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俄罗斯人珍视崇拜自由

俄罗斯人珍视崇拜自由

 俄罗斯人珍视崇拜自由

苏联自1991年解体后,人民开始享有更大的崇拜自由。即使移居外国,他们仍然相当珍视这种自由。

对许多经历过前苏联统治的人来说,现在可以公开聚会、崇拜上帝是一件乐事,因为这种权利已被剥夺了几十年之久。

自1917年布尔什维克革命爆发后,在俄罗斯境内读圣经是很危险的,大多数人都不愿为了阅读圣经,而冒失去自由的危险。耶和华见证人是个例外。事实上,44年前,《新闻周刊》1956年4月16日刊引述一名东德青年的话说:“除了耶和华见证人以外,没有人看圣经。”许多见证人由于参加学习圣经的聚会或传扬圣经的信息,结果被关在监狱、劳动营里。可是不管身在何方,他们都把注意集中在圣经的希望之上,正如附栏所述。

当苏联在1991年解体的时候,当地见证人共举办了七个大会,圣经的教训就是大会的主题。这些大会总共有7万4252人参加。短短两年后,1993年,苏联15个前加盟共和国 *中的4个,就举行了8个同类大会,参加人数达11万2326人。当中有几千人曾在苏联监狱和劳动营中囚禁了很长的时间。这些忠心基督徒由于可以自由地崇拜上帝而不受妨碍,就格外喜乐。

自1993年以来,每一年前苏联共和国都可以自由地举行基督徒聚会,境内许多人都相当珍惜这个福分。就以去年来说,总共有28万2333个耶和华见证人和他们的朋友,由于可在前苏联共和国里举行80个“上帝的预言”区务大会而欣喜不已,共有1万3452人在这些大会中受浸。

令人特别高兴的是,去年在其他国家也有俄语的大会举行,共有6336人参加了四个前苏联以外 的国家所举行的大会。这些 聚会到底在哪里举行呢?为什么这么多操俄语的人对圣经这么有兴趣呢?且让我们先回答后一个问题。

他们看出自己灵性的需要

俄罗斯的宗教历史极为丰富。世界各地著名的教堂里,总少不了俄罗斯境内富丽堂皇的大教堂。至于俄罗斯东正教会,跟罗马天主教教会一样,信徒对圣经都没什么认识。

最近出版的《俄罗斯的悲剧——历史的包袱》一书说:“圣经从来不是俄罗斯东正教会的主题。”这产生什么结果呢?据俄罗斯宗教学者谢尔盖·伊万年科说,结果就是“许多东正教信徒对圣经一点认识都没有,结果他们比不信者更受到迷信、玄秘术和魔术所影响”。

著名的俄国作家托尔斯泰也作了类似的观察。他说:“我相信[东正]教会理论上是骗人的,实际上也吸纳了大量的迷信和玄秘术,却把基督教教训的真义完全掩蔽起来。”

这种情形的确有利于俄国共产党的兴起、无神论主张的宣传,以及“宗教是人民的鸦片”这个著名论调的影响。可是没多久,共产党也变成一种宗教,人称“红教”。不过红教也存留不了多少。苏联在1991年解体后,无数人感到茫然无措,不知何去何从。在耶和华见证人鼓励下,成千上万的俄罗斯人于是从圣经 中寻找答案。

由于俄罗斯的教育体系健全,所以世上最饱学的人中,总是少不了俄罗斯人。因此,许多俄罗斯人不但阅读圣经,还相当喜爱圣经的教训。在同一个时期,尤其在1990年后的十年间,前苏联有很多人移民到其他国家,像德国、希腊和美国。结果如何呢?

在德国享有崇拜自由

在18及19世纪,有许多德国人搬到俄罗斯。其中一个最出名的,就是15岁的索菲。1762年,她继承夫位,统治俄国。索菲(人称叶卡捷琳娜大帝)统治的时候,邀请了德国农人住在俄国。后来第二次世界大战 爆发,德军侵俄,许多德国人都被送往西伯利亚和苏联其他共和国,像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由于德国经济状况比较好,所以最近有不少操俄语的德国人和其他来自前苏联的人都搬到德国去。

1992年12月,德国第一群俄语会众在柏林成立。到去年为止,共有52群会众和43个小组也在德国成立起来,构成三个俄语环。“上帝的预言”区务大会在7月30日至8月1日于科隆举行。参加人数最多时达4920人,有164人受浸,象征他们献身给耶和华。前一阵子在4月1日,德国俄语会众共有6175人参加受难纪念聚会,以记念耶稣的死亡。

俄国人在美国

许多来自前苏联操俄语的人纷纷涌进美国。《纽约时报》报道说:“在1991至1996年间,布洛克林增长得最快的外国移民就是俄罗斯人。在那个时期,移民归化局批准了超过33万9000个前苏联居民移民到美国的申请。”

后来,1999年1月的《纽约时报》提到,在过去十年,约有四十万个前苏联的犹太人也移民到纽约市及附近地区。此外,近年来也有几万个俄罗斯人在美国其他地方落脚。例如加利福尼亚州北部最近有三万五千个俄国移民搬了进去,令加州北部成为前苏联移民落脚的第三大中心,紧接在纽约市和洛杉矶之后。这些操俄语的人士也开始研究圣经,有几百个还下定决心要崇拜真神耶和华。

1994年4月1日,美国近年来第一群耶和华见证人俄语会众,在纽约布洛克林成立。后来宾雪法尼亚州、加利福尼亚州和华盛顿州也有俄语会众纷纷成立起来。在美国境内其他地方,也有很多研究小组成立。

 美国第一个俄语区务大会

去年8月20日至22日,许多人从美国和加拿大各地来到纽约市,参加第一次俄语区务大会,人数最多的时候有670人,他们都相当感动。所有演讲都以俄语讲出,还有一出全副古装戏剧,把圣经中雅各和以扫的故事表演出来。演员是来自洛杉矶和加利福尼亚州俄语会众的成员。大会这个节目的确相当精采。

另一个值得一提的节目就是浸礼,有14人受浸,附图照片可看到他们。有好几个人要穿越4000公里的路程,分别从俄勒冈州的波特兰、加利福尼亚州的洛杉矶、三藩市等地来到纽约市,在大会里受浸。这14人以前住在前苏联不同的共和国里,分别是亚美尼亚、阿塞拜疆、白俄罗斯、摩尔多瓦、俄罗斯及乌克兰。他们的经历表明,他们是多么地珍视上帝的知识,及崇拜他的自由。

斯韦特兰娜(前排,左起第三人)在莫斯科长大,17岁时嫁给一个年纪比她大很多的著名歌手,1989年带着年幼的儿子来到美国。她的丈夫喜欢到处旅行,五年后终于离婚。

后来斯韦特兰娜遇到见证人同事,她的朋友却警告她说,千万不要掉进“会操纵[她的]生命,骗光[她]所有金钱的教派”的圈套中。不过她倒想学习圣经的教训。有关上帝的名字在圣经中出现一事,她说:“只有见证人才让人知道这件事,我深受感动。”

安德烈(后排,左起第三人)年纪很轻时就离开他在西伯利亚的家,想在现在的圣彼得堡接受先进的体育训练,成为运动员。没多久,苏联政府就解体了。1993年,22岁的安德烈于是移民到美国。他解释说:“我开始想到上帝,并去了俄罗斯东正教会。有一次是俄罗斯的复活节,我整晚留在教堂,想跟上帝亲近一点。”

这时斯韦特兰娜遇到了安德烈,并把 她在圣经中学到的事情告诉他。安德烈同意跟斯韦特兰娜一起参加耶和华见证人的聚会,后来还接受了圣经研究的安排。1999年1月,他们结了婚。在大会受浸后,他们不禁喜形于色。

帕维尔(后排,左起第四人)在哈萨克斯坦的卡拉甘迪附近出生,后来搬到了俄罗斯的纳尔奇克。这个大城市相当接近车臣和达吉斯坦,经常发生武力冲突。帕维尔在1996年8月第一次在那儿遇到见证人,不过在第二个月就移民到了三藩市。他染上毒瘾,育有一女,女儿随她母亲留在俄罗斯。

帕维尔一到美国,就马上联络耶和华见证人,并开始研究圣经。他安顿下来后,就写信给女儿的母亲,把最近学到的信仰告诉她。她现在跟见证人研究圣经,并计划前往美国,跟帕维尔正式结婚,到时就可跟女儿一起在加利福尼亚州事奉耶和华了。

乔治(后排,左起第二人)在莫斯科出生长大,1996年前往美国,第二年就跟弗洛拉结婚,弗洛拉来自阿塞拜疆。乔治本来参加俄罗斯东正教会,可是读了一本《守望台》之后,就对三位一体的教义产生了许多疑问。他后来写信给守望台圣经书社,守望台社则寄给他一本《你应当相信三位一体吗?》,他跟弗洛拉在1998年都开始学习圣经。现在弗洛拉还计划要受浸呢!

大会另一桩喜乐的事,就是收到莫斯科的问候,莫斯科在同一个周末也举行大会,有1万5108人参加。在纽约市参加大会的人,听到莫斯科有600人受浸的宣布,是多么喜乐!在大会举行的那一周,美国 及其他地方的电视、报刊的新闻,都认为能否在莫斯科举行大会还很难说,所以这个宣布就令人格外兴奋了。

莫斯科发生了什么事?

1999年7月21日,见证人跟当局签约,租用奥林匹克体育馆。这个体育馆位于莫斯科市中心附近,旁边有一座大型的俄罗斯东正教会教堂。可是在大会开幕前一周,阻挠开始出现。到了8月18日星期三,见证人虽然已经缴付租金,但仍未获准使用体育馆。正如第28页附栏所述,耶和华见证人亦向当局强调,见证人乃是俄罗斯合法注册的宗教组织。

由于约有一万五千人准备在星期五早上参加大会,跟当局谈判的见证人就紧张起来。很多参加大会的人从相当遥远的市镇来到莫斯科。最后经过了多个小时的讨论,8月19日星期四约晚上8点,体育馆管理层终于欣然通知见证人,大会可以举行了。市政府也表示他们不反对大会的举行。

第二天早上,数以千计的人涌进体育馆。见证人的志愿工作人员通宵工作,以迎接与会者的来临。第一天早上新闻记者也进入会场,他们在前一阵子已经知道大会遇到挫折。“恭喜恭喜!”其中一人说,“知道你们的大会可以顺利举行,我们也很高兴”。

遵守秩序的榜样

体育馆管理层认为,有点保安措施会好一点。于是保安人员在所有的通道都放上探测金属的器材,就好像机场乘客通道使用的一样。警员也在场馆各处驻守。虽然 有人扬言恐吓,不让大会顺利举行,大会仍能有秩序地举行下去。

星期六下午,有人打电话来,说体育馆里面放了炸弹。这个恐吓电话是在当天最后第二个演讲讲完以前收到的。于是在体育馆管理层的要求下,大会作出简短的宣布,疏散场地。人群疏散时井然有序,连场地人员和警员都看得瞠目结舌!他们从没见过这种事情,还问这个场面有没有事先排练过。

由于找不到炸弹,所以星期日的节目就得延长,把星期六还没上场的节目也包括在内。场馆当局也很满意我们的大会。

希腊及其他地方

在8月最后一周及9月第一周,希腊也举行了几个俄语区务大会,第一个在雅典,接着就是塞萨洛尼基(帖撒罗尼迦)。共有746人参加,34人受浸。希腊有8个俄语会众及17个小组,成员都来自前苏联南部的共和国。这些外国移民以俄语及其他语言举行聚会。

其中一个在雅典受浸的是维克托。他本是无神论者,但他曾参加1998年8月耶和华见证人在雅典举行的国际大会,而他的妻子则在这个大会受浸。他说参加大会的人所表现出来的爱心令他印象深刻,并推动他学习圣经。

一个名叫伊格霍尔的男子收到《你能够永远生活在地上的乐园里》一书,读了以后,就把宗教圣像全部丢掉,还自称是耶和华见证人。后来他写信给雅典分社,见证人则在1998年11月来访,他马上参加第一次会众聚会,以后连一次都没有错过。现在他受了浸,并定下目标,希望可以成为耶和华见证人的全时传道员。

说俄语的人还迁进了其他许多国家,这篇文章并没有提到。很多这些人也由于可以自由地研究圣经、公开聚会、崇拜上帝而欣喜不已。对他们而言,这种权利的确是一件乐事!

[脚注]

^ 5段 这15个现已独立的共和国:亚美尼亚、阿塞拜疆、白俄罗斯、爱沙尼亚、格鲁吉亚、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拉脱维亚、立陶宛、摩尔多瓦、俄罗斯、塔吉克斯坦、土库曼斯坦、乌克兰、乌兹别克斯坦。

[第22页的附栏]

热爱圣经的俄罗斯人

谢尔盖·伊万年科教授,是位深受敬重的俄罗斯宗教学者,他把耶和华见证人形容为一群真正献出自己,努力学习圣经的人。他最近出版的书《圣经的忠实朋友》就把他们在苏联的早期历史写下,说:“耶和华见证人即使因为忠于信仰而入狱,他们在狱中也有办法阅读圣经。”他还举出了下面的经历来说明这点。

“囚犯不能拥有圣经,搜了出来就会没收。在北部一个劳工营,一个耶和华见证人是名电工,他把圣经书刊藏在高压电变压器中。圣经的每一部分都用绳子绑着不同的电线,只有这个电工才知道,该拉哪一条绳子才能把哪部分的圣经(例如马太福音)抽出来,而不致电死。不管守卫搜得有多严都搜不出什么来,所以这本独特的圣经始终没被人发现。”

[第28页的附栏]

耶和华见证人在俄罗斯重新注册

耶和华见证人在俄罗斯活跃地宣扬上帝的王国,已超过一百年了。不过由于受到政府的限制,所以在1991年3月27日以前,见证人一直没有受到法律认可。直到那一天,他们才能以“苏联耶和华见证人宗教团体行政中心”这个名称正式登记。

到了1997年9月26日,“良心与宗教组织自由法”生效,这项法案却备受国际舆论批评。为什么呢?原来许多人认为,这项法案目的在于压抑俄罗斯境内少数宗教组织的活动。

虽然耶和华见证人在1991年的注册得来不易,可是俄罗斯新的法案却要求他们和其他宗教组织重新登记,结果引起了不少问题。这意味着俄罗斯政府要重新采纳压制耶和华见证人的政策吗?宗教宽容与崇拜自由,在俄罗斯联邦宪法下,还会受到保障吗?

答案终于揭晓。1999年4月29日,见证人再次获得法律认可。司法部签发“俄罗斯耶和华见证人行政中心”的证明文件时,见证人是多么喜乐啊!

[第23页的图片]

美国举行的第一个俄语区务大会

[第24页的图片]

由洛杉矶俄语会众主演的圣经话剧

[第25页的图片]

这14个在纽约受浸的人,来自六个前苏联加盟共和国

[第26,27页 的图片]

超过1万5000人在莫斯科奥林匹克体育馆聚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