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熔岩四溢的火山变成宁静海岛

熔岩四溢的火山变成宁静海岛

 熔岩四溢的火山变成宁静海岛

 我们的船最后一次拐弯,朝希腊桑托林岛的港口进发时,眼前景色美得叫人透不过气来。陡峭的悬崖耸立海中,差不多有三百米那么高。悬崖上,是清一色的白房子。桑托林岛形状奇特,没有沙滩,却到处是悬崖峭壁,看来这儿曾发生过不寻常的事。不错,桑托林岛是一个曾多次爆发的火山剩下来的东半部,而我们乘坐的船,正是在涌进了火山缺口的水里航行!

桑托林岛的形成

在古代,桑托林岛(或锡拉岛)叫做斯特朗伊莱岛,意思是“圆形的”岛。从前,岛的确是呈圆形的。不过,据专家说,大约在三千五百年前,猛烈的火山爆发把岛的形状改变了。很明显,一场大爆炸发生,给岛的中央炸开了一个阔阔的破火山口,形成深深的盆地,海里的水立刻涌进其中,把盆地填满了。

有的火山学家推测,当时的爆炸声恍如雷鸣,远达欧洲、亚洲和非洲,距离爆炸点150公里以内的建筑物全都毁了。火山学家也说,令人透不过气的火山灰,当时必定使整个地中海盆地不见天日,达数天之久。总的来说,岛上80平方公里的地方要不是消失在空气中,就是掉进海里去,不管是人畜、植物,都通通死去。

后来,原本住在希腊大陆的人到岛上剩余的地方定居,把岛易名为卡利斯特,意思是“绝色”。不过,岛民的生命是时刻受着威胁的。从公元前198年到公元1950年,岛上的火山爆发过14次。1956年,一次地震也把岛上不少房子摧毁了。大难不死的埃莱尼垂垂老矣,回想当天情景,她说:“地震动得很厉害,好像果子冻一样。 我的房子在悬崖上,房子的院子前面,有条由砂砾铺成的小路。地震的时候,小路一下子就滑进海里去,我的房子也差不多悬在半空!我们只好弃掉房子,在较稳固的地方重建家园。”

村落给摧毁后,很快就重建了;重建工程大部分由外来的人负责。现在,每年夏天都有成千上万的游客到访桑托林岛。除了桑托林岛,面积较小的锡拉夏岛和无人居住的阿斯普罗尼西小岛,也是历劫犹存的。

此外,在桑托林岛破火山口的中央,还有两个火山活动形成的小岛——旧卡梅尼岛和新卡梅尼岛。这两个小岛形成不久,显示火山仍然活跃;“酣睡的巨人”偶尔会醒过来,吐出一两缕烟。桑托林岛的形状不时改变,岛的地图隔一些时间就得重画。

 住在悬崖侧

桑托林岛的破火山口侧没有斜坡,只有悬崖。大块土地跟海面成直角,岛民要建造房子最容易不过:在成直角的悬崖上挖一条跟水平线平行的通道,在通道口盖一道墙,就可以搬进去了。不错,在破火山口上的房子大都是从石头里砍出来的。

这些房子前面,往往有院子或阳台,可眺望破火山口。上面房子的院子,就是下面房子的顶部。在阳台观赏壮丽的日落,看着紫色的太阳徐徐收敛光芒,没入海中,是一大快事。有的院子还有小厨房、一两个家禽笼舍,或一盆盆芳香扑鼻的草本植物和花。

以整体来说,岛上的村落有个特色:房子不是成行成列的;就是房子的拱顶,也不是对称的。一大堆不规则的线和曲线纵横交错,不成什么特定形状,给岛上一堆堆的房子增添了柔和感,在这个形状奇特、凹凸不平的岛上叫人有点意外。

桑托林岛的气候挺干燥,只能趁下雨的时候贮水备用,但岛上表土肥沃,因此腹地虽然有限,却物产丰饶。

对游客或本地人来说,桑托林岛都是独特、壮丽的,令地球这行星生色不少。

[第18页的附栏]

跟阿特兰提斯城相关

有关失落的阿特兰提斯城(或阿特兰提斯岛)的神话也许源自埃及,古典的希腊著作也曾提及,后来又成了阿拉伯地理学家的古老传统说法之一。据说,由于地震和洪水,阿特兰提斯岛完全没入海中。有的考古学家说,这个神话很可能源于桑托林岛火山爆发一事。

在1966/67年期间,人们在桑托林岛展开挖掘工作,结果发现在火山岩屑下,埋藏着富裕宏伟的米诺斯城。火山岩屑把这个城给摧毁时的模样保存下来。米诺斯城的居民看来早就受到警告,得以及时弃城逃去。有的研究人员推测,米诺斯人不愿承认伟大的米诺斯城已经消失,因而出现了这样的传说:阿特兰提斯岛虽然没入海中,却仍旧繁荣昌盛,岛民也在海底里如常地生活着。

[第16页的图片]

桑托林岛

[第17页的图片]

耶和华见证人在岛上向人传道

[第18页的图片]

从桑托林岛上的阳台眺望爱琴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