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一生力求保持忠贞

一生力求保持忠贞

 一生力求保持忠贞

阿列克谢·达维尤克自述

1947年的一天。地点是乌克兰和波兰接壤的边境区,跟我们的拉斯基夫村相距不远。我的朋友斯捷潘比我年长些,他奉派把圣经书刊从波兰悄悄地运进乌克兰。一天晚上,他的行踪给边防卫兵发现了。卫兵紧紧追赶,最后把他击毙。十二年后,我终于明白斯捷潘丧命的真相,这件事给我留下了痛苦而难忘的创伤。稍后我会说明缘由。

1932年,我在拉斯基夫出生。那时,我们的村落有十户人家是圣经研究者,也就是现今的耶和华见证人。我家是其中一户。家父家母在20世纪70年代中期去世,他们俩生前对耶和华忠贞不渝,直至死而后已,真是我学习的好榜样。所以,我一生也力求对上帝保持忠贞。——诗篇18:25

1939年,也就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的一年,苏联把我们在波兰东部的居住区纳入自己的版图。从那时起,我们就在苏联政府统治下生活,直到1941年6月德军侵占了我们的地区为止。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我在学校遇到了不少考验。学校当局不但要孩童参加崇拜国家的活动,还对他们进行武装训练,包括学习怎样扔手榴弹。我不肯就范,决不参加任何违反基督徒中立原则的活动。我从小就学会站稳立场,紧守自己的圣经信仰。这样的锻炼对我很有用,使我日后能够继续对上帝保持忠贞。

在会众的传道地区,对圣经真理感兴趣的人实在很多。社方于是派了两位先驱(全时传道员)到我们的地区去帮助这些人认识圣经,其中一个先驱名叫伊利亚·费多罗维奇。他教我学习圣经,又训练我怎样向人传道。德军占领我们的地区后,就把伊利亚驱逐出境,关进纳粹党的集中营。他死在营里。

爸爸竭力保持中立

1941年,苏联当局企图迫使爸爸签署文件,答应出钱资助当局作战。爸爸表明立场, 说自己是真上帝的仆人,在战争中严守中立,决不能支持任何一方。当局视爸爸如敌人,判他入狱四年。可是,他服了四天刑就出狱了。为何这么快?因为在爸爸收监后的星期天,德军侵占了我们的居住区。

狱警一听到德军逼近的消息,就把囚犯通通放走,然后四散奔逃。在监狱外面,囚犯纷纷倒在苏联士兵的枪下。爸爸没有立即离开监狱,但最后还是逃了出来,躲藏在朋友家里。他通知妈妈把证明文件带给他。这些文件能够证明,他因拒绝支持苏联作战而身陷囹圄。爸爸出示证明文件后,德国当局就饶了他一命。

德军很想知道,谁在战争中支持苏联一方,务要取得这些人的名单。他们强迫爸爸说出这些人的名字,但爸爸拒绝了。他向德国当局说明自己的中立立场。要是他点了任何人的名,这人就必死无疑了。由于爸爸严守中立,其他人得以保全性命。他们对爸爸万分感激。

地下工作

1944年8月,苏联军队重新占领乌克兰。1945年5月,第二次世界大战在欧洲的战场上结束了。此后,苏联境内的人民就给一道无形的铁幕围住,使我们与外面世界隔绝。就连跟邻邦波兰的耶和华见证人保持联络,也十分困难。有些弟兄不畏艰险,悄悄越过边境,把几本珍贵的《守望台》偷偷带回来。我们的拉斯基夫村离边界只有8公里。关于这些英勇弟兄的艰险经历,我听到过不少。

举例说,一个名叫西尔维斯特的耶和华见证人曾两度越过边境,两次都安然回来。可是,他第三次出差的时候,不幸给边防卫兵和警卫狗看见了。卫兵喝令西尔维斯特站住。他见势不妙,立即逃命。为免让警卫狗嗅出他的行藏,惟一方法就是涉水走进邻近的湖里去。西尔维斯特整夜躲藏在湖里的高草丛后面,水深及脖子。边防卫兵放弃搜索后,他踉跄地走回家,累得要命。

正如文章起头所说,西尔维斯特的侄子斯捷潘试图越过边境,不幸被杀。尽管这样,要紧的是我们继续跟耶和华的子民保持联络。奉派偷运书刊的弟兄不畏艰险,多亏他们的帮助,我们才能继续领受灵粮,得到所需的指引。

次年,也就是1948年,在我家附近的小湖里,我在夜间受了浸。天黑后,打算受浸的人齐集我家。为了避开当局的耳目,一切都是暗暗地进行的。所以,我对准备受浸的人毫无认识,我们也没有相互交谈。我们就站在湖边,聆听浸礼演讲,回答同受浸有关的问题。至于谁发表浸礼演讲,谁向我提出问题,谁给我施浸,我一概不知。多年后,我跟一位好朋友交流经验,发觉大家原来是在同一个晚上受浸的!

1949年,乌克兰的耶和华见证人接到布洛克林的指示。社方鼓励他们向莫斯科当局请愿,要求官方给予苏联的传道工作法律认可。乌克兰的耶和华见证人听从社方的吩咐,通过内政部长向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递交请愿书。后来,他们委派梅科拉·皮亚托哈和伊利亚·巴比丘克为代表,去莫斯科看看官方会不会答应我们的请求。两位弟兄同意这个安排,就在该年夏季往莫斯科去了。

两位代表向接见他们的政府官员讲解,我们的传道活动是以圣经为依据的。他们又说明,我们向人传道,正好应验了耶稣的预言:“这个王国的好消息会宣讲开去,遍及世人所住的全地,对所有国族作见证。”(马太福音24:14)官员听了解释后,表示苏联官方决不会给予我们法律认可。

 耶和华见证人的代表返回乌克兰后,就前往首都基辅去为我们在乌克兰的传道活动,申请法律认可。政府当局一再拒绝我们的请求。政府官员说,除非耶和华见证人支持国家,否则休想过安宁的日子。他们又说,耶和华见证人需要在武装部队服役,参加政治活动。耶和华见证人的代表向官员重申我们的中立立场。我们仿效主耶稣基督,决不能成为世界的一部分。——约翰福音17:14-16

过了不久,当局逮捕了皮亚托哈弟兄和巴比丘克弟兄,裁定他们违法,判两人监禁25年。大概在同一时期,也就是1950年,许多耶和华见证人,包括爸爸在内,都给当局抓了。爸爸被判处25年的刑期,当局把他流放到差不多7000公里外,苏联东部边远的哈巴罗夫斯克去!

放逐到西伯利亚去

1951年4月,苏联官方有计划、有步骤地搜捕西部各个共和国的耶和华见证人。拉脱维亚、爱沙尼亚、立陶宛、摩尔多瓦、白俄罗斯和乌克兰的耶和华见证人,因此受到沉重的打击。在这个月,约有七千个耶和华见证人被放逐到西伯利亚去,包括妈妈和我在内。士兵在夜间闯进我们的家,硬把我们拉去火车站。我们被关在运牛的车厢里,每个车厢约有五十人。经过两个多星期,我们在一个名叫扎拉里的地方下了火车。扎拉里位于伊尔库茨克区,在贝加尔湖附近。

我们在纷纷扬扬的大雪中站着,凛冽的寒风迎面吹来。武装士兵把我们包围了。我不禁自忖:我们将有什么遭遇呢?在这里,我怎么能够对耶和华保持忠贞?我们开始唱王国诗歌,好使我们暂时忘记寒冷彻骨的感觉。一会儿后,当地国营企业的管理人员到达了。有的管理人员要找男丁做苦工,有的需要妇女替他们饲养动物。我和妈妈被带到建筑工地去。当局准备在那儿兴建塔格宁斯卡亚水力发电站。

我们抵达工地后,看见一排排的木棚屋。这就是流放者的栖身之所。管理层指派我驾驶拖拉机,安装、维修电气设备。他们安排妈妈在农场工作。官方把我们列为流放者而不是囚犯。最近的社区离发电站约莫50公里。我们虽然不许探访那个社区,却可以在发电站附近一带,自由往来各处。管理层迫使我们签署文件,要我们终生做他们的牛马。当时我不过19岁,要我一辈子呆在那里实在太长了,我怎么也不肯签署。话虽如此,我们在那儿也足足呆了15年呢。

远在西伯利亚,我们跟波兰边境相距再也不是区区8公里了,而是超过6000公里啊!我们耶和华见证人竭尽所能,重新把弟兄姊妹组成会众,委派弟兄担任督导工作。从乌克兰来的耶和华见证人,有的偷偷地带了少量书刊。起初,我们只可以研读这些零星资料。除此之外,我们就没有其他圣经书刊了。我们用人手抄写资料,给弟兄姊妹传阅。

我们很快就举行聚会了。既然大多数耶和华见证人都住在棚屋里,我们几乎每天晚上都聚集起来。我们的会众约有五十个成员,我奉派主持神治传道训练班。由于会众只有寥寥几个弟兄,我只好委派姊妹担任学生演讲。在别处的耶和华见证人会众,姊妹们要等到1958年才能参加神治传道训练班。个个学生都有认真的态度,他们为演讲做好准备,把神治传道训练班看做赞美耶和华、鼓励会众的好机会。

传道富成果

我们跟非耶和华见证人住在一起。虽然当局禁止我们传道,但几乎每天我们都把握 机会跟别人谈论自己的信仰。苏联总书记斯大林在1953年去世后,情况好转了。我们再也不用偷偷地向人谈论自己的圣经信仰。我们不时跟乌克兰的亲友通信。从他们的来信,我们得知地区里还有其他耶和华见证人。我们很快就跟他们联系上了。这样,我们就可以把各群会众组织起来,分成不同的环。

1954年,我和奥尔嘉结为夫妻。她跟我一样,也是从乌克兰被放逐到这里来的。她多年来一直忠贞不渝地跟我一起事奉耶和华。1947年,在乌克兰和波兰毗连的边境区遇害的斯捷潘,就是奥尔嘉的兄弟。后来,我们生下女儿瓦莲京娜。

在西伯利亚传道,我和奥尔嘉取得了丰硕的成果。例如,我们遇到了乔治,他是浸信会一个小组的领导人。我们经常探访乔治。我们手头有什么《守望台》,就跟他讨论什么《守望台》。乔治很快就看出,耶和华的仆人根据圣经所传讲的信息,确实是真理。他有几个浸信会教友也开始跟我们学习圣经。看见乔治和他几个朋友受浸成为我们的属灵弟兄,我们欣喜万分!

1956年,我奉派做周游监督,负责探访我们地区的各群会众,每周探访一群。我白天工作,晚上乘摩托车去跟会众的弟兄姊妹会面。第二天,我清早动身回来上班。社方委派了梅海洛·谢尔金斯基协助我从事周游探访工作。1958年,梅海洛遇上了交通事故,不幸丧生。他死去那天是星期三,我们把他的葬礼延迟到星期日才举行,好让更多的耶和华见证人能够出席。

我们一大群人朝着坟场前进,公安人员跟在我们后面。当众发表演讲,谈论基于圣经的复活希望,可以随时被公安人员拘捕。尽管这样,我还是觉得非为梅海洛讲几句话不可,我很想指出他仍然享有美好的前途。虽然我运用圣经,但公安人员并没有拘捕我。他们可能认为,拘捕我起不了什么作用,况且他们也很熟悉我,因为我常常奉召到他们的总部“做客”,接受盘问。

被告密者出卖

1959年,公安部逮捕了12个耶和华见证人,通通是带头向人传道的弟兄。他们还传唤了其他耶和华见证人到公安部接受查问,我是其中一个。轮到我接受盘问的时候,公安人员竟然把我们活动的细节一一说出来,吓得我目瞪口呆。 他们怎么得到这些机密情报?显然有人向公安部告密。这人必然熟知内情,为公安部服务已有一段时日了。

公安人员逮捕的12个耶和华见证人,分别被关在毗连的牢房里。他们一致同意,什么也不讲。这样,告密的人就得亲自出庭作不利于他们的证词了。虽然公安部没有控告我,但我仍然到法庭听审。法官向12名被告提出问题,他们却一言不发。后来,一个我已经认识多年的耶和华见证人,名叫康斯坦丁·波利修克,出庭作证,指控12名被告。审讯结束后,有些耶和华见证人被判处监禁。在法院大楼外,我在街上碰见了波利修克。

我说:“你干什么出卖我们?”

他回答说:“因为我不再相信了。”

我说:“你不再相信什么?”

他回答说:“我不再相信圣经,怎么也不相信。”

波利修克本可以出卖我,但在他的证词里,他并没有点我的名。我问他为什么手下留情。

他说:“我不想你下狱。我对你舅子斯捷潘的死亡仍然感到内疚。他遇害那夜,是我吩咐他越过边境的。我真的感到后悔。”

他的话叫我困惑不解。他的良心竟然变得这么狠毒!他口口声声说,他因斯捷潘遇害而感到懊悔,但到头来又故技重演,出卖耶和华的仆人。此后,我未曾见过波利修克。几个月后他死去了。过去多年来,我一直很信任这个人。亲眼看见他出卖自己的弟兄,给我留下了痛苦而难忘的创伤。我从这次经历吸取了宝贵的教训:波利修克所以不忠,是因为他停止阅读上帝的话语,对圣经失去了信心。

毫无疑问,我们必须把这个教训铭记在心:我们要对耶和华保持忠贞,就必须经常阅读圣经。圣经说:“你要谨守你的心……因为生命的泉源由此而出。”此外,使徒保罗也提醒基督徒要当心。为什么呢?“恐怕你们有人跟活的上帝疏远,结果形成邪恶不信的心。”——箴言4:23,《圣经新译本》;希伯来书3:12

返回乌克兰

1966年,我和奥尔嘉从西伯利亚返回乌克兰,流放异地的生活结束了。我们在索卡利镇安顿下来。这儿离利沃夫约80公里。那时,在索卡利和邻近两个镇,切尔沃诺格勒和索斯尼夫卡,只有34个耶和华见证人。可见,我们有很多工作要做。今天,在这个地区,已有11群会众建立起来!

1993年,奥尔嘉去世,她至死保持忠心。三年后我再婚。从那时起,莉季娅就成了我的贤内助。此外,我女儿瓦莲京娜和她一家也热心事奉耶和华。他们给我源源不断的鼓励。不过,最令我深感快慰的是,我能够一辈子对行事忠贞的上帝耶和华保持忠贞。——撒母耳记下22:26

预备刊登本文期间,阿列克谢·达维尤克在2000年2月18日去世,他至死忠于耶和华。

[第20页的图片]

1952年,在西伯利亚东部,我们的会众在棚屋内聚集

[第23页的图片]

1953年,我们的神治传道训练班

[第23页的图片]

1958年,梅海洛·谢尔金斯基的葬礼

[第24页的图片]

我和妻子莉季娅合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