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人物​生平

没有双臂也能“拥抱”圣经真理

没有双臂也能“拥抱”圣经真理

人​在​感到​危险​时,很​自然​就​想​抓​住​一些​东西。但​我​却​不​能,因为​我​既​没有​双手​也​没有​双臂。我​7​岁​的​时候,为了​保​住​性命,不​得​不​截​去​双臂。

我​在​1960​年​出生,那​时​我​妈妈​17​岁。爸爸​在​我​出生​前,就​抛弃​了​我们。我​跟着​妈妈,和​外祖父母​住​在​前​东德(即​德意志民主共和国)的​布尔​格​镇。这个​小镇​的​人​大多​是​无神论者,我们​一​家人​也​一样,对“上帝”毫无​概念。

小时候,外祖父​很​疼爱​我,做​什么​事情​都​带​着​我。比如,他​带​着​我​爬​到​树​上​锯​树枝。我​很​喜欢​这些​活动,感觉​像​是​在​冒险。那​时​我​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

一​场​意外​改变​了​我​的​生活

我​7​岁​时,发生​了​一​场​可怕​的​悲剧。那​时​我​上​小学​二​年级,一​天​回家​路​上,我​爬​上​了​一​个​高压电​线​塔,当​爬​到​距​地面​8​米高​的​地方​时,突然​被​高压电​击​中,失去​了​意识。等​我​醒​来,发现​自己​正​躺​在​医院,双臂​已​被​严重​烧伤。为了​避免​染​上​败血症,医生​不​得​不​给​我​做​截肢​手术。可想而知,当时​我​的​家人​有​多么​绝望。但​我​那​时​还​小,并​不​完全​理解​失去​双臂​究竟​对​我​的​人生​意味着​什么。

我​出院​回​学校​后,同学​们​开始​嘲笑​我、骂​我、推​我。由​于​我​没​法​还手,他们​还​朝​我​身上​扔​东西,我​真​的​很​伤心。最后,我​被​送​到​一​所​为​残疾​儿童​设立​的​寄宿​学校——比​肯​韦德​残疾人​学校。因为​学校​离家​很​远,家人​又​没有​钱,所以​我​只​有​假期​回家​时​才​能​见​到​他们。之后​的​十​年​里,我​都​是​这样​在​没有​亲人​陪伴​的​环境​里​慢慢​长大​的。

没有​双臂​的​成长​经历

由​于​没有​手,我​努力​学习​用​脚​做​很​多​事。你​能​想​象​自己​用​脚趾​夹​住​叉子​和​勺子​来​吃​东西​吗?虽然​很​困难,我​还是​做​到​了。我​也​学​会​用​脚​夹​着​牙刷​刷​牙、夹​着​梳子​梳头。在​与​人​交谈​时,我​甚至​开始​用​脚“打手​势”。的确,我​的​双脚​成​了​我​的“双手”。

 我​十几​岁​时​迷​上​了​科幻​小说,时常​想​象​自己​拥有​高科技​的​双臂,想​做​什么​就​做​什么。14​岁​时​我​开始​抽​烟,这​让​我​更​自信,感觉​自己​和​别人​没​什么​两样,我​仿​佛​向​别人​宣告:“看!我​也​能​做​到。不管​有​没有​双臂,我​能​抽​烟,就是​大人!”

后来​我​参加​了​很​多​社会​活动,好​让​自己​忙碌​起来。例如,我​加入​了​唱歌​俱乐部、几​个​诗歌​会,也​参加​了​残疾人​运动会。我​还​加入​了​一​个​由​政府​支持​的​社会主义​组织——自由​德国​青年团,并​担任​秘书​这​一​要职,在​当地​的​成员​中​小​有​名气。我​做​了​一阵​学徒​后,就​在​镇​上​工作​了。为了​让​自己​看​起来​像​正常​人,我​越来越​喜欢​戴​假肢。

“拥抱”圣经​真理

有​一​天​我​去​上班,在​等​火车​时,有​个​男子​过来​问​我,能​否​想​象​上帝​会​让​我​再次​拥有​双臂。这​让​我​很​纠结,我​当然​想​再次​拥有​双臂,但​这​完全​是​个​空想。我​是​个​无神论者,根本​不​信​有​什么​上帝。之后,我​总​是​刻意​避开​那个​人。

有​一​次​同事​邀请​我​到​家​里​作客,喝​咖啡​时​她​的​父母​跟​我​谈​起​了​上帝——耶和华,这​是​我​第​一​次​知道​上帝​还​有​个​名字。(诗篇​83:18)然而​我​不​认同​他们​的​观点,心里​说:“无论​上帝​叫​什么,我​都​不​相信​有​上帝,我​一定​会​证明​这些​人​是​错​的。”为​此,我​同意​开始​讨论​圣经。但​出乎意料​的​是,我​竟然​无法​证明​上帝​不​存在。

随​着​越来越​深入​地​讨论​圣经​预言,我​的​无神论​思想​就​被​一步步​瓦解​了。很​多​圣经​预言​都​是​在​事前​几百​年​甚至​几千​年​写​下​的,却​都​准确​无误​地​应验​了。在​一​次​讨论​中,我们​读​了​马太福音​24​章、路加福音​21​章、提摩太后书​3​章​的​预言,并​把​这些​预言​与​现今​社会​的​状况​做​了​对照。圣经​预言​了​全球​的​很​多​大事,构成​一​个​综合​的​征象——这​帮助​我​看​出​现今​就是​圣经​所​说​的“最后​的​日子”。 * 这​就​好比​患者​病情​的​综合症​状,能​帮助​医生​得​出​正确​的​诊断​结果。圣经​的​预言​仿​佛​正在​我​眼前​逐步​应验,让​我​惊叹​不已。

我​确信​自己​所​学​的​就是​真理。我​虽然​有​十​多​年​烟龄,但​通过​祷告,最终​还是​戒除​了​抽​烟​的​恶习。我​又​学习​了​一​年​圣经,然后​在​1986​年​4​月​27​日​受浸​成为​耶和华见证人。由​于​当时​东德​政府​禁止​我们​的​活动,所以​我​是​在​秘密​的​情况​下​在​浴缸​中​受浸​的。

 向​人​施与

因为​政府​限制,我们​在​私人​家​里​举行​小​规模​的​聚会,所以​我​认识​的​弟兄​姐妹​不​多。出乎意料​的​是,政府​竟然​允许​我​去​西德,在​那里​我们​的​活动​是​公开​的,我​也​有生以来​第​一​次​参加​了​基督徒​大会,见​到​了​数​以​千​计​的​弟兄​姐妹,真​令​人​难忘​啊!

柏林​墙​倒塌​后,耶和华见证人​的​活动​不​再​受​限制,我们​终​于​能​自由​地​崇拜​耶和华​上帝​了。我​想​多​传道​却​害怕​与​陌生人​接触,因为​我​身​有​残疾,而且​童年​大​部分​时间​都​在​残疾人​学校​里​度​过,所以​容易​感到​自卑。但​在​1992​年,我​试​着​在​一​个​月​里​花​60​个​小时​传道。我​不仅​成功​了​还​体验​到​极​大​的​喜乐,所以​决定​继续​这样​做,并​坚持​了​三​年。

我​一直​牢记​圣经​的​一​句​话:“有​谁​软弱,我​不​软弱​呢?”(哥林多后书​11:29)虽然​我​有​残疾,但​还是​可以​思考​和​说话,所以​我​决心​尽力​帮助​别人。由​于​没有​双臂,我​完全​能​体恤​有​局限​的​人。有​的​人​非常​渴望​做​一些​事,但​无论​怎样​努力​都​做​不​到。我​特别​能​理解​这​种​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感觉,因此​也​尽力​去​鼓励​这样​的​人。向​别人​施与,令​我​深​感​快乐。

跟​别人​分享​好消息​令​我​感到​快乐

耶和华​天天​扶持​我

然而​我​必须​承认,有​时候​我​也​会​感到​失落,因为​我​很​想​成为​一​个​健全​的​人。我​能​独立​完成​许多​日常​活动,但​要​比​平常​人​付出​更​多​时间​和​精力。每​天​我​都​提醒​自己:“我​靠​着​那​赐​给​我​力量​的,凡​事​都​能​应付。”(腓立比书​4:13)这​句​话​成​了​我​的​座右铭。耶和华​天天​赐​我​所​需​的​力量​去​完成​那些“平常”的​事,他​从来​没有​舍弃​我,因此​我​也​绝​不​会​离弃​他。

我​从​小​没​能​跟​家人​一起​生活,所以​很​渴望​家庭​的​温暖。耶和华​赐​福​给​我,让​我​有​了​一​个​幸福​的​家庭。我​妻子​爱尔克​非常​贤惠,既​有​爱心​又​有​同情心。此外,全球​数​百万​的​耶和华见证人​都​成​了​我​属灵​的​弟兄​姐妹,我们​是​一​个​国际​大家庭。

与​我​的​爱​妻​爱尔克​在​一起

耶和华​应许​把​地球​变​成​乐园,到时​他​会“更新​一切”,当然​也​包括​恢复​我​的​双臂,这​让​我​深​感​安慰。(启示录​21:5)我​越​沉思​耶稣​在​地上​施行​的​奇迹,就​越​觉得​上帝​的​应许​真实​可​信。耶稣​瞬间​就​治​好​了​各​种​残障,他​曾​复原​一​个​人​枯萎​的​手,也​曾​治​好​一​个​人​被​削​掉​的​耳朵。(马太福音​12:13;路加福音​22:50,51)耶和华​的​应许​和​耶稣​的​奇迹,让​我​确信​不久​之后​自己​就​能​成为​一​个​健全​的​人。

然而,我​最​大​的​福分​就是​认识​了​耶和华​上帝。他​给​我​安慰、赐​我​勇气,是​我​的​慈父​和​良朋。大卫​王​的​话​道​出​了​我​的​心声:“耶和华​是​我​的​力量……我​的​心​信赖​他,我​就​得到​帮助,所以​我​心​欢跃,我​还​要​歌颂​他。”(诗篇​28:7)我​一生一世​都​要​持守​这​宝贵​的​真理,永​不​放弃。没错,即使​我​没有​双臂,也​可以“拥抱”真理。

^ 17段 关​于​圣经​怎样​描述​最后​日子​的​综合​征象,详​见​耶和华见证人​出版​的《辨明​圣经​的​真理》第​9​章《我们​正​生活​在“最后​的​日子”吗?》。你​可以​在​www.jw.org/cmn-hans​网站​下载​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