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读者之声

读者之声

 读者之声

囊肿性纤维化 谢谢你们出版“囊肿性纤维化——天天熬煎着我”(1999年10月22日刊)这篇文章。虽然我只有17岁,并没任何严重的健康问题,可是,吉米·加拉特齐奥蒂斯的经历,给我很深刻的印象。他的经历教我反复思考许多的事情,叫我懂得珍惜自己现在拥有的一切。虽然吉米重病缠身,他仍旧保持喜乐,对耶和华的应许怀具坚强的信心。我向上帝祈求,让吉米和迪恩继续得着力量忍受他们所面对的艰辛。

E.Z., 俄罗斯

迷信 虽然我并不是个耶和华见证人,我阅读贵社的出版物已经有两年了。我为“你的一生受命运支配吗?”(1999年8月8日刊)以及“迷信何以十分危险?”(1999年10月22日刊)这系列文章向你们致谢。由于从小受到教导,以为宿命论真有其事,我曾经十分迷信。可是,现在我认为你们在文章内表达的思想,才是真基督教的主张。

N.D., 法国

读到你们就迷信出版的一系列文章,使我感到很生气。我是个虔诚的天主教徒,我们出外时,打“十字”来祷告,祈求路上平安。文章竟然说乘客打十字是迷信的做法。天主教徒认为打十字是我们信仰的核心,绝不是什么迷信行为。

S.W., 美国

事实表明,许多人打十字并不一定是虔信宗教的。有人问一名澳大利亚的足球员,他为什么在足球场上打十字,足球员承认说:“我想只是因为迷信罢了。”这个打十字手势从起初就带着迷信的色彩,这是不足为奇的。《天主教百科全书》说:“从最早期开始,打十字已被视为驱赶邪魔妖怪的利器,在所有驱魔的宗教仪式上以及念咒仪式中普遍采用。”——编者按。

毒品 谢谢你们出版“吸毒歪风席卷全球?”这篇文章。(1999年11月8日刊)我爸爸受到坏朋友的影响,染上毒瘾和酒瘾,不能自拔。我在家里不但得不到家人的保护,还常常担惊受怕。不管怎么样,我绝不会停止向爸妈谈论上帝,好让他们也能体验事奉上帝的种种幸福。

M.L., 意大利

警察局每星期都会派人到我的学校讲解诸如毒品和酒类饮品等问题。我想过他下一次来我们的教室讲解时,我会请他看看《儆醒!》论述毒品的文章。他看完以后,对文章的内容赞赏不已,还向全班同学读出文章部分内容。结果,教室里所有同学都从文章得益不浅!

C.D., 美国

残障子女 “我们学会在逆境中信赖上帝”(1999年11月22日刊)记载了萝茜·梅杰的经历,她的经历使我大受感动。我们一向住在城市里,后来我察觉到大女儿习染了城市的不良风气。于是,我们决定迁往乡村居住。最初一切都很顺利,后来我失去了年薪五万六千美元的优差。我们现在跟三名子女住在乡村,还要偿还抵押借款,处境真不顺心!可是,读完萝茜·梅杰的经历,我感觉很惭愧,自己的处境跟她比较起来,实在算不了什么。世界上需要上帝帮忙的人确实很多!可否为我订阅《守望台》以及《儆醒!》这两份期刊呢?

M.F., 美国

我们很高兴为这位读者订阅了杂志。——编者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