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月缺重圆”

“月缺重圆”

 “月缺重圆”

拉尔斯·韦斯特高和妻子尤迪特自述

这个家看来是丹麦一个典型的幸福家庭。住宅位于一个宁静的村庄,宽敞舒适,庭园花木宜人。在屋里,墙上挂了一帧大相片,相片中的几个孩子神采奕奕、笑容灿烂。

做父亲的叫做拉尔斯,是耶和华见证人一群会众的长老,他妻子尤迪特是个先驱(全时传道员)。这对夫妇十分恩爱,可是他们之间的感情并非一向都是这样的。拉尔斯和尤迪特曾经历婚变,最后劳燕分飞,家庭破裂。然而,他们现在却“月缺重圆”、一家团聚。怎会这样呢?让他们把事件的始末告诉你吧。

拉尔斯和尤迪特并不介意告诉我们,他们的婚姻出了什么严重的问题,后来又怎样重修旧好。他们认为这段经历也许可以造益别人。

美好开始

拉尔斯: 我们在1973年4月结婚,当时事事尽如人意,前景看来一片光明。我们对圣经没有多大认识,也从没有听闻过耶和华见证人。可是,我们深信,只要万众一心,人人都献出绵力去改善社会,世界会变得更美好。因此我和尤迪特都积极参政。后来我们生了三个儿子,分别叫做马丁、托马斯和约纳斯。他们都很活泼健康,为我们的家增添不少欢乐。

尤迪特: 我在一个政府部门里担任行政工作。与此同时,我也参与一些政治和工会的活动。后来我逐渐晋升到领导的地位。

拉尔斯: 至于我呢,我就在一个大规模的工会里工作,后来还在工会里担任要职。我们在事业方面可说青云直上,一帆风顺。

感情渐淡

拉尔斯: 可是,我们由于太专注于各自的活动,共处的时间就越来越少了。我们虽然为同一个政党工作,但工作范畴却不同。我们的三个儿子不是由私人保姆照料,就是由日间托儿所照顾。由于我们两人都只顾自己的事,以致家不成家。即使我们两人刚巧都在家里,也往往只会吵嘴起来。后来我开始借酒消愁。

尤迪特: 当然,我们仍然很爱对方,很爱孩子,但我们从没有以正确的方式去培养这样的爱。夫妻感情逐渐冷淡,彼此的关系也非常紧张,结果令孩子受罪。

 拉尔斯: 为了挽回我们的家庭,我曾孤注一掷,辞去工作。在1985年,我们从市区搬到目前所住的村庄。起初情况看来有点改善,但过了不久,我和太太又故态复萌,各自为政。结果,我们在1989年2月离婚,16年的夫妻恩情就这样断绝了。我们的家变得一团糟。

尤迪特: 看见自己的家庭破裂,孩子受累,实在令人痛心。我们甚至在共同抚养孩子一事上也意见不合,这使大家更反目成仇。最后,我取得全部三个儿子的抚养权。

拉尔斯: 我和尤迪特曾力图挽回这个支离破碎的家庭。我们甚至向上帝祷告,祈求他帮助我们,但其实我们对上帝的认识十分肤浅。

尤迪特: 上帝似乎并没有垂听我们的祷告。可是,我们后来很高兴发觉,上帝果真是垂听祷告的。

拉尔斯: 我们并不意识到我们必须付出努力去改变自己的行径,问题才会解决。由于这缘故,离婚成了可悲的定局。

拉尔斯意想不到的转机

拉尔斯: 我独居期间,事态发展为我带来意想不到的转机。有一天,我接受了耶和华见证人两本杂志。但以往我会毫不考虑就把他们打发走。我仔细读过那些杂志后,发觉耶和华见证人其实既相信上帝,又相信耶稣基督。我不禁大感惊讶。我没想到他们原来是基督徒。

大约在同一个时候,我和一个女子同居。谁料到这个女子一度是个耶和华见证人。我向她提出一些圣经问题,她用圣经向我指出耶和华是上帝的名字。因此,“耶和华见证人”的意思就是“上帝的 见证人!

后来,这个女子安排我到耶和华见证人的大会堂聆听一个公众演讲。大会堂里的情景引起了我的兴趣。为了对圣经有更多认识,我到当地的王国聚会所参加聚会,后来还开始了一个圣经讨论。我很快就看出我的生活方式并不对,因此决定跟同居女友分手,独个儿搬到家乡居住。我起初对于应否接触那里的耶和华见证人有点犹豫,但最后还是决定跟他们联系,继续学习圣经。

然而,我对耶和华见证人还是有所保留。他们真的是上帝的子民吗?我小时候所学到的东西又怎样?鉴于我自小受教成为基督复临安息日会的教徒,因此我接触一位基督复临派的牧师。他同意每逢星期三跟我讨论圣经,而耶和华见证人则每逢星期一跟我讨论。我希望从这两个宗教团体,清楚获知四个问题的答案,这四个问题是:基督的复临、复活、三位一体的教义,以及基督徒会众组织起来的 方式。只消几个月的时间,我的疑团就一扫而空了。在这四个问题和其他圣经问题上,惟有耶和华见证人的信仰才完全基于圣经。因此,我开始参加耶和华见证人会众的所有活动,不久还献身给耶和华,最后在1990年5月受浸。

尤迪特又怎样?

尤迪特: 当婚变已达到无法挽回的时候,我再次上教堂去。后来我听闻拉尔斯已成为耶和华见证人,我非常不高兴。我们最小的儿子约纳斯当时只有十岁,他有时会探望父亲,但我不许拉尔斯带他参加耶和华见证人的任何聚会。拉尔斯于是向法庭上诉,结果败诉了。

我结识了另一个男子。此外,我在政界方面越来越活跃,又参与各种社会工作。因此,如果当时有人谈到我是否会跟丈夫复合,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为了搜集可以用来攻击耶和华见证人的材料,我到当地教区的牧师那里去。可是,牧师立即表示他对耶和华见证人没有什么认识,也没有任何论及他们的书刊。他只告诉我最好避开他们就是了。虽然这样,我对耶和华见证人仍然十分反感。可是,我后来却被迫要跟他们见面,原因是我意想不到的。

我那住在瑞典的兄弟做了耶和华见证人,他邀请我到王国聚会所出席他的婚礼!这件事大大改变了我对耶和华见证人的看法。我一向认为耶和华见证人是一些死气沉沉的人,但事实原来并不是这样的,令我很诧异。他们其实是一群仁慈、快乐的人,甚至颇有幽默感。

那时,我的前夫拉尔斯已脱胎换骨,跟以往判若两人。他变得更有责任心,愿意拨出时间陪伴孩子,说话既仁慈,又有自制,而且也不像往常那样纵酒。他的品格多好呢!我以往一向都想他成为这样的人。想到自己如今已不再是他的妻子,又想到也许会有一天他跟另一个女人结婚,我的心情不禁非常烦乱!

后来我打算来一个“突击”。有一次,约纳斯跟他爸爸在一起。我找借口说我两个姊妹有权探望自己的外甥,于是和她们前去看约纳斯和拉尔斯。我们相约在一个游乐场会面。我的姊妹在照料约纳斯的时候,拉尔斯和我就在一张长椅上坐下来。

令我出乎意料的是,当我提到有关我们的未来时,拉尔斯就在口袋里掏出一本书来,书名是《使你的家庭生活美满幸福》 *。他把书递给我看,并说我该看看其中论到夫妻在家庭里的角色那几章。他还特别建议我查看书里引录的经文。

拉尔斯和我从长椅起来,我想挽着他的手臂,但他婉拒了。拉尔斯由于还没有知道我对他的新信仰有什么看法,因此不想与我有新的联系。我起初有点不高兴,但后来却觉得他的态度倒也合理。我心里想,如果他再次成为我的丈夫,他谨慎的态度对我也会有好处。

这一切使我对耶和华见证人更感好奇。第二天,我接触一个我知道是见证人的女子,我们约好让她和她丈夫探访我,解答我有关他们信仰的问题。无论我提出什么问题,他们都 根据圣经向我一一解答。这使我看出耶和华见证人的教训的确完全以圣经为依归的。在讨论过一个接一个的问题后,我不得不承认这确实是真理。

在那其间,我脱离了福音信义会,并终止参与所有政治活动。我甚至采取了最困难的一步:戒烟。我在1990年8月开始学习圣经,然后在1991年4月受浸成为耶和华见证人。

再定终身

尤迪特: 现在我和拉尔斯都是受了浸的见证人。虽然我们曾各行其是,但后来大家都学习圣经。全仗圣经的优良教训,我们已改变旧我。我们仍然关心对方,关心的程度也许更胜从前。现在我们大可以再次结婚,而我们实际也真的这样做。我们再次互立婚姻的誓言,但这回是在耶和华见证人的王国聚会所里。

拉尔斯: 我们竟然能够一家团圆,真不可思议!现在我们真的很快乐、很欣慰!

尤迪特: 我们的儿子、很多亲友和新旧朋友都出席我们的婚礼,情景令人难忘。宾客当中有些是我们离婚前就认识的,他们很高兴看见我们复合,对于耶和华见证人当中洋溢着的真正喜乐感到惊叹。

我们的儿子

拉尔斯: 自我们受浸以来,我们很高兴看见有两个儿子也献身给耶和华。

尤迪特: 约纳斯小时候常常探望爸爸,自那时以来,他对圣经真理的认识和喜爱就逐渐增加。他只有十岁的时候就告诉我想和爸爸一起住,因为“爸爸按照圣经做事”。约纳斯在14岁时受浸。他已毕业,目前是个全时传道员。

拉尔斯: 大儿子马丁现年27岁。我们的改变令他深思。他离开家人,搬到本国另一个地区去。他在两年前跟当地一群耶和华见证人会众学习圣经,过了短短五个月就符合资格受浸。他继续为自己的基督徒生活立下良好的目标。

次子托马斯目前不是个耶和华见证人。当然,我们仍然很爱他,与他关系密切。他很高兴看见家人的关系大有改善。我们大家都同意,多亏我们做父母所学习的圣经原则,一家人才得以团圆。现在我们夫妇俩和三个儿子能够常常共叙天伦,这确实是一种福分!

生活现状

拉尔斯: 这不是说我们都完美了,可是,我们学到一个教训,那就是,美满婚姻的要诀在于彼此尊重。我们现在的婚姻基础跟以往的完全不同。现在我们都接受一个比自己更高的权威,因为意识到我们是为耶和华而活的。我和尤迪特真的同心同德,对未来充满信心。

尤迪特: 我想我们可说是活生生的例证,证明耶和华是婚姻、家庭的最佳劝告者。

[脚注]

^ 30段 该书由纽约守望台圣经书社在1978年出版,现已绝版。

[第20页的图片]

拉尔斯和尤迪特首次结婚时,摄于1973年

[第21页的图片]

三个孩子的破碎家庭再次成为安乐窝

[第23页的图片]

拉尔斯和尤迪特的近照,他们实践圣经原则,结果破镜重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