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埃皮达鲁斯剧场——历千百年仍然完好无缺

埃皮达鲁斯剧场——历千百年仍然完好无缺

 埃皮达鲁斯剧场——历千百年仍然完好无缺

《儆醒!》驻希腊通讯员报道

你喜欢上剧场吗?你喜欢喜剧带给你的开怀欢笑吗?当你看到一出能触动你的心情,或者能让你看清人性真相的警世戏剧,你会感到精神一振,茅塞顿开吗?那么你也许会有兴趣知道多一点关于埃皮达鲁斯剧场的事。这里跟古希腊戏剧的起源关系密切。

公元2世纪希腊地理学家保萨尼阿斯说在埃皮达鲁斯“有古代最了不起的剧场。虽然罗马的剧场比较宏伟庄严,但说到埃皮达鲁斯剧场的美感与和谐,没有其他设计师的设计能望其项背”。

保存得最好的剧场

名叫埃皮达鲁斯的小村子位于希腊城市科林斯以南约60公里,二十五个世纪以前是个重要的商贸及宗教中心。

后来这里被微微起伏的山丘、肥沃的农田和橄榄树林覆盖起来,没有人想到曾经有大剧场竖立在这里。不过,19世纪著名希腊考古学家帕纳伊斯·卡瓦迪亚斯肯定山丘中正埋藏了一个保存妥当的秘密。他的好奇心源自上述保萨尼阿斯的描述,他深信在平平无奇的景物下会发现一座宏伟的剧院。结果他终于在1881年发现了这个地方。

 卡瓦迪亚斯艰苦挖掘了六年以后,一座雄伟而近乎完整无缺的剧场终于重见天日。考古学家认为剧场大概在公元前330年建成,设计者是附近阿尔戈斯城的大雕塑家兼建筑家小波利克里托斯。现代建筑师马诺斯·佩拉基斯把埃皮达鲁斯剧场称为“最著名和保存得最好的希腊剧场”,这也是研究人员间公认的事实。

发现埃皮达鲁斯剧场对考古学和建筑学来说都意义重大。大部分遗留至今的古代剧场不是残缺不全,就是几经重建,但埃皮达鲁斯剧场经历了千百年后却仍然完整无缺,这是因为有厚达6米的土壤把剧场覆盖起来的缘故。

现代的旅客都能轻而易举地指出剧场的基本部分。合唱台是用作舞蹈和合唱表演的圆形平台,外围铺上长条形的大理石做边。剧场地面是压实了的泥土,中间放了一座祭坛。合唱台背后是舞台,现在只残留地基。起初演员在合唱台内演出,布景则画在旋转三角形板面上,装置在合唱台边。后来演员开始在舞台上演出,把合唱台留给合唱队,布景就搬到舞台的墙上。

埃皮达鲁斯剧场最初能容纳6000个座位。在公元前2世纪,再往上加建了21行座位,令座位数目增加至一万三千个以上。前排座位专门预留给显贵,与其他座位不同,用的是红色石头,而且有靠背。

传声妙法

埃皮达鲁斯剧场以传声效果绝佳而闻名。“连最微小的声音——深呼吸和撕破纸张——在好像最后一排那么高的地方也能清楚听见。”考古学教授S.E.依亚科维迪斯说。

许多参观剧场的游客都喜欢站在圆场中央背诵诗句、引吭高歌,或甚至跟坐在最高处的朋友喁喁私语。他们发觉声音能以如此了不起的方式传到这个大剧场的每一个角落,不禁大为惊叹。

埃皮达鲁斯剧场能产生这么出色的传声效果有赖于典型古希腊剧场半圆形设计,这使我们想起耶稣向大群听众演讲时,也利用了天然剧场式的地势——往往在山的一边,好令人人都清楚听见他的话。——马太福音5:1,2;13:1,2

此外,埃皮达鲁斯剧场的座位层层排列成陡坡一般,缩短了表演台跟顶排的距离,声波到达上层也几乎丝毫没有减弱。

传声效果良好也有赖每排座位有适当的距离,声音于是能扩散到每一个角落,每个角落都听到同等声量,同样清晰的声音。其他因素包括:合唱台和各层座位的表面坚硬结实有利声音反射,建筑用的大理石品质上乘,剧场位处寂静无声地带,还有微风不断从圆场吹向观众席。

剧场——戏剧之家

古希腊人对剧场建筑一丝不苟,匠心独运。从埃皮达鲁斯剧场的设计可见一斑, 观众能轻易看见和听见戏剧的内容。希腊戏剧源自丰收庆典,其间人民庆祝农作物的收成和酿酒成功,并且举行象征死亡和重生的仪式。人们在这些祭神的节日歌颂神话中的酒神兼丰饶之神狄奥尼索斯,其中的表演不单对传说中的神祇歌功颂德,也常常以叙事形式进行,发展出三种主要的故事模式:悲剧、喜剧和讽刺剧。城邦的统治者发觉这些活动很受欢迎,于是鼎力支持,作为加强政治势力的手段。

后来,狄奥尼索斯崇拜对戏剧的影响力渐减,祭神表演渐渐失去主导地位,到了公元前5世纪,埃斯库罗斯、索福克勒斯和欧里庇得斯等著名剧作家为剧本另辟新题材,转而把希腊历史和神话改编演出。戏剧不断发展,大受欢迎,于是需要有埃皮达鲁斯剧场一类的大型剧场。观众需要听见戏剧中的每一句话——当中常有微妙的双关语和巧辩,建筑剧场也就需要投入更多的心思和技巧。

每场戏剧都有一队合唱队(通常由10至15人组成)和一些演员(每一幕从不会有多过三个有台词的角色)。演员的古希腊语是希波克里泰斯hy·po·kri·taiʹ),原意是回应合唱团的人。后来这个词开始有人用来比喻弄虚作假的人。马太福音就是用这个词来形容在耶稣的日子骗人的抄经士和法利赛派。——马太福音23:13

今日的埃皮达鲁斯和古典戏剧

古典戏剧表演在希腊的埃皮达鲁斯和其他地方已经复苏起来。在20世纪以前,古希腊戏剧——尤其是悲剧——只不过是学术研究的题材而已。但自1932年希腊国家剧场建成以来,古代剧作家的作品已经翻译成现代希腊语了。

自1954年起,埃皮达鲁斯戏剧节成为了一年一度的盛事。每逢夏季,埃皮达鲁斯剧场都会开放给许多希腊和外国剧团表演古典戏剧。成千上万的游客和爱好戏剧的人会到这里来观看现代人演出接近二千五百年前写成的剧本。

所以下一次游览希腊的时候,请到埃皮达鲁斯这里来。当你见识过这个令人印象难忘的剧场后,你的结论也许会跟保萨尼阿斯的结论一样:“说到埃皮达鲁斯剧场的美感与和谐,没有其他设计师的设计能望其项背。”

[第13页的附栏]

剧场与早期基督徒

“我们成了剧场里的表演,让世界、天使、众人观看。”使徒保罗向哥林多(科林斯)的基督徒这样写道,这些基督徒就住在埃皮达鲁斯附近。(哥林多前书4:9;希伯来书10:33)他的意思是,他们受尽责难迫害,情况就像身处剧场之中给全世界观看一般。在保罗的日子,戏剧是很受欢迎的娱乐形式。但是圣经警告早期基督徒,要抗拒不道德和凶暴的事,这些行为时常可以在当时的剧场表演中看到。(以弗所书5:3-5)有时基督徒也会被人押上剧场或罗马帝国的竞技场供人观看,以娱观众,甚至被迫要同猛兽搏斗。

[第12页的图片]

索福克勒斯

埃斯库罗斯

欧里庇得斯

[鸣谢]

Greek dramatists: Musei Capitolini, Roma

[第11页的图片鸣谢]

Courtesy GN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