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蟒蛇之谜露端倪?

蟒蛇之谜露端倪?

 蟒蛇之谜露端倪?

《儆醒!》撰稿人执笔

不知道你怎么想,但我总是对体型庞大的蛇情有独钟。每当我们谈到体积较大的蛇类时,所指的通常是蟒蛇,属于蟒科动物。奇怪的是,蟒蛇虽然体积庞大,但它们的生活习惯一直都鲜为人知。到近年才有人尝试认识它们。

1992年,生物学家赫稣斯·里瓦斯和以纽约为基地的野生动物保护协会(WCS)的研究人员,首次到荒野对这些庞然大物作一番研究。 *他们花了六年时间在委内瑞拉的沼泽区进行实地考察,发现了一些蟒蛇不为人知的生活习惯。我读过关于他们的报道后,很想知道他们有什么新发现。今天我会去看个究竟。

蟒蛇的名称和种类

在这个晴朗的下午,我离开布洛克林的办公室,走到位于纽约市布朗克斯动物园的野生动物保护协会总部。我预先搜集了一些关于蟒蛇的材料,对这种动物有点认识。

真没想到,原来蟒蛇的名字可能不是源自它们的老家南美洲。有人说它们的名字来自泰米尔语的安艾戈洛拉,安艾 意即“大象”,戈洛拉 的意思是“杀手”。有些人就认为它们的名字来自僧伽罗语的赫纳坎达亚赫纳 的意思是“电光”,而坎达 的意思是“杆子”)。斯里兰卡蟒蛇的名字正源自这个僧伽罗语名字。一些葡萄牙商人很可能把这个名字从亚洲带到南美洲去。

 关于蟒蛇的学名和动物学分类,还有一点值得留意。书本上一般认为是蟒蛇的有两种。其中一种就是本篇文章的主角,青色的蟒蛇,又名水蚺,通常在亚马逊、奥里诺科和圭亚那的沼泽区出没。另一个品种的体型较小,叫做黄蚺蛇,在巴拉圭、巴西南部和阿根廷北部栖息。

与专家会面

我到了布朗克斯动物园。这个野生动物公园内107公顷的土地都被茂密的树林覆盖,给超过四千只动物居住,当中包括十多条蟒蛇。在WCS爬虫学部门工作的哈基-克拉·威廉·霍尔姆斯特伦已在动物园的入口迎接我。五十一岁的霍尔姆斯特伦先生是纽约市的人,他架着眼镜,蓄了八字须,经常面带笑容。他在动物园的爬行动物部门负责收集不同种类的爬行动物。他也有分参与在委内瑞拉进行的蟒蛇实地考察。他表示,科学家刚在巴西东北部和法属圭亚那沿岸发现第三种蟒蛇(E. deschauenseei)。 *霍尔姆斯特伦先生会在这个下午作我的专业向导。

我很快就感到我的向导热爱蛇类,就像那些宠爱鬈毛狗或鹦哥的人一样。他告诉我,他的父母在他小时候已经饲养蝾螈和青蛙这一类动物。“既然爸爸喜欢这些动物,妈妈也迫于无奈要投其所好。”当然,霍尔姆斯特伦先生也继承了父亲的爱好。

小巫见大巫

这个用来饲养爬行动物的棚已有百年历史。我们进入棚内后,就在住了一条蟒蛇的围栏前停下来。虽然我一心要来看蟒蛇的庐山真貌,但面对眼前这条巨蟒也有点不寒而栗。它那硕大无朋的身躯令我望而生畏。它那鼻子扁钝的头比人的手掌还大。虽然如此,这个大蛇头跟巨大的蛇身合起来看,就显得相形见绌了。向导说这条雌性巨蟒长5米,重80公斤。虽然它的身体跟电线杆差不多粗,但我知道它比起1960年的世界纪录“保持者”来说只是个“小妞儿”。当年有人捕获一条圆滚滚的雌性蟒蛇,估计重227公斤!

雌蟒蛇的身躯这么大,没有雄蟒能够望其项背。虽然爬虫学家一早知道雄蟒蛇比雌蟒蛇的体积较小,但他们在进行实地考察时才发现,雄蟒蛇跟雌蟒蛇的体积相比真是小得可怜,看上去像是雌蟒的缩影。事实上,研究显示,雌蟒蛇的体积平均比雄蟒蛇大五倍。正如生物学家赫稣斯·里瓦斯发现,人们很容易被雌雄之间的大小差别误导。他曾饲养一条小蟒蛇,但令他费解的是他经常给这条小蛇咬伤。后来他参与实地 考察时才恍然大悟。原来他所饲养的蛇是一条已经成年,而且是脾气很大的雄蟒蛇!

悬赏缉拿巨蟒!但赏金悬空

虽然蟒蛇一向以身型庞大著称,但它身体的长度跟身型也不相上下。诚然,蟒蛇不像好莱坞电影描绘得那么夸张。曾经有一部电影由一条蟒蛇主演,它身长12米。但蟒蛇最长也可达九米,这个长度想起也令人毛骨悚然。

其实达到这个长度的蟒蛇少之又少。研究人员在考察期间捕过最大的雌蟒蛇不过重90公斤,长5米多。事实上,要找再大的蟒蛇绝不容易。九十多年前,纽约动物协会(WCS的前身)悬赏一千美元“缉捕”超过9.2米长的活巨蟒,但现在赏金仍然悬空。霍尔姆斯特伦先生说:“我们每年也接到两三个人从南美洲来电,要索取赏金。但每当我们要求他们寄一些证物来,让我们看看是否值得特地南下证实一下时,总是没有回音。”顺带说说,现在捕获一条长9.2米以上的活巨蟒所得的赏金已高达五万美元!

近距离观察

我的向导接着带我到爬行动物棚的第二层,爬行动物就在这里栖息和繁殖。这里又热又湿。霍尔姆斯特伦先生打开围栏的门,让我能够更清楚观察住在里面一条笨重的雌蟒蛇。

我们站立的地方跟这条蟒蛇距离只有两米。它慢慢伸长脖子,向着我们不慌不忙地滑行。现在我们跟它的距离只剩一米左右。

霍尔姆斯特伦先生冷静的说:“我们还是走吧。看来她肚子饿了。”我连忙说好。于是他把围栏的门关上,蟒蛇的脖子也缩回去,返回它那盘绕着的身子中央歇息。

要是你转移视线,不去注视这条蟒蛇愤怒的目光,而仔细看它长了红色条纹的头,就会发现一些独特之处。你会看到,蟒蛇的眼睛和鼻孔是头部的最高点。有了这个独特的设计,即使蛇的身躯和头部没入水中,它的眼睛和鼻孔仍然可以留在水平面上,跟短吻鳄在水中的情况很相像。现在我们清楚明白蟒蛇是怎样“以静制动”,伏击猎物。

蛇腰勒紧,颚骨松弛

蟒蛇是无毒的。它会紧紧的缠裹着猎物,把它们置之死地。蟒蛇不会把猎物扼死,但每当它的猎物呼气,蟒蛇就会把猎物缠得更紧,令无助的动物窒息而死。差不多所有动物,小至鸭子,大至鹿都会成为蟒蛇的猎物。可是,关于蟒蛇吞吃人类的可靠报道却绝无仅有。

由于蟒蛇既不能咀嚼,又不能撕开食物,它们惟有把整只已死的猎物吞进肚子里。有时蟒蛇甚至会吞食比自己的体型大得多的动物。事实上,如果你有蟒蛇吞吃食物的本领,就能够含着整个椰子,然后像吞 花生一样自如的把椰子吞进肚子里去。蟒蛇是怎样把体积庞大的动物吞进肚子里去呢?

霍尔姆斯特伦先生说:“它把头游移到猎物的上面。”他指出,蟒蛇跟头部相连的上下颌可随意松开。当它准备用牙咬着体型庞大的猎物时,会首先把下颚松开扩张。然后,蟒蛇会把其中一边的下颚伸前,用它那排向后弯曲的牙齿钩住猎物,把猎物送进口里。它接着会用另一边的下颚重复以上的步骤。其实它的上颚在某程度上也做着同样的动作。蟒蛇的颚骨就是这样轮着做伸前的动作,看起来活像在猎物的上面游移着。蟒蛇也许要花好几个小时才能把猎物完全吞下去。之后,它会打几个呵欠,让柔韧头部的不同部分回复原位。

究竟蟒蛇是怎样避免窒息的呢?蟒蛇口腔底部有个可伸延的气管。吞吃食物时就把气管伸到口的前方。于是,这个像水下呼吸管的气管会令蟒蛇在吞吃动物时吸到足够的空气。

怎样辨认每一条蟒蛇?

现在我的向导揭开了陆栖动物饲养箱的盖子,我们一起俯首看看两条年轻的蟒蛇。它们长得一模一样,我不禁怀疑研究人员怎能在委内瑞拉考察时辨别数百条野生的蟒蛇。

据霍尔姆斯特伦先生解释,他们曾经尝试用回纹针做一些细小的烙铁来解决辨认蟒蛇的问题。他们把“烙铁”加热,然后在蟒蛇的头上打上细小的记号。这种方法起初也十分有效。但当蟒蛇蜕皮时连头上的记号也蜕去呢!可是,研究人员发现,其实每条蟒蛇身上已经拥有自己的身份记号。每条蛇尾的底部的黄色部分都有黑斑。这些黑斑就好像人类的指纹一样,独一无二。“我们只需把一截有15个蛇鳞长的蛇皮绘成图像,就已经有足够的资料分辨我们研究的800条蛇。”

雄蛇何以动“芳心”?

我们跟霍尔姆斯特伦先生在办公室的访问结束时,他拿了一帧在委内瑞拉拍的照片给我看,照片内有很多雄性蟒蛇卷在一起。这个景象令人叹为观止。霍尔姆斯特伦先生表示,这些蟒蛇的身体纠结一团,他们称之为繁殖球。(请参看第26页的照片。)“在这个繁殖球内某处有一条雌蟒蛇。有一次我们找到一条雌蟒蛇,当时有13条雄蟒蛇跟她纠缠在一起,破了当时的纪录。”

这些雄蟒蛇在打架吗?他们看来正在进行一场慢动作的摔跤比赛。每个雄性选手都尽力把对手赶走,设法替自己找个有利位置,跟雌蛇交配。这场比赛可能要熬上两至四星期才能决胜负。谁会得胜?究竟胜利者会是最快(首先找到雌蟒)、精力最旺盛(体内有最多精子),还是最强壮(在摔跤比赛中打败所有对手)的雄蟒呢?研究人员希望在不久的将来找到答案。

已经是黄昏了,我也是时候要向向导道谢,他给我一个难忘的旅程。我在返回自己的办公室途中不断回想下午的所见所闻。但我仍然不大同意生物学家赫稣斯·里瓦斯的意见,他认为“蟒蛇很好玩”。可是,我不得不承认蟒蛇确实令我着迷。随着研究人员继续在荒野追寻蟒蛇的踪迹,不知这些庞然巨蟒是否愿意披露更多自己的奥妙之谜呢?那会是多么引人入胜!

[脚注]

^ 4段 委内瑞拉野生动物局和出席濒危野生物种国际贸易会议的团体也有赞助这项研究。

^ 10段 《爬虫学期刊》,两栖及爬行动物学会出版,1997年第四期,607-609页。

[第24页的图片]

在委内瑞拉对蟒蛇进行实地考察

[第25页的图片]

威廉·霍尔姆斯特伦

[第26页的图片]

蟒蛇繁殖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