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自杀——不易察觉的流行病

自杀——不易察觉的流行病

 自杀——不易察觉的流行病

约翰和玛丽 *将届六十,住的是美国农村的小屋子。约翰患了肺气肿和充血性心力衰竭,时日无多。玛丽实在无法想象没有约翰的日子会怎么过,她看见约翰日渐虚弱,不断喘气,她受不住这样的折腾。玛丽自己的身体也不好,许多年来一直受抑郁症困扰。约翰最近有点不安,因为玛丽常常谈到要自杀。抗抑郁药和其他药物令她的头脑越来越混乱。她说她受不了孤苦伶仃的日子。

他们的家里四处都是药物,有心脏病药,有抗抑郁药,也有镇静剂。有一天大清早,玛丽走进厨房,开始不停地吃药,直到约翰找到她,把药抢过来才停止。约翰看见她休克过去,就打电话召唤救护车。他祷告,希望能及时救回玛丽。

统计数字揭露什么?

近年来有许多书刊、文章出版,纷纷探讨青少年自杀数字不断上升的问题。这样的探讨无疑十分适切。看见一个个充满朝气、前途无限的青年白白断送生命,试问有什么会比这样的悲剧更令人心痛惋惜?不过报章的大字标题却忽略了一件事实,就是在大部分国家,自杀率是跟年龄成正比的。正如本页附栏显示,无论某个国家 的整体自杀率是高是低,该国的自杀率仍然跟年龄成正比。只要你看看这些数字,你就会发现这种隐性的流行病已经蔓延全世界了。

1996年美国疾病控制中心报告指出,65岁或以上美国人自杀数字由1980年算起剧增了百分之36。这样的升幅部分成因是美国老人数目增加,但不只这样。在1996年,65岁以上老人实际自杀率上升了百分之9,是40年来首次升上这个百分比。反观美国老人因受伤致死的数字,只有不慎跌倒和汽车意外这两项有上升趋势。这些统计数字虽然骇人听闻,却其实还不能够反映实况。《自杀行为研究手册》评论说:“根据死亡证而作出的自杀统计数字很可能跟实际数字相距很大。”同一本书也指出,有人估计真确的自杀数字是发布的统计数字的两倍。

结果呢?结果表明美国正受长者自杀这场全球隐性流行病所苦,许多其他国家也一样。自杀问题的专家赫伯特·亨丁医生指出:“尽管事实证明美国的自杀率跟年龄成正比,而且上升幅度持续而显著,但老人自杀问题却仍然得不到公众的关注。”为什么呢?他提出部分问题出在老人自杀率一直偏高,“在青少年自杀率同时急遽上升的情况下,老人自杀问题就引不起公众注意了”。

自杀的死亡率高得可怕

这些统计数字虽然骇人听闻,却不过是一组冷冰冰的数字而已。数字不能如实地反映痛失亲爱伴侣的寂寞、失去独立能力的无奈、长期抑郁的空虚和自知身患不治之症的绝望。年轻人试图自杀,也许是因为面对短暂的问题而反应过激,可悲的是,老人遇到的问题却是长久而无法解决的。结果他们寻短见的时候比年轻人决心更大,由于去意已决,十有八九都是“回天乏术”的。

在《美国自杀行为》一书中亨丁医生说:“老人自杀不单明显地比较流行,而且从自杀行为本身来看,老人自杀和青少年人自杀也是不同的。……特别在自杀不遂和自杀致死的比例方面,老人自杀跟其他人的自杀有显著分别。自杀不遂和自杀致死的比例以整体人口而言估计是10比1,青年人(15-24岁)的比例估计是100比1,55岁以上长者的比例估计是1比1。”

这些统计数字实在值得人深思!年华渐逝、精力枯竭、病痛煎熬,老人的处境实在教人心痛!难怪这么多老人自寻短见。不过,即使情况恶劣至极,他们还是大有理由珍惜生命。请继续看看文章开始的时候提到的玛丽。

[脚注]

^ 2段 名字经过删改。

[第3页的附栏]

每十万人口中的自杀数字统计(以年龄和性别分组)

男/女 15到24岁

8.0/2.5 阿根廷

4.0/0.8 希腊

19.2/3.8 匈牙利

10.1/4.4 日本

7.6/2.0 墨西哥

53.7/9.8 俄罗斯

23.4/3.7 美国

男/女 75岁或以上

55.4/8.3 阿根廷

17.4/1.6 希腊

168.9/60.0 匈牙利

51.8/37.0 日本

18.8/1.0 墨西哥

93.9/34.8 俄罗斯

50.7/5.6 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