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维京人——征服者兼殖民地的开拓者

维京人——征服者兼殖民地的开拓者

 维京人——征服者兼殖民地的开拓者

时维公元793年6月某天,在英国诺森伯兰郡离岸的一个小岛上——林迪斯凡岛(又叫霍利岛),修道院的修士安静地忙于手头的工作。他们不知道有几艘流线型的浅底船正以高速破浪而来。船滑上沙滩之后,一群蓄着胡子样貌凶恶的人从船上跳出来。他们挥着利剑和斧子,向修道院走去。他们把这些受惊的修士杀死。这帮海盗抢去金、银、珠宝和其他贵重的东西。接着他们向北海进发,在海上失去踪影了。

这帮海盗是维京人(北欧海盗),他们凶狠残暴,时常以迅雷不及掩耳方式袭击别人,大肆抢掠之后立即逃得无影无踪。他们的所作所为引起了欧洲公众的关注,于是维京人的年代——北欧海盗横行时期就告开始。不多久,北欧海盗已掀起了重大的恐慌,英国各地都听到有人这样祷告说:“主啊,求你拯救我们脱离北欧人 *的袭击。”

维京人是什么人?为什么他们好像突然在历史上出现,横行三个世纪之后看来又销声匿迹?

农夫兼海盗

维京人的祖先是日耳曼人,他们在维京人年代开始之前约二千年从欧洲西北部移居丹麦、挪威和瑞典——斯堪的纳维亚。像他们的祖先一样,维京人是农夫,甚至那些做海盗的本身也是农夫。在斯堪的纳维亚天气较冷的地区,他们多以打猎、捉鱼、捕鲸为生。维京商人居住在较大的社区,他们从这些地方坐着牢固的船,四出窥探经商的路线。这些看来无关重要的人,究竟是怎样仅在数十年间就从默默无闻一变而成众所周知?

其中一个原因可能是人口过剩,但许多历史家认为,这只对耕地有限的 挪威西部的维京人适用。《牛津图解维京人历史》说:“最初几代维京人最想得到的是钱财,不是土地。”对作王和首领的人来说,情形更是这样,因为他们要有巨量收入才能保持自己的权力。其他维京人也许是为了逃避家人结下的仇怨或因战乱而离开斯堪的纳维亚的。

另一个原因也许是,对富有的维京人来说,蓄妾是很平常的事。因此,他们有许多儿女。可是,通常只有长子才能继承家产,其他弟妹就要自谋生计了。据《欧洲起源》说,那些拿不到家产的儿子“构成一队人数众多、危险、精锐的战士,他们靠着自己的能力,不管是在本国抢夺还是在海上劫掠,他们不惜任何方法,只要能达到目的”。

此外,维京人有适合偷袭和逃跑的工具,就是他们那些桨帆二用船。历史家赞扬维京人的桨帆二用船是中世纪科技的杰出成就。这些桨帆二用船吃水浅,靠帆和桨推进。这些流线型的船使维京人成为当时活动范围最广的民族,也是他们势力范围内的海洋、湖泊、河流的主人。

维京人的扩张

有些历史家说维京人的年代始于维京海盗抢掠林迪斯凡之前,即公元8世纪的中叶。无论哪一个说法是对,林迪斯凡的抢掠使公众开始注意到这些北欧海盗。他们从英国把目标转移到爱尔兰,再一次抢掠放满宝物的修道院。他们把桨帆二用船载满掠物和奴隶,然后启程回家过冬。可是公元840年的冬天,他们却打破传统在劫掠的地方度过。事实上,爱尔兰的都柏林最初是维京人聚居的地方。公元850年,他们开始在英国过冬,第一个据点是泰晤士河口的萨尼特岛。

不久,丹麦和挪威的维京人抵达不列颠群岛,他们不是抢掠的海盗,反之他们是桨帆二用船队伍的成员。他们的船有些长达30米,可载100名勇士。接着几年,维京人居住在英国东北部一个深受丹麦文化和法制影响的地区,这个地区叫丹罗。可是在英国南部的韦塞克斯,萨克森王阿尔弗烈德和他的继承者截断维京人的去路。接着,公元1016年在阿兴顿爆发了一场激烈的战争,韦塞克斯王埃德蒙也在同年稍后去世,于是自称基督徒的维京人领袖克努特成为英国惟一的君主。

深入欧洲及更远的地方

公元799年,丹麦的维京人开始劫掠当时称为弗里西亚一带——欧洲的沿海部分,从丹麦一直伸展到荷兰。他们从弗里西亚划船到卢瓦尔河和塞纳河的上游,抢掠位于欧洲中心地带的城镇和村落。公元845年,维京人甚至抢掠巴黎。秃头的法兰克王查理二世给他们7000英镑,要他们撤离巴黎,但他们还是回来。他们洗劫的城市甚至越过巴黎,直达特鲁瓦、凡尔登和图勒。

维京人还坐船来到他们头一次(公元844年)抢劫的地方,西班牙和葡萄牙。他们洗劫了几个小镇,有一段短时间,他们还占据了塞维列。《维京 文化图文集》说:“阿拉伯人负隅顽抗,不久维京人就被迫撤退,他们差不多全军覆没。”可是,他们在公元859年卷土重来,这次他们的船队共有62艘船。他们劫掠了西班牙部分地区,然后洗劫北非。虽然当时他们的船已满载掠物,他们仍继续下到意大利,抢掠了比萨和利诺(旧称卢纳)。

维京人从瑞典启航向东横过波罗的海,进入东欧主要的航道——沃尔霍夫河、洛瓦季河、第聂伯河和伏尔加河。这些河道最后把他们带到黑海和拜占廷帝国的肥沃地带。有些维京商人甚至经伏尔加河和里海抵达巴格达。最后,这些瑞典族长成为了第聂伯河和伏尔加河流域,广大的斯拉夫地区的统治者。这些侵略者叫做罗斯,有些人认为这个名称来自“俄罗斯”一词,意思是“罗斯之地”。

到冰岛、格陵兰和纽芬兰

许多外围的岛屿都是挪威维京人活动的中心。例如,公元8世纪,他们占据了奥克尼群岛和设得兰群岛。公元9世纪他们占领了法罗群岛、赫布里底群岛和爱尔兰东部。维京人甚至把冰岛当做自己的殖民地,在那里设立一个叫阿尔庭的议会组织。今天阿尔庭仍然是西方世界最古老的议会。

公元985年,一个名叫埃里克的维京人在格陵兰建立了一个殖民地。该年稍后时间另一个斯堪的纳维亚人比亚德尼·赫若松从冰岛出发,打算跟父母在格陵兰会合;可是他的船给吹得偏离了航向,结果错过了格陵兰。《维京文化图文集》说:“比亚德尼很可能是第一个看见北美洲的斯堪的纳维亚人。”

根据比亚德尼的报告,很可能在公元1000年以后,埃里克的儿子莱夫·埃里克松从格陵兰坐船向西航行,来到巴芬岛,然后他沿巴芬岛下到拉布拉多沿岸,一块突入海中的尖形陆地。这里长了许多野葡萄和浆果, *所以他把这个地方命名为文兰(Vinland)。莱夫在这里度过冬天,然后才回到格陵兰。第二年莱夫的哥哥 托瓦尔德带了一队人到文兰探险,可是他在一场跟原住民发生的小冲突中被杀。几年后,有60至160个维京人在文兰定居下来,但由于他们跟当地的人持续敌对,他们只逗留了约莫三年就离去,而且没有再回来。差不多五百年后,英国雇用的意大利探险家约翰·卡伯特才宣称北美洲为英国的殖民地。

维京人年代的结束

维京人年代结束时,他们在斯堪的纳维亚诸王朝统治的地方建立了许多新的政治领土。但他们的外国人身份只维持了很短的时间,因为许多维京人最后也被新近找着的文明同化了,连宗教信仰也没有例外。举个例,维京人的领袖罗洛就归信了天主教,罗洛夺取了法国沿岸称为诺曼底的地区,诺曼底的意思是“斯堪的纳维亚人之地”。诺曼底公爵威廉是罗洛的后人。1066年爆发的黑斯廷战役是诺曼维京人与英国维京人之间的战争,威廉公爵在这个战役取得胜利,后来加冕成为英国国王。

威廉迅速阻截一切斯堪的纳维亚在英国的影响,同时引进一个奉行封建制度(包括中世纪法国政制、土地拥有权和经济学)的新时代。因此,埃尔塞·勒斯达尔所著的《维京人》说:“如果要以一个年份去标明维京年代的结束,那就非1066年莫属了。”斯堪的纳维亚的维京人王国也在公元11世纪变成独立的国家。

三个世纪的维京人历史曲折传奇。然而,有人认为维京人只不过是一些挥动刀剑、斧头,到处抢掠的野蛮民族,这样的看法未免以偏概全。因为他们最后在遥远的开拓地区定居下来时,也能适应不同环境,甚至被当地文明所同化。务农的定居下来务农,作王的则在外国的宝座上作王。不错,维京人不但擅长航海和用剑,也是耕种和从政的能手。

[脚注]

^ 3段 在斯堪的纳维亚以外的地方,人们时常把维京人称为异教徒、丹麦人、北欧人。大多数现代历史家都使用“维京人”作为北欧海盗时期所有斯堪的纳维亚人的总称,本文也采用这个名称。“维京人”这个名称的起源已没有人知道。

^ 20段 朗索梅多斯位于纽芬兰北部的尖端,人们根据公元20世纪60年代初期找到的考古学证据,重建这些以草皮盖墙的斯堪的纳维亚房子。证据显示早在一千年前维京人已经踏足这个地方,不过,至于这些房舍是否传说中的文兰的一部分则仍有若干疑点。——请看《儆醒!》1999年7月8日刊

[第27页的附栏]

维京人的宗教

维京人崇拜许多神话里的神祇,包括奥丁、托尔、弗雷、弗蕾娅、海尔。奥丁是诸神之首,也是智慧和战争之神。他的妻子是弗里嘉。托尔杀戮巨人,统管风和雨。弗雷是个淫亵的神,专司和平及生育。他的姊姊弗蕾娅是爱和生育的女神。海尔是冥界的女神。

在英语和某些其他语言,周中各天的名称是根据斯堪的纳维亚神话人物的名字命名的。英语星期二(Tuesday)取自提尔(Tyr),提尔是奥丁的儿子(又名沃登);星期三(Wednesday)是沃登日(Woden’s day);星期四(Thursday)是托尔日(Thor’s day);星期五(Friday)是弗里嘉日(Frigga’s day)。

跟他们的崇拜者一样,维京诸神的财富都是凭偷窃、铤而走险、诈骗得来的。奥丁承诺,那些英勇阵亡的人会在天界阿斯加尔德(诸神的住所)的大殿堂(瓦尔哈拉)中有一个席位。在那里他们可以大吃大喝,还可以痛快地互相格斗。维京人的显贵死后,通常会跟一艘船或砌成船形的石块一同埋葬,陪葬品包括食物、兵器、饰物、宰了的动物,或许还有一个奴隶作为祭物。王后死了,她的婢女也许要陪葬。

至于有角的头盔,时常跟维京人年代之前千多年的维京人有密切关系,显然维京人只在举行某些仪式时才戴上。如果要戴头盔,维京战士会戴样子简单,用金属或皮革制造的圆锥形头盔。

[第26页的地图]

(排版后的式样,见出版物)

维京人的扩张范围

挪威

冰岛

格陵兰

巴芬岛

拉布拉多

纽芬兰

丹麦

英国

爱尔兰

荷兰

法国

葡萄牙

西班牙

非洲

意大利

瑞典

俄罗斯

里海

巴格达

乌克兰

黑海

伊斯坦布尔

[鸣谢]

Mountain High Maps® Copyright © 1997 Digital Wisdom, Inc.

[第24页的图片]

一艘维京桨帆二用船的复制品

[鸣谢]

Pages 2 and 24: Antonion Otto Rabasca, Courtesy of Gunnar Eggertson

[第25页的图片]

维京人的兵器

维京人的头盔

[鸣谢]

War implements and helmet: Artifacts on display at the Museum of National Antiquities, Stockholm, Sweden

[第27页的图片]

莱夫·埃里克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