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今天谁还在做奴隶?

今天谁还在做奴隶?

 今天谁还在做奴隶?

想想看,有多少人还在做奴隶。据估计,世上有2亿到2亿5000万个未满15岁的童工,从早到晚都做个不停。在1995年到1996年间,世上有25万个儿童卷入了武装战斗中,当中有些儿童只有7岁。他们就这样成了战争的奴隶。每年被卖为奴的妇孺,估计超过一百万。

可是,冷冰冰的数据并不能把事情的实况反映出来:这些人水深火热,苦不堪言。例如在北非一个国家,作家艾莉娜·伯克特遇到一个名叫法蒂玛的少女。她真侥幸,竟能逃出残酷主人的魔掌。但可悲的是,伯克特跟法蒂玛交谈过后,发觉这个少女“无法放下为奴的心理包袱,怎么也不能从这个包袱中解脱出来”。法蒂玛可以想象到会有美好的明天吗?伯克特说:“她老是想着为奴的黑暗日子,无法看见黎明的曙光。未来这个概念太抽象了,她简直想象不出什么是未来。她对许多抽象概念都摸不着头脑。”

不错,这一刻正有千百万人像牛马般供人驱使,他们无望摆脱困境。这些人怎么会沦为奴隶?他们受着什么形式的奴役?

拐卖人口

在美国行销的旅游手册登载了以下的露骨广告:“泰国性旅游团。皮光肉滑的小姑娘。货真价廉的性交易。……您可知道,您只需花200美元就可以买得一个黄花闺女吗?”但是,旅游手册却没有透露,这些所谓的“黄花闺女”大多是被人掳走、卖落火坑的。她们每天要接待的嫖客,由10个到20个不等。这些女孩子如果拒绝就范,就会遭受打骂。在泰国南部的度假胜地普吉岛,一家妓院发生火灾,有 五个妓女被活活烧死。她们为什么葬身火海?妓院老板惟恐她们逃走,用链条把她们拴在床上。

这些少女是从哪里来的?据报道,世界各地有数以百万计的小姑娘和妇女在色情场所卖淫。她们遭人绑架,被迫沦落风尘。国际卖淫生意蒸蒸日上,个中的原因有很多:发展中国家的人民生计窘迫;富裕国家的人民消费兴旺;执法机关对国际拐卖人口、契约奴役等罪行视而不见。

据东南亚的妇女组织估计,从20世纪70年代中到90年代初,全世界总共有3000万个妇女被人当货品出售。拐卖妇女的人走遍火车站、穷乡僻壤、闹市街头,搜寻容易上当的对象。被人拐卖的妇女不是睁眼瞎子,就是无父无母、被人遗弃的,家里一贫如洗。她们听信拐子的花言巧语,一心以为到外地谋生,可没想到她们被偷运出境后,就给卖落火坑了。

自共产主义集团在1991年解体以来,陷入赤贫境地的妇女和女孩子不知凡几。政府撤销管制,把国有企业私有化。社会上的不平等现象日趋严重。结果,犯罪率激增,贫民和失业的人数不断上升。在俄罗斯和东欧,许多妇女和女孩子如今成了国际卖淫集团的摇钱树。前欧洲司法专员阿妮塔·格拉丁说:“贩卖人口的风险比贩卖毒品的少得多。”

没有童年

在亚洲一家制造地毯的小工厂,5岁大的儿童每天从凌晨4点一直劳动到晚上11点,没有人给他们酬劳。不少事例表明,这样的劳动对童工的健康危害很大:机器缺乏保险装置;长时间在光线不足、通风不好的环境 下工作;在生产过程中经常接触有毒的化学物质。 *

雇主为何这么热中于雇用童工?一来,儿童工资低。二来,儿童又听话又易教,吩咐什么就做什么,连半句怨言也不敢发。无天良的雇主认为,他们个子矮小、手指灵巧,从事织地毯这一类的劳动正恰到好处。这些儿童一般都能找着工作,他们的父母反而在家待业。

当家仆的童工已经够辛苦的了,还要挨打挨骂,被人肆意淫辱,真是雪上加霜。许多儿童都是被人拐带、绑走的。不法之徒把他们关在僻远的营地里,晚上用链条把他们拴住,免得他们逃走。白天里,这些儿童不是筑路,就是采石。

奴隶婚姻是导致儿童丧失童年的另一个原因。国际反奴役协会举出以下的典型事例:“一个12岁的女孩子得知,家人已经把她许配给一个60岁的老翁。这个女孩子表面上有权拒绝跟老翁成亲,但实际上她根本没有机会行使这样的权利,也不知道自己有权拒绝这门亲事。”

债务奴隶

盈千累万的工人沦为债主的奴仆,从此失去人身自由。他们用自己做抵押,以体力劳动去偿还个人或父母所欠的债务。按照传统,实行抵押劳动制的主要是农业社区,工人不是做债主的奴仆,就是替债主畜牧耕种。有些事例表明,上一代还不清的债务,必须由下一代接续偿还。这样,债主就能够确保,欠债的家庭世世代代都有成员做他的奴仆了。其他雇主则把欠债的工人卖给另一个雇主。在极端的事例上,从事抵押劳动的工人是没有酬劳的。有些雇主预付小额工资给工人,然后从工人日后所挣得的逐步扣除。雇主扣清欠款后,一再预付工资给工人。长此以往,工人就永远摆脱不了雇主的奴役。

宗教奴隶

在西非,12岁的冰蒂跟成千上万的女孩一同做特罗科西。这个埃维 语词的意思是“神祇的奴隶”。由于母亲因奸成孕,冰蒂就被迫一生为奴,去弥补母亲所受的污辱;换句话说,她要为自己从没有犯过的罪行赎罪!目前冰蒂只需为当地一个拜物教的祭司做家务。日后她的职责会逐渐增多,包括为她的祭司主人提供性服务。冰蒂一踏入中年,祭司就会寻找其他年轻貌美的女子代替冰蒂做特罗科西。

像冰蒂一样,盈千累万的女孩子都为宗教习俗所羁绊。祭司认为她们的家人行事冒犯神明或违犯天意,家人为了赎罪就把这些女孩子奉献给神祇,做神祇的奴隶。在世上很多地方,不论成年还是未成年,女子通通有义务要履行宗教职责。人们假托这些女子已经嫁给神明,迫使她们为祭司和别人提供性服务。不少事例表明,这些女子还有其他无偿的工作要做。她们没有自由改变住处,也不能更换工作环境,长年累月都像奴隶般供人任意使唤。

传统的奴隶制度

虽然大多数国家都宣称,奴隶制度已经正式废除了,可是近年在一些地区,传统的奴隶制度却卷土重来。在饱受内战蹂躏、武装冲突频仍的地区,逼人为奴是常见的现象。国际反奴役协会报道:“在战乱地区,还有什么法律可言。士兵和武装民兵无法无天,强迫老百姓义务为他们工作……无惧受罚。据报道,有些地区是由未经国际认可的武装团体控制的,逼人为奴的事大多在这些地区发生。”该协会又说:“近来有报道指出,政府军目无法纪,肆无忌惮地强迫平民做奴隶。据说士兵和民兵一同做奴隶买卖,把俘虏卖给别人做劳工。”

很遗憾,人类到现在还是深受各种形式的奴役所缠磨。请停下来再想一想,有多少人还在做奴隶。在全球各地,千百万人一天到晚都被迫做牛做马。你在本刊读到一些现代奴隶的经历,请想想其中一两个女奴的遭遇,例如琳琳和冰蒂的。你想看见现今奴役人的种种恶行终止吗?奴隶制度可望完全废除吗?要达到这个目标,就非从根本上改变不可。至于什么改变,请读读下篇文章。

[脚注]

^ 11段 见《儆醒!》1999年5月22日刊,“童工问题——永久的解决在望了!!”这系列文章。

[第6页的附栏或图片]

寻求解决办法

若干官方机构,例如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和国际劳工组织等,都努力不懈地制定对策,着手消除现代奴役。除此之外,许多非政府组织,例如国际反奴役协会和人权监察组织等,也各尽所能去唤起公众对现代奴役的关注,设法把工人从奴役下解放出来。在这些非政府组织中,部分正忙着推行以下的对策:用特别标签把非苦工、非童工制造的产品标明出来。其他机构也呼吁发展“性旅游团”的国家,立法禁止国民在外地跟儿童发生性关系,违者回国依法惩办。有些人权运动活跃分子,更不惜付出巨款给奴隶贩子和奴隶主,以求帮助更多苦工摆脱奴役。他们的行动却引起争议,因为这样做也许会抬高奴隶的价格,把贩卖奴隶变成赚钱生意。

[第7页的图片]

许多女孩子被迫出嫁

[鸣谢]

UNITED NATIONS/J.P. LAFFONT

[第8页的图片]

从事抵押劳动的工人排队领取食物

[鸣谢]

Ricardo Funari

[第8页的图片]

儿童有时也被迫参与军事服务

[鸣谢]

UNITED NATIONS/J.P. LAFFO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