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法国风暴后的拯救工作

法国风暴后的拯救工作

 法国风暴后的拯救工作

《儆醒!》驻法国通讯员报道

弗朗索瓦丝把门打开,想为壁炉添几根柴火。她回忆说:“我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大水淹上了门阶,巨浪穿过花园的门,冲了过来。”她丈夫蒂埃里冒险跑到花园里拿梯子,大水则淹到他的脖子。他把屋顶开了个洞,整家人才逃到顶楼。这对夫妻和三个孩子全身湿透,吓个半死,还足足等了四个小时才有人救援。最后,一架法国直升机找到他们,把他们吊到安全的地方。

倾盆大雨下个不停,令河水暴涨溢出两岸,冲决堤坝,毁坏桥梁。波浪夹带大量泥沙,有时高逾10米,把沿途一切扫平。这场风暴有三十多人丧生,有的被困车中,逃生无门,有的在睡梦中溺毙。一名获救的受害人把那个可怕的夜晚形容为“世界末日”。法国西南部地区共329个市镇和乡村成为灾区。

更大的灾害要发生了

一场灾害过去,西南部地区还没完全恢复过来,另一场灾难又来了。大西洋上空出现了超级低气压,产生的风力几达飓风。第一个超级飓风在1999年12月26日横扫法国北部,第二个风暴则在第二晚蹂躏南部地区,当时记录到每小时超过200公里的风速。根据正式的记录显示,法国起码自17世纪以来,都没发生过这么强烈的暴风。

 当超级飓风来袭时,埃莱娜已怀了八个月身孕。她说:“我吓个半死。先生当时骑着摩托车回家,我看到外面到处都是树枝飞来飞去。我按捺不住自己的思绪,还以为他再也见不到自己的小孩了。当家门外面的水位开始上升的时候,丈夫几乎回不来。我们只得跳出窗外。”

法国起码有九十人丧生。不是淹死,就是被坠落的屋瓦、烟囱或树木压死。其他数百人则受了重伤,包括平民和军队组织的拯救队。这场超级飓风的影响范围还波及附近的国家,包括英国、德国、西班牙、瑞士,共有四十多人丧生。

灾后景象

法国96个地方政府中,有69个宣布成为“天灾区”。根据估计,灾害造成了700亿法郎(110亿美元)损失。一些城镇、村庄、港口的灾后景象就像战区一样。马路和铁轨被掉下来的树木或电缆塔阻塞,建筑物的屋顶被撕裂,建筑起重机东倒西歪,船只则被抛到码头上。数千个商业花圃经营者顿失生计,因为温室和果园都被摧毁了。

暴风大肆破坏法国的森林和公园,不消数小时就毁坏了几千公顷林地。据法国国家森林局估计,共有三亿株树木被破坏。这些壮观的树木生存了几百年,可是它们不是被连根拔起,就是像火柴一样断裂。暴风来袭,阿基坦和洛林之间的森林内一段很长的林地,都被飓风铲平。

贝尔纳是一名耶和华见证人,也是个森林管理员。他说:“暴风过后,我走进森林里,场面真叫人吃惊。看到这种场面,你不可能无动于衷!我们会众有八成的人都是靠森林为生。所有人,尤其是老人家,都不禁目瞪口呆。”凡尔赛宫 有一万棵树被摧毁。一名森林管理主任心疼地说:“这片园林起码要过两百年才能恢复原貌。”

由于电线掉落地面,法国有六分之一人口陷入黑暗之中。尽管这些公众服务从业员发挥了可敬的精神努力抢修,可是风暴过了两星期,仍有成千上万的人没有电力供应或电话服务。有的小村庄跟外界完全隔绝。许多家庭被迫从井里打水,又用蜡烛照明,他们都觉得自己好像生活在一百年前,而非21世纪前夕。

暴风并没有对公众建筑、城堡或大教堂手下留情。许多宗教建筑,包括15个耶和华见证人王国聚会所都受到破坏。有的地方要靠烛光或煤油灯照明,才能举行聚会。

约二千个耶和华见证人家庭有财物损失,有的只是倒了几棵树或屋瓦掉了下来,有的则是整所房屋被涨溢的河水冲毁,还有几个见证人受了伤。不幸的是,在夏朗德区,一位77岁的见证人在妻子眼前淹死,其他人则险些丧命。吉尔伯特70岁,他回忆说:“我还能活着真是个奇迹。门被大水冲开,惊人水力汹涌而来。没多久我的身体就已泡在水中,水深一米半。幸好抓住衣柜,才保了一命。”

提供所需帮助

这场风暴产生了异常的凝聚力,把法国和欧洲团结起来。《自由南方报》报道了它的观察说:“差不多人人都把慈善捐款当成应尽的义务,有的是自动、自发,有的是出于友谊,也有的是出于良心。”

 风暴之后,耶和华见证人马上组织了救灾委员会,以协助当地会众的成员及其他受风灾影响的人。地区建筑委员会本来是建造王国聚会所的,他们也组织了志愿工作队伍。11月西南部风暴后,三千名见证人加入了救灾和清理工作的行列,以协助受害者把泥土和一屋子的水弄干净。第一批到达村庄救灾的志愿工作队伍中,有不少都是见证人。许多公共建筑都由见证人加以清理,例如学校、邮局、大会堂、养老院、甚至公墓等等。他们通常都跟救灾服务工作人员并肩工作。

不论对方宗教如何,援助之手都向所有人伸出。一名见证人说:“我们也帮助村庄的牧师。我们帮 他清洁他家的地下室。”至于其他受见证人帮助的人的想法,他说:“人们当我们是从天上下来解救他们似的。”一名官员说:“你可以把他们这种行动,当成是他们学习福音的方法,以及帮助邻人的表现。我想那些前来帮忙的人,都是实践福音、实践宗教信仰的人。”一位见证人志愿工作者说:“你的心会推动你用这种方法前来帮忙。能为邻人做点事,真令人快乐。”

自从12月两次风暴后,有很多见证人家庭跟他们的基督徒同工失去联络有数天之久。在周游监督和当地长老的督导下,援救工作组织了起来。由于道路受阻、电话不通,即使朋友只住在几公里之外也无法联络。为了帮助孤立地区的会众成员,即使树木可能会掉下来,有些见证人也冒险步行或骑脚踏车穿越受破坏的林木。志愿工作人员再次努力工作,清理学校、图书馆、露营区和邻人的家庭,并且把林径的障碍物清除。

创造爱的气氛

这些灾难的受害者,尤其是年幼的儿童和老人家,由于经历不幸而感到悲痛。痛失家园或亲人的受害者,他们很需要亲友大量的时间和支持,以协助他们恢复正常生活。奥德区水灾后,精神与医药紧急委员会的加布里埃尔·科坦医生说:“任何来自与受害者同一宗教团体的成员支持都很有帮助。”

耶和华见证人认为,提供这种帮助不但是道义之举,也是一种基于圣经的责任。使徒保罗指出:“免得[真基督徒团体的]身体上有分裂的情形,反倒要肢体彼此同样关心。如果一个肢体受苦,别的肢体就都一同受苦。”——哥林多前书12:25,26

上文提到的埃莱娜,现在是个母亲,她的女儿相当活泼。埃莱娜说:“风暴过后,有12个基督徒弟兄姊妹来我家帮忙清洁。有的见证人虽然自己受到风暴影响,可是也来帮助我们。他们自动自发、真心真意来帮助我,真了不起。”

奥黛特的家被洪水冲毁,她告诉见证人同工说:“他们给我很大的安慰,我简直说不出话来。他们为我做的这一切,我相当相当感动。”另一名女子则把许多人的感觉归纳起来,感激地说:“我们的确生活在爱的气氛中!”

[第18,19页 的附栏或图片]

“黑潮”

在12月中旬风暴之前,超级油船“埃丽卡号”在法国西岸50公里的怒海中沉没,1万公吨的石油漏进海中。从布列塔尼到旺代连绵400公里的海域都受到污染。风暴把石油吹搅成许多小块的胶黏浮油,令污染面积扩大,也使清理工作更困难,加深了这场生态大灾难的灾情。法国各地数以千计的志愿工作者,不分老少,都来这里清理沙石上黏稠的油渍。

这场意外产生了极严重的海洋生态污染。牡蛎和甲壳类生物受到严重影响。根据鸟类学家指出,起码有四十万只海鸟死亡,包括海鹦、䴙䴘、鲱鸟及海鸽,海鸽的情形最严重。这相当于超级油船“阿莫库·卡迪斯号”在1978年3月于布列塔尼搁浅造成灾害的十倍。许多鸟类从英格兰、爱尔兰和苏格兰迁移到法国海岸过冬。罗什福尔鸟类保护联盟的主任说:“这次漏油事件是一场大灾难。我们所见过的灾难,没有一场这么严重……我们担心稀有鸟类的数量会进一步下降,甚至在法国海岸消失。”

[鸣谢]

© La Marine Nationale, France

[第15页的图片]

屈克萨克-奥德有数以百计的人被直升机救起

[鸣谢]

B.I.M.

[第15页的图片]

在葡萄园中间,一截断裂的铁轨以后不能用了

[鸣谢]

B.I.M.

[第15页的图片]

几百辆毁坏的车辆分布在四周

[第16页的图片]

在维勒代涅,这个人受困长达七小时

[鸣谢]

J.-M Colombier

[第16,17页 的图片]

在克勒兹省,松树像火柴一样断裂

[鸣谢]

© Chareyton/La Montagne/MAXPPP

[第16,17页 的图片]

仅在凡尔赛宫的园林,就有一万棵树倒下了

[鸣谢]

© Charles Platiau/Reuters/MAXPPP

[第17页的图片]

迪沃河畔圣皮埃尔的诺曼底,第二天早上

[鸣谢]

© M. Daniau/AFP

[第18页的图片]

一队耶和华见证人清理拉热多尔一家养老院(上图),以及雷撒-奥德的大会堂(右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