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埃利亚斯·胡特尔和希伯来语圣经

埃利亚斯·胡特尔和希伯来语圣经

埃利亚斯·胡特尔​是​16​世纪​的​一​位​学者,曾经​出版​过​两​部​希伯来语​圣经。你​能​看​懂​圣经​使用​的​希伯来语​吗?很​可能​看​不​懂。你​也许​都​没有​见​过​希伯来语​圣经。胡特尔​和​他​的​希伯来语​圣经,会​帮助​你​更​珍惜​手​上​的​圣经。

1553​年,胡特尔​出生​在​德国​的​格尔​利茨,这个​小镇​位​于​今天​德国、波兰​和​捷克共和国​的​交界处。胡特尔​年轻​时,在​耶​拿​市​的​路德​大学​修读​中东​语言。后来​他​去​了​莱比锡,成为​一​名​希伯来语​教授,那​时​他​还​不​到​24​岁。胡特尔​致力​于​教育​改革,曾​在​纽伦堡​创办​了​一​所​学校,帮助​学生​在​四​年​内​学​会​希伯来语、希腊语、拉丁语​和​德语。在​当时,没有​任何​其他​院校​能​做​到​这​一点。

“独具匠心​的​版本”

胡特尔​的​希伯来语​圣经(1587​年​出版)题名页

1587​年,胡特尔​出版​了​一​部​希伯来语​的《旧约》(圣经《希伯来语​经卷》的​通称)。胡特尔​根据​以赛亚书​35:8,将​这个​版本​的​圣经​命名​为《圣洁​之​路》。他​在​书​里​使用​了​非常​秀丽​的​字体,因此​有​评论家​说:“该​书​每​个​细节​都​显示,这​是​一​个​独具匠心​的​版本。”这个​版本​还​有​一​个​独特​之​处,就是​可以​有效​地​帮助​人​学习​希伯来语。

为什么​这样​说​呢?想​要​阅读​希伯来语​圣经,必须​克服​两​个​障碍:首先,希伯来语​字母​非常​独特,又​是​从​右​向​左​书写​的,大​部分​人​只是​看​到​这样​的​文字​就​会​觉得​陌生;其次,一般​人​看​希伯来语​单词​时,很​难​把​词根​和​前后​缀​区分​开​来。举例​来​说,希伯来语​单词​נפשׁ(“尼发希”,音译)在​以西结书​18:4​出现​时,有​定冠词​ה(“哈”,音译)作为​前缀,变​成​合成词​הנפשׁ(“汉尼发希”,音译)。不​熟悉​希伯来语​的​人,很​难看​出​这个​合成词​就是​נפשׁ(“尼发希”)加​上​了​定冠词​ה(“哈”)。胡特尔​出版​的​希伯来语​圣经​巧妙​地​解决​了​这个​难题。

胡特尔​使用​了​一​种​创新​的​印刷​技巧,就是​用​实心​字体​印刷​希伯来语​单词​的​词根,用​空心​字体​印刷​前后​缀。下​一​页​插图​上半部​分​显示 的,是​以西结书​18:4​在​胡特尔​的​希伯来语​圣经​中​的​处理​方法。这个​方法​简单​实用,能​帮助​学生​辨识​词根,这样​他们​学习​希伯来语​就​轻松​多​了。类似​的​方法​也​被《圣经​新世界​译本​详注本》(英语)采用。 * 在​这个​译本​的​脚注​里,音译​出来​的​希伯来​语词​的​前后​缀​都​是​普通​字体,词根​却​以​粗体​标示。本​页​插图​下半部​分​显示​的,就是​同​一​节​经文​在《圣经​新世界​译本​详注本》脚注​中​的​处理​方法。

《新约》希伯来语​译本

1599​年,胡特尔​在​纽伦堡​出版​了​12​种​语言​对照​的《新约》(圣经《希腊语​经卷》的​通称),这个​版本​常​被​称​作《纽伦堡​合参本​圣经》。胡特尔​希望​在​这​部​圣经​里​收录​一​个​希伯来语​译本,但​他​承认,即使​自己“愿意​倾家荡产”也​不​可能​找​到​这样​一​个​译本。 * 于​是​他​决定​放​下​其他​工作,亲自​动手​翻译。不​到​一​年,他​就​将《新约》从​希腊语​翻译​成​了​希伯来语!

胡特尔​的​译本​究竟​有​多​好​呢?19​世纪​的​希伯来语​学者​弗朗茨·德利奇​评论​道:“直到​今天,这个​译本​仍然​深​具​参考​价值。胡特尔​总​能​找​到​恰当​的​词语​来​准确​地​传达​原意,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令​人​惊叹!他​对​希伯来语​的​掌握​在​基督徒​当中​实​属​罕见。”

影响​深远

胡特尔​出版​的​圣经​销量​并​不​太​好,他​也​没有​因此​富裕​起来。尽管​如此,胡特尔​的​作品​却​对​后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威廉·罗伯逊​和​理查德·卡迪​克​就​曾​分别​在​1661​年、1798​年​修订​并重​印​了​胡特尔​的《新约》希伯来语​译本。胡特尔​在​自己​的​译本​中,把​他​认为​指​代​耶和华​上帝​的“基里奥斯”(音译,意思​是“主”)、“提奥斯”(音译,意思​是“神”)这​两​个​头衔,都​恰当​地​译​为“耶和华”(יהוה),特别​是​当​这​两​个​头衔​出现​在​引​自《希伯来语​经卷》的​经文​时。这​一点​很​值得​留意,虽然​很​多《新约》译本​都​没有​使用​上帝​的​名字,但​胡特尔​的​做法​却​清楚​表明,在《希腊语​经卷》中​恢复​使用​上帝​的​名字​是​十分​恰当​的。

下​次​你​在《希腊语​经卷》中​看​到​上帝​的​名字​耶和华​时,请​想想​胡特尔​和​他​的​希伯来语​圣经。

^ 7段 请​参考《圣经​新世界​译本​详注本》(英语)以西结书​18:4​的​第​二​个​脚注​以及附录​3​B

^ 9段 有​证据​显示,之前​已经​有​人​将《新约》翻译​成​希伯来语。拜占庭​修士​阿​图​曼诺​斯​和​德国​学者​施​雷​肯​富​赫斯,就​曾​分别​在​1360​年​和​1565​年​前后​完成​了​各自​的​译本,但​这些​译本​从未​出版,现​已​失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