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伸手援助酷刑受害者

伸手援助酷刑受害者

 伸手援助酷刑受害者

《儆醒!》驻丹麦通讯员报道

“医治破碎骨骼,比医治破碎心灵容易。”——英格·热内夫基医生。

一个青年在欧洲城市的街上闲逛,他停下来观赏一家店子橱窗里的陈列品。突然间他双手发抖,两膝格格作响。他紧扣脖子,看似快窒息一般。他只不过在橱窗的反映中,看见两个身穿制服的警察而已。青年没有犯过事,没有理由要怕。不过,只要他一看见身穿制服的人,他就不禁想起若干年前,在千里以外,他曾在酷刑之下受尽苦楚。

以上的故事可以是数以百万计的男子、女子,甚至儿童的故事。故事的主角可能你也认识。那个曾被人残酷虐待的人也许是搬到你附近居住的难民或者移民。他的孩子也许跟你的孩子读同一所学校。根据你对他的认识,他是个安静、沉着、有礼貌的邻居,只是不多与别人来往而已。但外表可以是骗人的;外表也许将内心的痛苦隐藏起来,其实他正想起过去身心受尽折磨的情景,正在跟回忆争斗。眼睛看见的,耳朵听见的,可能会勾起过去恐怖的画面。一名受害者解释说:“每次听见婴儿哭泣,我就想起监牢里的人的哭声。每当我听见打扫的声音,我就记起棍子打在我身上之前,上下挥舞的声音。”

酷刑不独是政治极端分子和恐怖组织的专利,在有些国家中,军队和警察也使用酷刑。为什么呢?因为酷刑可以是取得线索、逼人招供、取得使人入罪的证言,或报复的一种快捷方便的手段。丹麦的英格·热内夫基医生在酷刑这专题方面是首屈一指的专家,他说在某些例子中,政府“利用酷刑攫取权位,并保住权位”。一名受害者有另一种说法:“他们要打垮我,目的是‘杀一儆百’, 其他人就知道批评政府的人会有什么下场。”

对许多人来说,折磨人的酷刑只存在于欧洲黑暗时代中。毕竟联合国已经在1948年采纳《世界人权宣言》,其中第五条这样说:“任何人不得施行酷刑,或施以残忍、不人道,或侮辱性的对待、刑罚。”不过,有些专家相信,全世界可能有百分之35的难民曾经遭受酷刑虐待。为什么酷刑会如此普遍?酷刑对受害者有什么影响呢?可以做些什么事来帮助他们呢?

后遗症

难怪许多酷刑受害者逃离本国,在外地重过新生活。可是环境也许不一样,身心的折磨却没完没了。例如,受害者的罪咎感也许挥之不去,因为他们自觉未能保护亲人朋友免受虐待。他也许还会变得疑心重重,遇到什么人都怕对方会告密。作家卡斯滕·詹森说:“受过酷刑煎熬的人以后永远会把自己当成是异乡人,不再信任这个世界。”

结果受害者身心同时留下创伤,自己无能为力,有心帮助的人也爱莫能助。身体的毛病有时可以药到病除,但心理的创伤却没有那么简单。热内夫基医生承认说:“起初我们以为:‘好了,断骨已经愈合,他们能够自己走回家了。’但不久我们发觉折磨他们的真正痛处其实在心里。”不过,热内夫基医生指出:“我们学到一件令我们感到惊喜的事实,这就是:我们是有 可能减轻受害人士的痛苦,向他们提供协助的,即使在事件发生许多年后也可能办得到。”

1982年,热内夫基医生和其他丹麦医生合作,在哥本哈根国立医院里开设一个小部门,专治曾受酷刑虐待的难民。微小的开始逐渐发展成一个全球网络,名为国际酷刑受害者康复协会。协会以哥本哈根为总部,指挥全球超过一百家康复中心从事援助工作。这些年来,协会已经吸取了许多关于医治酷刑受害者的经验了。

怎样予以支持

受害者如果可以跟别人谈一谈自己的经历,往往会对自己有益。康复协会的传单这样说:“大概二十年以前的酷刑受害者往往在两种意义上受苦,首先是身心受别人折磨,然后是由于无法将事情向别人透露而继续留在痛苦之中。”

众所周知,向别人谈及像酷刑这样惨痛的话题,绝不是愉快的事情。但是,如果受害者想要跟朋友透露心事,朋友却不愿意听,受害者就会陷入更深的绝望中了。所以,很重要的一点是,要使受害者确信有人关心他们。当然,没有人应该窥探别人的 私事,最终说不说,在什么时候说,向谁说,还是应该让受害者自己决定。——箴言17:17;帖撒罗尼迦前书5:14

大多数专家都建议,要同时考虑酷刑对身体和对心灵的损害。有些受害者需要专业的协助才能康复。治疗法包括呼吸练习和沟通。 *羞耻的感觉通常是其中一个首要处理的问题。治疗师对某个多次被强奸和殴打的女子说:“你有羞耻的感觉是很正常、可以理解的。但是你要记住,该觉得羞耻的人不是你,而是这样对待你的人。”

集中营生还者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数百万人要在希特勒的集中营中抵受恐怖、屈辱的处境。其中数千个耶和华见证人因为拒绝放弃信仰而遭受迫害。他们的信仰的确有助他们忍受这么严峻的考验。怎会这样呢?

早在他们入狱前很久,他们一直细心钻研上帝的话语。所以当考验来临的时候,他们并不感到疑惑,即使苦难未能即时停止,他们也不迁怒于上帝。借着研读圣经,见证人学到上帝容许罪恶存在的原因,还有他在适当时候消灭邪恶的方法。圣经教导他们耶和华“喜爱公平”,他痛恨人类苛待同胞的行为。——诗篇37:28;撒迦利亚书2:8,9

当然,许多集中营生还者要面对创伤的影响。他们从使徒保罗以下的劝勉而大受激励,保罗在罗马监狱里长期服役期间,他写信给信徒同工说:“什么事都不要忧虑,只要凡事借着祷告和恳切祈求,连同感谢,把你们的呼吁告知上帝。这样,上帝那超越一切意念的和平,就会借着基督耶稣,守卫你们的心和你们的思考力。”——腓立比书1:13;4:6,7

通过研读圣经,这些谨守忠贞的人学到,上帝许下承诺,要将地球变成乐园;在乐园里,例如酷刑一般的侮辱行为所造成的伤痕终于会消逝。

耶和华见证人在230多个国家地区跟邻人分享基于圣经的希望。世局动荡,因而使他们能接触到许多人,他们曾遭受不人道的虐待。在遇到酷刑受害者时,见证人敏于跟他们分享圣经应许的光明前途。酷刑即将成为陈迹,他们多么高兴能传扬这么美妙的佳音!——以赛亚书65:17;启示录21:4

[脚注]

^ 15段 《儆醒!》不会推荐任何一种治疗法。基督徒必须肯定他们寻求的疗法不会抵触圣经原则。

[第24页的精选语句]

“任何人不得施行酷刑,或施以残忍、不人道,或侮辱性的对待、刑罚。”——《世界人权宣言》,第五条

[第25页的附栏]

怎样予以援手

你要是认识一个正从酷刑的阴影中康复过来的人,以下的建议也许会有用:

● 深表同情。你可以说:“我知道你的国家祸患重重,你怎样应付呢?”——马太福音7:12;罗马书15:1

● 不要窥探他的私事,也不要坚持由你来帮助他。相反要仁慈体贴,要让受害者知道你愿意聆听他倾诉。——雅各书1:19

● 不要过犹不及,过分热心。不要剥削受害者的自尊和隐私。正确的做法是跟他一起分担,不要妄图将受害者的担子完全除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