忠贞》、《丰富》和《死者在哪里?》等书刊,现在我想全时为耶和华服务。”结果我被派到宿雾省,跟三个先驱传道员(耶和华见证人的全时传道员)一起传道。

开始传道

1938年7月15日,我抵达宿雾岛,萨尔瓦多·利瓦格在码头迎接我。次日我开始逐户向人传道,可是,我却没有受过任何训练。我只是把说明传道工作目的的见证卡递给住户看。事实上,我甚至不懂当地的语言,最多只能用宿雾语说出两个词。就这样,我开始传道了。

每逢到新市镇做见证工作,我们就惯常先到市政大楼去。抵达之后,利瓦格弟兄向市长作见证,巴勃罗·包蒂斯塔跟警察局长传道,孔拉多·达克兰找法官交谈,而我则跟邮政局长说话。接着,我们到公共汽车终点站、警察营房、商店和学校去向人传道。此外,我们也到人们家里探访,分发称为《仇敌》的圣经辅助书刊。我学习同伴作见证的方法,也慢慢学会了说宿雾语,并且开始分发书刊。不到三个月,我们已经走遍了整个宿雾省,探访了省内54个市镇。那时我问利瓦格弟兄:“现在我可以受浸吗?”

利瓦格回答说:“我的弟兄,还不可以。”我们被调到另一个海岛——保和岛,在那里传道个半月,走遍岛上36个小镇。我再次提起自己想受浸,但得到的回答是:“巴兰弟兄,还是不可以。”于是,在保和岛和甘米银岛做传道工作后,我们就起程到棉兰老的大岛去,在卡加延-德奥罗市传道。

就在这时候,比希尼奥·克鲁斯加入先驱的行列。他本来在公立学校任职教师,却辞去教职以至能够从事先驱工作。我们一伙人转到其他市镇继续传道,最后我们抵达拉瑙湖。在那儿,我又再次提起自己渴望受浸。1938年12月28日,做了六个月的先驱工作之后,我终于如愿以偿,克鲁斯弟兄在伦巴坦市的拉瑙湖替我施浸。

信赖上帝的奖赏

后来,我到西内格罗斯省跟三个先驱会合。他们的名字是富尔亨西奥·德赫稣斯、艾斯佩兰萨·德赫稣斯和娜蒂维达德·桑托斯。我们替娜蒂维达德改了个别号,称她为娜蒂。我们走遍西内格罗斯省的多个市镇向人传道。我们须要全心信赖耶和华,因为有 时候我们经济拮据。有一次,我们想煮些鱼做配菜,让我们佐餐。我在海滩上遇到个男子,想向他买些鱼,可惜他已把全部渔获都送到市场去。但是他还有一条鱼,是留下来给自己吃的,他却愿意把鱼让给我。我问他这条鱼要多少钱,他回答说:“没关系,是送给你的。”

我向他道谢离去,但边走边想一条鱼不能喂饱四个人。后来我路经一条小溪,竟见到一条滑乎乎的鱼在石头上,真是叫人感到意外。我对自己说,“鱼可能已死去了”。但出人意表的是,我拾起鱼的时候,发觉它还是活生生的。我立即把鱼抓紧不放,顿时记起耶稣曾经应许说:“这样,你们要不断首先寻求王国和他的正义,这一切别的东西都要加给你们了。”——马太福音6:33

战乱期间继续传道

我们的先驱人数不断增加,最后增至九人,于是,我们分为两组。我们的一组被派到宿雾去。当时是1941年12月,菲律宾也成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战场。我们在图布兰市的时候,菲律宾军队的中尉,在午夜来到我们的房间唤醒我们,说:“起来吧,士兵正在找你们。”他们怀疑我们是日本特务,所以整夜审问我们。

后来,我们被关在市立监狱里。驻在宿雾市的美国军队命令我们,把社方的书刊交出来,好让他们决定我们是不是日本特务。许多当地的居民都到监狱来探我们,他们感到很好奇,想知道日本特务是什么样子的。有些人还问我们问题,于是我们有机会为上帝的王国作见证。

我们关在牢里五日之后,警察局长收到来自美国军队总部的电报,命令他把耶和华见证人释放。可是,他严厉地吩咐我们在战争期间不准传道。我们向他解释,既然我们从上帝接获任务,就不能停止传道。(使徒行传5:28,29)局长勃然大怒说:“你们要是继续传道,别人想杀害你们,我也不会干涉。”

在随后的数天,警察局长设法再次逮捕我们。最后,一队美国军兵截停我们,一个名叫索里亚诺的中尉向桑托斯姊妹问道:“你会停止传道吗?”

“不会。”她回答说。

“假如把你交到行刑枪手面前,那又怎么样?”他问道。

“我们仍然不会改变心意。”她说。

他们听见桑托斯姊妹坚决的回答之后,就命令我们所有人上了一辆货车,把我们押到宿雾市去见埃德蒙上校。索里亚诺中尉向 上校解释我们是什么人,说:“他们是耶和华见证人,是日本特务!”

上校问道:“耶和华见证人?我很熟悉美国的耶和华见证人,他们不是特务!他们严守中立。”他接着对我们说:“可是,由于你们严守中立,我们不能释放你们。”我们被关在储物室一阵子后,埃德蒙上校再次跟我们说话,他问道:“你们是否仍然坚守中立?”

“是的,上校。”我们回答说。

“那么,我们不能释放你们,因为要是你们出了去的话,就一定会继续传道。那些归信你们宗教的人也会保持中立,如果人人都这样做,就再没有人会为国家作战。”

重获自由再传道

后来,我们被押送到宿雾市的牢狱。1942年4月10日,日军入侵宿雾。市内四周弹如雨下,引发了一场大火灾!桑托斯姊妹的牢房是在监狱的前端,监狱的守卫见到桑托斯姊妹还在狱里,禁不住惊叫起来,“天啊!耶和华见证人还被关在狱里!快开门吧,让他们出去!”我们立即感谢耶和华,因为他保护了我们。

我们刻不容缓,立即朝着山上走,去找其他见证人同工。在孔波斯特拉市,我们找着一个见证人。初期他热心踊跃做传道工作,但现在他却决定停止传道,搬到宿雾市去经营杂货店的生意。但是,至于我们,无论情势多么恶劣,我们仍然坚决要继续宣扬上帝的王国。

我们手上有许多份《安慰伤心的人》的册子,我们努力传道,把册子分发给地区的人。可是,许多人恐吓我们,说日本人要是见到我们传道,就会把我们斩首。不久之后,抗日游击活动组织起来,那个停止传道而搬迁到宿雾市经营生意的人遭逮捕。他被人控告是日本间谍,结果被处决。我们听到消息时都感到很难过。

被人诬蔑是特务

与此同时,我们继续在山区传道。一天,我们听闻在一个村落里住着个喜欢学习圣经的女子,可是,我们须要顺利通过几个游击队前哨站,才能抵达她在芒阿邦的家。几经艰辛,我们终于到达了她所居住的地方,怎知我们在那里却遇上村中一小队士兵,他们喊叫说:“你们到这里来有什么目的?”

我回答说:“我们是耶和华见证人。我们 带来一台留声机,有个信息想播放给你们听,你们有兴趣听吗?”他们同意,于是我播放称为《知识的价值》的唱片。之后,他们不但搜查我们,还审问我们,然后把我们带到游击队在塔博南村的总部。据闻凡被押到总部的,十有八九都会被处决,于是,我们恳求耶和华保护我们。

我们在守卫监视下受尽恶待。正如文章开始时所描述的情况,我受到虐打,中尉又指着我说:“你是个特务!”他们继续虐待我们,却没有把我们处死,只是判我们服苦役。

我的兄弟贝尔纳伟也在塔博南坐牢。每天早上,所有囚犯都要唱“主佑美国”和“主佑菲律宾”这两首歌。见证人拒绝唱爱国歌曲,反之,他们高唱“谁拥护上帝?”这首歌。一次,负责看管犯人的军官大声宣布说:“凡不唱‘主佑美国’这首歌的,都会被吊在槐树上。”尽管他们百般恐吓,我们没有人因而丧生。最后,我们迁到其他监狱去。1943年7月,过了八个月零十日的牢狱生涯之后,我终于拿到出狱证。

终生传道

出狱之后,我们很渴望再次探访遭逮捕前,在传道时遇见的感兴趣人士。于是,我们徒步60公里,抵达托莱多市。我们在那里经常举行聚会,后来有许多人受浸。大战终于在1945年结束了。两年之后,也就是我受浸快满九年,我首次参加大会,大会在马尼拉市圣安娜马场举行,大约有4200人齐集起来,聆听题名为“万人的喜乐”的公众演讲。

战前,菲律宾只有380个耶和华见证人,但到了1947年,人数却增至2700人!自那时以来,我继续在耶和华的工作上得享很多服务特权。从1948至1950年,我在苏里高区从事周游探访的工作。1951年,我跟娜蒂维达德·桑托斯结婚,她在大战期间也跟我们一群先驱勇敢地传道。婚后,我们继续从事周游探访的工作,在1954和1972年间走遍棉兰老岛。

我父母年事已高,我们需要住在他们的近处,好照顾他们。于是,1972年,我们加入特别先驱的行列。虽然我们现在已年逾八十,却仍能继续从事先驱工作。我俩总共用了120多年的时间从事全时服务。能够目睹菲律宾宣扬上帝王国好消息的人数增至13万人,实在令我们欢欣雀跃!我们衷心渴望能够帮助更多人明白上帝的王国是人类惟一的希望,惟有王国才能使人在地上永享真正的和平快乐。

[第22页的精选语句]

他们怀疑我们是日本特务,所以整夜审问我们

[第23页的图片]

1963年,跟朋友摄于保和岛。我和妻子(右方第四、五人)

[第24页的图片]

跟妻子的近照

[第20页的图片鸣谢]

Background photo: U.S. Signal Corps pho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