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读者之声

读者之声

 读者之声

二十世纪 贵社的工作富于教益,确实值得恭贺。身为一个政治军事事务的通讯记者,我总以严谨的眼光阅读任何文章。我发觉“二十世纪——巨变的时代”(1999年12月8日刊)一系列文章非常优良。封面图片充分反映出这个世纪的各项大事。

A.P., 安哥拉

褪黑激素和抑郁症 “世闻点滴”下一则题名为“漫漫长夜”(2000年3月8日刊)的报道引起了我的注意。我在一所研究褪黑激素的研究所里工作,贵社的报道看来不大准确。如果季节性的抑郁症跟褪黑激素有关,那么问题应当是在于褪黑激素过多而非过少所致。

X.Y., 法国

目前有关褪黑激素和季节性抑郁症的精确关系,看来还没有定论。最近研究人员表示,问题也许不在于褪黑激素的水平,而是在于光线不足影响到身体生产褪黑激素的周期。显然有关方面必须进行更多研究,才能下定论。——编者按。

插图出错? 我住院期间阅读2000年1月8日刊《儆醒!》,封面的文章系列主题为“不输血内外科疗法日趋普及”。后来有一位高级心脏科医生和一队学生进入病房,医生告诉我封面的心电图方向倒转了。

J.T., 英国

这心电图是作插图之用的。在出版之前,我们曾把这插图给一些健康护理人员过目;可是在出版后,其他医护人员却一致表示这幅插图弄错了。我们谨此致歉。——编者按。

戒烟 我以往不但染上烟瘾和酒瘾,还吸食大麻和可卡因,但最近我把这一切都戒掉了。我曾多次想凭自己的力量戒掉这些恶习,却劳而无功。后来有一位耶和华见证人跟我研读圣经,那时我才意识到自己并非一文不值的。凭着耶和华的帮助,结果自从1月以来,我已经一直没有吸食任何毒品或吸烟了。脱瘾的症状的确很痛苦。自1月以来,我没有一晚是睡得好的。可是,2000年3月22日刊《儆醒!》,题名为“戒烟有何妙法?”的一系列文章帮助我看出,我夜不成寐只是脱瘾症状罢了。我并不是快要疯了!谢谢您们。

D.M., 美国

《儆醒!》提到有关尼古丁的脱瘾状态,我读到这些资料时,不禁想起自己以往的经历。起初我终日烟不离手。但随着时间过去,日复一日,周复一周,甚至月复一月,我得以摆脱烟瘾。我曾立定心意要戒烟,后来耶和华的确给了我所需的帮助。那已是20年前的事了。事实上,自此以后,我连一口烟也没有抽过。

D.A., 意大利

谢谢您们刊出“盲目的爱”一文(2000年3月22日刊),提供有关皇蛾的资料。我在后院发现一只皇蛾。后来有另一只蛾与它会合,我于是立即拍下一幅照片。本地电视台也采用了这幅照片,并且放映出来。我深深赏识您们花了这么多人力物力,去制作这些杂志。

I.K., 美国

厄尔尼诺现象 谢谢您们刊出“厄尔尼诺现象是什么?”(2000年3月22日刊)这篇内容充实的文章。老实说,我在1998年常常听见人家谈及厄尔尼诺现象,但至于厄尔尼诺现象是什么,我却不甚了了。可是,答案竟寄到我的家来!这篇文章篇幅简短,内容却十分充实。

U.N., 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