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拉穆小岛“风采”依然

拉穆小岛“风采”依然

 拉穆小岛“风采”依然

《儆醒!》驻肯尼亚通讯员报道

小木船扯起满帆,在海风的吹拂下,全力起航。瞭望员在甲板上,抓住船桅,眺望平静如镜的印度洋,找寻陆地的踪影。时维公元15世纪,水手正在寻觅的岛屿,就是拉穆。

在非洲大陆,黄金、象牙、香料以及奴隶,应有尽有。许多人远涉重洋,来到东非沿岸一带,就是为了发掘非洲的财宝。为了搜求宝藏,他们得面对大海的波涛和狂风的吹刮,真是少一点毅力也不行。他们也不计较在挤迫的木船上,开始漫长的旅程。

东非洲海岸对出,有一群细小的岛屿——拉穆群岛,是远洋船补给的好地方。列岛受珊瑚礁环抱,形成一个既水深、又安全的港口。航海人员可以在这里给船只添补淡水和食物。

到了15世纪,拉穆岛已发展成经济蓬勃的贸易中心和补给港口。在16世纪,葡萄牙航海家才首次到达拉穆。他们发现拉穆岛上的商人相当富有,身穿轻飘飘的绫罗绸缎,头戴丝质头巾。妇女穿戴金臂镯和脚镯在狭窄的街道上行走,身上散发出馥郁的香气。昔日用三角帆航行的商船,停泊在码头一带,准备装满货物,运往外地。一群一群的奴隶被人捆绑着,等候挤上帆船,送离自己的家乡。

拉穆岛上的卫生设施在当时已相当先进,建筑物设计精致,令这些来自欧洲的早期探险家惊叹不已。坐落在面海地区的房子,是由人手从露天矿场开采的珊瑚砖建成的。通道前上了一道又重又厚、刻有精美图案的大木门。房子排列整齐,好让清凉的海风穿过狭窄的街道,吹进房子,舒散一下令人难受的热气。

富裕人家的房子通常比较宽敞广阔。浴室安装了管道给水系统供应淡水。污水处理比当时许多欧洲国家还要先进。从大石开辟的大排水管道,把污水引到海床下深入沙土的坑内,远离供应淡水的地方。储存食用水的石池子养有细小的鱼儿。鱼儿吃掉水中蚊子的幼虫,减少蚊虫滋生。

到了19世纪,拉穆盛极一时,为远洋船提供大量的象牙、油、种子、兽皮、玳瑁壳、河马牙以及奴隶。可是,随着时间过去,拉穆饱受瘟疫蹂躏,受其他好战部族入侵,奴隶买卖受到限制,以致经济大受打击,从此一蹶不振。

时光倒流

今天,乘船驶进拉穆港口,仿佛踏入时光隧道,昔日的拉穆,活现眼前。印度洋蔚蓝的天空吹来一阵阵的海风;碧绿的海浪轻拍白沙连绵的滩岸。沿岸一带,古时 设计的三角帆木船依然可见。木船白帆迎风招展,活像蝴蝶展翅在飞舞。木船满载着鱼、水果、椰子、牛、鸡和乘客,启程驶往拉穆。

码头旁边的棕榈树在炎热的海风吹拂下,沙沙作响,为木船卸货工人提供少许阴凉地方。这里人们还是以物易物的。市场上人声嘈杂,他们一面兜销自己的货品,一面找寻自己需用的物品。他们要的不是黄金、象牙或奴隶,而是香蕉、椰子、鱼和篮子。

人们坐在大芒果树的树荫下,用菠萝麻编成长长的绳索修补船帆。狭窄的街道上,人们熙来攘往。商人穿着白色长袍,在他们那杂货充斥的商店内,高声招徕顾客,希望他们进来看看商品。驴子拖拉着满载谷物的木头车,吃力地在挤满人的街道上走动。拉穆没有机动车辆,岛上的居民只好徒步从一处往另一处走。往来拉穆岛的惟一交通工具就是船。

正午烈日当空,时间仿佛也要停下来似的。在炎热的烤炙下,人们足不出户,连驴子也闭上眼睛,站立不动,指望能从炎热中得到一点舒解。

日落西山之后,气温渐渐转凉,小岛 也仿佛从睡梦中苏醒过来。这时候,商人重开商铺刻了图案的大门,继续做生意直到深夜。妇女给小孩沐浴,再用椰子油揉擦他们全身,直至孩子的皮肤闪闪发亮。在这里,人们仍在户外烧饭。她们坐在椰树叶子编成的地席上,烤加上香料调味的鱼,用椰奶烹米饭,做一顿美味可口的饭餐。岛上居民一般都慷慨好客、友善随和。

虽然,拉穆昔日光辉不再。可是,在这里,20世纪前的非洲传统文化仍欣欣向荣。在暖和的日光之下,拉穆岛上居民的生活跟多个世纪前没有两样。今天,到拉穆观光的游人,可以同时看见小岛古往今来的风貌。的确,时移俗易,能够保存旧有风貌的小岛——拉穆,确有其独特的地方。

[第16,17页 的附栏或图片]

拉穆之旅

不久以前,我们一行人曾经到过拉穆岛,但我们可不是在那儿做买卖。我们去探望我们的基督徒弟兄姊妹,耶和华的见证人同工。我们乘坐的轻型飞机往北飞行,飞越肯尼亚岩石嶙峋的海岸线上空。从飞机向下观看,碧波荡漾,滚着打向滩岸。沿岸一带,热带雨林翠绿茂密,白沙环抱。拉穆群岛的各岛屿在碧绿的海洋上,像闪烁的宝石般,骤然出现眼前。我们的飞机像只巨大的非洲鹰,在海岛上空盘旋,随后降落在非洲大陆的小型机场跑道上。我们下机以后,随即走往海边,登上一艘开往拉穆的木帆船。

那天,风和日丽,海风清新暖和,使人倍感舒畅。当船只驶近拉穆的时候,我们发觉码头上人来人往,非常热闹。彪形大汉从船上卸下沉重的货物。妇女小心翼翼地把轻省的东西放在头上带回家。我们手提行李,设法穿越人群,在棕榈树的树荫下站着等候。没多久,弟兄找着我们,热烈地欢迎我们,接着就领我们到他们家里去。

次日,天未破晓,我们就起来,到海边去跟其余的弟兄姊妹会合。由于前往参加聚会路程颇遥远,得走上好几个小时;我们带了食水,戴上宽边帽子和穿上舒适的走路鞋。背着晨曦的曙光,我们乘船起航,返回非洲大陆,往举行聚会的地方去。

弟兄们把握机会向船上的人传道。当船靠近码头时,我们已 作了几个有意义的圣经讨论,还分发了好几本杂志。我们继续在赤热、灰尘覆盖的泥路上走。我们穿越渺无人烟的丛林地区时得打起精神,因为这里常有野兽出没,包括过路的大象。在路上,弟兄们总是欢欢喜喜的。

没多久,我们到达一条小村庄,跟远道而来的其他会众成员会合。由于路途遥远,会众的四个聚会在同一天内全部举行。

聚会在一所细小的学校里进行。房子相当简陋,墙壁是用粗糙的石头建成,也没有什么精致的门窗。在其中一个教室内,我们15人坐在长木椅上,聆听不同的圣经演讲;这些节目既鼓励、又富教益。每个人都聚精会神地聆听,全力参与,并没有介意从房顶的锡铁散发出来的热力。我们为能够共聚交往而满心喜乐。聚会在四个小时后结束,我们跟弟兄互相道别,就分道扬镳,各归各家去了。我们回到拉穆时,夕阳的余晖也在地平线上慢慢地消失。

在那个清凉的晚上,我们跟住在拉穆的见证人一起吃很简单的晚膳。在余下的几天,我们跟他们一起传道,在迂回、狭陋的街道上找寻渴求圣经真理的人。岛上的弟兄姊妹为数不多,但他们的热心和勇气,却大大激励了我们。

告别的日子终于来到了。弟兄们送我们到码头去,大家依依不舍地道别。弟兄感谢我们的探访,还说我们给他们很大的鼓励。其实,他们可未留意到,他们的热心却大大激励我们!回到大陆上,我们随即转乘小型飞机离开。我们的飞机,冉冉上升,不消多久,就攀到云霄,使我们可以从高空回望美丽的拉穆群岛。岛上弟兄们怀具坚强的信心,对真理的热爱,还要长途跋涉去参加聚会,此情此景,再次活现眼前。许久以前,诗篇97:1预言到:“耶和华作王!愿地快乐!愿众海岛欢喜!”人有希望生活在上帝王国治下的乐园里,前景一片光明。不错,即使在僻远的拉穆岛上,人们也有机会听到这个好消息而欢欣鼓舞。——读者投稿。

[第15页的地图或图片]

(排版后的式样,见出版物)

非洲

肯尼亚

拉穆

[第15页的图片鸣谢]

© Alice Garrard

[第16页的图片鸣谢]

© Alice Garra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