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重获求生意愿

重获求生意愿

 重获求生意愿

玛丽患了临床抑郁症,身体也不好。不过她没有被家人孤立,也没有孤立自己,更没有滥用酒精饮品或毒品。她的例子正好说明,并不是要在所有风险因素俱在的情况下,才令人认真试图轻生。

玛丽看来快要离世,老人自杀可能又多添一例。她昏迷了许多天也全无反应,躺在当地医院的特别护理病房里,生命像烛光一般闪烁不定。她的丈夫约翰忧心如焚,几乎寸步不离。医生告诉约翰和家人玛丽未必可以生存下去,就是她得以熬了过去,脑部也预期会永久受损。

玛丽的邻居萨莉每天都来看她,萨莉是个耶和华见证人。“我鼓励他们一家不要放弃希望,”萨莉说,“我的母亲有糖尿病,几年前她昏迷了几个礼拜。医生告诉我们一家,说她一定活不下去,但是她的的确确活了下去。我握着玛丽的手,跟她谈话,就像当初我跟母亲所做的一样,当时我好像感觉到一点儿微弱的反应。”到了第三天,反应越来越强,玛丽虽然还不能讲话,却似乎能够认人了。

我能够防止不幸发生吗?

“约翰非常内疚,”萨莉说,“他认定一切都是他的错。”当自己所亲爱的人自杀,不论亲人死去与否,很多人都有约翰一样的反应。“我提醒他,玛丽一直有临床抑郁症,要接受治疗。她是有病的,她不能压止抑郁的情绪,正如约翰不能压止肉体上的病痛一样。”

每当人有亲爱的人自杀,他们往往受以下问题困扰,就是:我该怎么做来防止不幸发生呢?如果你对警告信号和风险因素有所警觉,也许就能够制止试图自杀一类的事情发生。但即使你不能及时制止,要记住:你无须对别人的自毁行为负上任何责任。加拉太书6:5)尤其当自杀的人存心要把罪责推到家人身上,家人就务须记住 以上这一点。上文的亨丁医生指出:“要记住,试图自杀的人往往是那些渴望影响或控制别人感受的人,但是这些人自杀死了,事情往后怎样发展,他根本无从知晓。”

亨丁医生继续指出:“在老人自杀的例子中,病人想影响、控制或施压的对象往往是成年的儿女、自己的兄弟姐妹或配偶,目的是想他们给自己更多呵护。病人的要求时常高得别人无法达到,而病人又绝不妥协,结果在鲁莽轻生的举动过后,往往出现执意求死的自杀行为。”

身处这种情况下的家人也许觉得压力实在极端巨大,承受不了。但千万不要忘记,耶和华能使死人复活。要是我们所爱的人因为抑郁症、精神病或绝望而了结生命,上帝很可能会令他们复活过来。——可参阅“圣经的观点:自杀者——有复活希望吗?”《守望台》1991年4月15日刊20-21页

 自杀本身怎么说也是不对,但令我们释怀的是,我们所爱的人的前途都掌握在上帝手里,而上帝完全能理解到身心软弱是可以令人自寻短见的。圣经这样形容耶和华:“天离地何等的高,他的慈爱向敬畏他的人也是何等的大!东离西有多远,他叫我们的过犯离我们也有多远!父亲怎样怜恤他的儿女,耶和华也怎样怜恤敬畏他的人!因为他知道我们的本体,思念我们不过是尘土。”——诗篇103:11-14

令人高兴的结果

玛丽在生死边缘徘徊了两天,但终于活下来了。她的头脑渐渐恢复清醒,于是约翰把她带回家,这时候家里的药都给好好地锁起来了。玛丽现在定时有精神健康社工跟进探访,她说她不能解释,也记不起当初怎么会不顾一切,冲动起来,险些儿送了命。

现在约翰和玛丽的邻居萨莉每星期都跟他们进行圣经研究课程。他们从圣经知道,有些问题,尤其是老人面对的问题,虽然看起来无法解决,但是上帝很快就会一一解决。“研读圣经当然不是什么万灵药,”萨莉解释说,“你要用圣经向自己证明这些应许都是真的,然后你要把所学到的东西实践出来。但是我认为约翰和玛丽正在接受的,是一个指日可待的真实希望。”

如果你的前途看起来黯淡无光,如果你想得到真正的希望,何不接触耶和华见证人呢?就像他们向约翰和玛丽所做的一样,请让他们向你证明,没有问题是上帝不能和不会在不久的将来解决的。无论现在的处境看起来多么糟糕,一切总会迎刃而解的。请跟我们一起考虑一下指向未来的稳确希望,就是曾令许多人重燃生存意志之火的希望。

[第6页的附栏]

风险因素与警告信号

《美国医学协会杂志》指出:“老人的自杀风险因素跟较年轻人士的自杀风险因素有所不同。”这些风险因素包括“滥用酒精饮品的情况加剧,患抑郁症,经常使用杀伤力大的自杀方法,还有孤立自己。此外,老人……病痛较多,也比较容易情绪失常”。斯蒂芬·弗兰德斯写的《自杀》一书列出以下的风险因素,每一种都应该小心注意。

长期抑郁症:

“研究报告指出百分之50或以上的自杀人士有严重抑郁症病历。”

绝望:

根据一些研究显示,有些人即使看来没有抑郁症的症状,但是如果他们的前景没有一丝希望,自杀的倾向就会大增。

滥用酒精饮品、药物:

“据估计,有百分之7到21的酒徒自杀,而一般人的自杀率却不及百分之1。”

家人影响:

“研究显示在有成员自杀的家庭中,其他成员的自杀风险就更高。”

疾病:

“某些老人仅是因为害怕身体差,可能会被人送进疗养院,就鲁莽轻生。”

失去重要的东西:

“失去的东西也许是有形的,例如配偶、朋友、工作和健康,也可能是无形的,例如自尊、地位和安全感。”

除了这些风险因素以外,弗兰德斯的书还列出以下不容轻视的警告信号。

自杀往迹:

“这是计算自杀可能性的单一最有力指标。”

谈论自杀:

“以下的话是明显的警告信号:‘他们不再需要担心我的事了。’或者:‘他们没有我会更好。’”

安排后事:

“这样的行为包括立遗嘱、出让贵重收藏品,还有安排领养宠物。”

性格或行为有异:

这种异常举动如果“加上表示自觉一无是处或绝望的言谈”,就可能构成“警告信号,表示当事人的抑郁状况足以令他走上自杀之途”。

[第7页的图片]

在生者时常需要别人帮助,才能应付配偶自杀之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