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绿化亚马逊森林

绿化亚马逊森林

 绿化亚马逊森林

巴西《儆醒!》撰稿员撰

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报道,在20世纪90年代,每年都有数以百万计公顷的原始森林从地上消失。单在巴西的亚马逊区,由于人们滥伐森林,加上发生山林大火,结果一大片幅员比德国还大的雨林就此变为草原。一度绿树连绵的大地,如今有多个地方已变得草木凋零了。在干裂的土地上,杂草也稀稀疏疏的,一个一个的树墩在烈日下曝晒。

森林严重受到破坏实在令人不安,可是森林还有一线希望。有关方面正进行一项计划,而且已获得若干成果。这项计划称为农业森林计划。据报道,这项计划“集栽树、种田和培植草地于一身,既与生态协调一致,又能够使森林得以维持下去”。农业森林计划是怎样运作的呢?它成就了些什么呢?未来有什么展望呢?为了找着这些问题的答案,《儆醒!》撰稿员前往巴西亚马逊州的首府马瑙斯,访问了国立亚马逊区研究院(INPA)的有关专家。

另谋出路,却大失所望

约翰尼斯·范莱文是INPA农艺部的一位荷兰籍农艺师,在过去11年来一直与亚马逊区的农民并肩工作。可是,为什么有这么多农民在亚马逊区的森林定居下来呢?在巴西的中部和南部,人们采用大规模的机械化耕作方法,结果剥削了小户农民的土地,威胁到他们的生计,因此这些农民不得不移居别处,另谋出路。另一些农民一向种植黄麻,以用来制造麻袋;可是由于麻袋渐渐被塑料袋所取代,这些农民的生计因而也大受打击。 还有一些农民受到旱灾影响,因此迫不得已搬到其他地区,寻找比较肥沃的土地。他们可以到哪里去呢?他们听闻亚马逊区的土地充足而肥沃,居住条件十分理想,于是踏上新生之路,迁入雨林。

然而,这些农民很快就发觉他们定居的地方潮湿多雨,气候炎热,土地贫瘠。在短短两至四年内,那里的土地已变成一片瘠土,结果以往的难题再次出现:贫穷的人民住在贫瘠的土地上。这些农民已走投无路,惟有砍伐更多的林木,以期把林地转为耕地。

诚然,亚马逊区的森林遭受破坏,小户农民并非罪魁祸首。大牧牛场、大规模的农业综合企业、矿业、木材采运业、水力发电堤坝的兴建工程等,都对森林造成严重的破坏。但无论如何,小户农民大批涌入,并采用刀耕火种的务农方式,使森林进一步受到破坏。

向“活书库”请教

范莱文说:“无论这些农民对森林造成多大的破坏,他们也怪可怜的,因为他们已走投无路了。为了减低砍伐森林的速度,我们 必须帮助他们学会怎样靠这块土地生活,却无需继续砍伐更多的林木。”这正是农业森林计划大派用场的原因。通过这个计划,农民学会一种优良的耕作方法,有助于防止土地变得贫瘠,同时又让农民能够靠同一块伐去了林木的土地,维持多年的生计。研究人员是怎样定出这个计划的细节的呢?

INPA在推行农业森林计划之前,曾用多年时间进行测量和问卷调查,并从所测量的土地收集植物和泥土的样品。研究人员特别从“活书库”——美洲印第安人和巴西印第安人——得着很多宝贵的资料。巴西印第安人是白人、黑人和美洲印第安人的混血后代,祖先在亚马逊盆地定居。

这些住在亚马逊区的人民是个知识宝库。他们十分熟悉当地的气候,以及土壤的类型,诸如黑土、红黏土、白黏土、红土,以及一种由沙和黏土混合而成的土壤。此外,这些农民对于当地各种各样的水果、香料,以及森林出产的药用植物,都很有认识。因此,农艺师很喜欢向这些农民请教,于是他们就成了研究伙伴,合力改善这项计划的素质。

森林不是矿

农业森林计划逐步受到推行。首先,农艺师得说服农民不要以为森林是个矿,是可以让他们开采了以后就随意弃置的。相反,农民应当把森林视为一个能够更新的资源。接着,农艺师建议农民不但要种植木薯、香蕉、玉米、稻米、豆,或其他生长迅速的作物,也要栽种树木。农民问道:“树木?为什么呢?”

在大多数农民所来自的地区,树木跟农业的关系不大;此外,农民也不大熟悉亚马逊区的树木种类。有鉴于此,研究人员必须多费唇舌,清楚解释栽种树木的好处。他们指出,森林的土壤不能保存作物所需的养分。养分还没有被作物——例如玉米——吸收,就给雨水冲走了。可是,树木却能够吸收土壤中的养分,加以保存,使土壤保持肥沃。不但这样,树木还能够为动物提供草料和树荫。农夫也可以用树木作为活栅栏,为他们的土地定出疆界。当然,果树既能够出产水果,又能够出产木材,因此可以作为一种收入来源。

研究人员也鼓励农民栽种不同种类的树木。为什么呢?这样他们就能够出产各种各样的水果和木材。否则,农民就可能只大量出产一两种水果,以致不得不以低价销售,因为人人都在同一段时间售卖同样的水果。

计划初步结出成果

亚马逊区的农民栽种了些什么树木呢?农艺师范莱文拿出一份资料,其上列出65种鲜人听闻的树木名称,然后说:“目前我们采用这里提及的三四十种果树。”为了表明这项计划的确有成效,他展示了几幅照片,显示同一个被砍伐的林地,在不同时期的面貌。——参看题名为“森林如何复原”的附栏。

我们只要到马瑙斯的粮食市场逛逛,就会发觉农业森林计划初步已结出成果。现在有六十多种当地出产的水果在市场有售。农艺师展望在未来,随着农业森林计划深深扎根,砍伐森林的速度也会减慢。毕竟,农民一旦学会怎样重新使用自己原有的农田,就不会滥伐森林,去开垦一个新农田。

人们所作的努力诚然可嘉,却看来不能完全消除全球生态所受的威胁。可是,我们却能够从以上资料看出,人可以做些什么事,去爱惜地球的宝贵资源。

[第24页的附栏或图片]

橙和金虎尾也要瞠乎其后

众所周知,橙是维生素C的象征。可是,与一种堪称“维生素C新后”的水果比较,橙就显得逊色了。金虎尾虽然在各种含丰富维生素C的水果中称霸,可是连它也给击败了。新霸主是什么?就是一种不同凡响的紫色水果,大小如葡萄,生长在亚马逊区的泛滥平原。名称呢?卡穆卡穆。它配得登上宝座吗?据巴西一份杂志指出,每100克橙含有41毫克维生素C;而每100克金虎尾则含有1790毫克维生素C。可是,同等重量的卡穆卡穆 所含的维生素C却高达2880毫克,这相当于橙所含的70倍!

[鸣谢]

Acerola and camu-camu: Silvestre Silva/Reflexo

[第25页的附栏或图片]

栽树的技巧

农民同意采纳农业森林计划的若干建议后,农艺师约翰尼斯·范莱文于是向他们提出进一步的细节建议,包括为他们未来所栽的树木,提供布局图。农民不可毫无计划地随意栽种任何树木。反之,农艺师用电脑模拟一个农业生态系统,以决定农民该栽种哪类树木,以及怎样加以分布。农艺师把不同种类的树木,无论是小型、中型或大型的,归纳成组,然后以适当的布局加以栽种。在这方面,农艺师是要运用若干技巧的。

例如,第一组树包括石榴树、瓜拉拿泡林藤和库普阿苏。这些树木可以栽得较密。它们的体积较小,而且很快就结出果实来。第二组树木的大小比较中庸,例如比丽巴、鳄梨树和星果榈。这些树需要较多空间,结出果实的时期通常比第一组的较迟。第三组树的体积较大,例如巴西果、油桃木和桃花心木,因此需要更大的空间。这三组树当中有些出产果实,另一些则出产珍贵的木材,还有一些两者都出产。这三组树一起长成以后,农田就活像个天然的森林一样。

[图片]

约翰尼斯·范莱文(最右方)

马瑙斯的市场售卖当地出产的水果

[鸣谢]

J. van Leeuwen, INPA, Manaus, Brazil

 [第26页的附栏或图片]

森林如何复原

1.1993年2月——这块林地位于亚马逊中部,在1992年9月被人以刀耕火种的方式毁去。1993年1月,人们栽种凤梨科植物。一个月后,他们也栽种果树。

2.1994年3月——凤梨科植物已长成,其他果树也比较明显。树旁的长杆上绑着小标记,其上写了树木的名称,例如、巴西果和桃叶棕榈等。农夫除掉作物周围的杂草,对于树木也有利。树木仿佛是要报答农夫一样,开始使土壤再次肥沃起来。

3.1995年4月——农夫把生长迅速的作物一一收割,留待自己食用或加以出售。各种果树继续生长。

[鸣谢]

Pictures 1-3: J. van Leeuwen, INPA-CPCA, Manaus, Braz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