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巴朗德的“皇皇厚礼”

巴朗德的“皇皇厚礼”

 巴朗德的“皇皇厚礼”

《儆醒!》驻捷克共和国通讯员报道

“不只是皇皇厚礼,捷克从来没有接受过如此大的敬礼!”一个记者这样形容巴朗德送给捷克国家博物馆的遗产,巴朗德是19世纪著名的古生物学家。他送给捷克人民的“皇皇厚礼”包括满满1200箱的化石,这批意义重大的收藏品花了他几十年的工夫来收集、研究和分类。也许你并不热衷于认识什么古老化石,但是古生物学家却把巴朗德的这份礼物看得比宝藏更宝贵!

古生物学家是利用化石来研究古代地质时期生物的科学家。古生物学是一门比较新的科学。中世纪的人认为化石是“造物的恶作剧”,因此不屑一顾;也有人认为化石是龙的残骸。不过到了18世纪,上流社会的人开始有兴趣收集化石。许多国家的科学家也开始有兴趣研究化石,巴朗德是其中之一。我们认识多少关于巴朗德的事迹呢?他对古生物学有什么贡献呢?既然巴朗德生活在达尔文的时代,他对达尔文的进化论有什么意见呢?

巴朗德改行

巴朗德于1799年在法国南部小镇索格出生。他在巴黎修读工程,专攻道路及桥梁 建筑。他也同时选修了自然科学课程,不久就显出他是有这方面的天分。巴朗德毕业后做了工程师,但他得到法国王室垂青,应邀成为法王查理十世的孙子的家庭教师,那时候教的科目却是自然科学。法国在1830年的一场革命迫使王室家族流亡外地,最后到了波希米亚。巴朗德在那里跟他们会合,在波希米亚首都布拉格重操故业当工程师。

巴朗德以道路及桥梁建筑专家的身份获派前往布拉格外围郊区做勘察工作,为马车铁路计划作准备工夫。当他在野外工作的时候,他注意到那里一带有大量化石。他再仔细观察下去,就惊奇地发觉波希米亚和英国的地层在许多方面都非常相似。巴朗德重新燃起对自然科学的热情,于是放弃工程师的事业,在以后的44年间,全心投入古生物学和地质学的研究工作。

巴朗德的课室是波希米亚中部的郊区,那里蕴藏了大量的化石。他每天都有新发现,找到的化石都特别美,种类也特别多。1846年,他作好准备,著书发表初步的研究成果。这部著作集中描述一度居住在海底的三叶虫品种,并且将三叶虫分类区别。

巴朗德继续收集和研究化石,其后在1852年发表了专题著作的第一卷:《波希米亚中部的志留系生物》 *。第一卷讨论三叶虫,随后各卷分别探讨甲壳纲动物、软骨鱼、头足动物、瓣腮纲软体动物和其他石化的生物。他一生共发表了22卷,其中详细剖释超过3500个品种。这套丛书是古生物学最大型的著作之一。

细心严谨

巴朗德的方法跟其他科学家不同。他采纳工程师的方法来做博物学家的研究工作。他是做设计的,因此不能忍受不准确的计算或绘图方式。巴朗德是个一丝不苟的古生物学家,他尽力提高插图的准确度, 每个细节都力求精确无误。他亲自修改著作中的许多插图,即使原作是专业画师的手笔。

但巴朗德不单在绘图方面一丝不苟。专著的每一卷一经排字,他总会亲自审阅一番,如果不尽满意的话,有问题的部分就会重新排字。巴朗德的目标是,所有发表的著作都务求准确,他在这方面取得了骄人的成绩。时至今日,大约一百五十年后,研究人员依然把《志留系生物》用作参考资料。

对进化论的看法

达尔文的《物种起源》在1859年出版,许多科学家迅速趋附进化论,但巴朗德并没有加入附和。他一开始就否定进化论,因为化石纪录中没有一样东西能说服他,使他相信进化论是实情。巴朗德说过,他从事研究工作的宗旨是“找出真相,不是建立经不起时间考验的理论”。(强调字体本社所排。)这确实是巴朗德的宗旨,正如他在每卷《志留系生物》的扉页上,都印上以下座右铭:“皆我亲眼所见。”

巴朗德的确注意到,出土的动物骸骨显示不同的发展阶段。不过他却作出了正确的结论,就是虽然年代不同,却仍然属于同一品种。他看不出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某个品种已经进化成另一个品种。《化石世界》一书归纳了巴朗德的哲学:“巴朗德的作品完全建立在事实的基础上,这正是最可贵之处。在这样一个初步的研究阶段,根本不可能作任何推测或猜想,也不应提出任何广义的理论。”

谦谦君子遗下“皇皇厚礼”

尽管巴朗德成就卓越,他却从不掉进骄傲和欺骗的圈套中。虽然他身处欧洲知识分子之中仍能泰然自若,也能操数国语言,却从未失掉平易近人的美德。他为了拉近跟人民的距离而学习捷克语,这样做对他的研究工作也有帮助,因为他能够跟为他收集化石样本的采石工人直接沟通。

巴朗德很虔诚,大自然的发现也加强了他对上帝的信心。他把化石称为“早期创造物中的大型纪念品”。此外,他在作品的导言中,谈及推动他继续研究工作的那股热情:“这是一种钦佩、满足和充满赞叹之情的感觉。当一个人发现或者静观造物主的部分作品时,他的心窝就会充满这种感觉而陶醉其中。”

巴朗德在1883年去世,遗下了价值非凡的科学材料。全世界的科学家都赞许他从事研究工作时的严谨态度。他以实事求是、探求真相的态度,把新发现小心翼翼地记录下来,所以著作至今仍对研究人员有参考价值。以科学的角度来看,有人把巴朗德的遗物称为“皇皇厚礼”实在一点也不夸大。

[脚注]

^ 9段 “志留纪”是地质学的一段时期,相信是地球最早的其中一段时期。

[第12,13页 的图片]

巴朗德的三叶虫插图,1852年

[鸣谢]

Sketches: S laskavým svolením Národní knihovny v Praze

[第12页的图片鸣谢]

Portrait: Z knihy Vývoj české přírodovědy, 19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