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道书 1:1-18

1  大卫的儿子在耶路撒冷做国王+,是会众的召集者+。以下是他写的话。   召集者说:“极其空虚!*极其空虚! 一切尽都空虚!+   世人在天日之下辛勤工作,这一切辛劳对他有什么益处呢?+   一代过去,一代又来,大地却永远长存+   太阳升起*,太阳落下,匆匆*回到原处,再从那里升起+   风吹向南,又绕向北,转来转去,绕行不息。 风又回到绕过的地方。   江河*全都往海里流,海却不满+ 江河回到所出之处,再流出来+   万事万物令人厌倦,谁也说不尽。 眼睛看了,却不能满足;耳朵听了,也不会满意。   现有的事,将来还有;做过的事,还会再做。 天日之下没有新事+ 10  有哪一件事能让人说,“你看,这是新的”? 其实这在很久以前已经存在,在我们的时代之前就有了。 11  以往的人,无人怀念;后来的人,同样无人怀念;再后来的人,也不会怀念前人+ 12  我是会众的召集者,在耶路撒冷以色列+ 13  我决心用智慧研究探求+,要了解天下所有的事+,就是上帝让世人去做的可悲的事。 14  我看见人在天日之下所做的一切,只见一切尽都空虚,如同捕风!+ 15  歪邪的事物,无人能纠正;没有的东西,无人能数点。 16  我在心里说:“我得到极大的智慧,超越所有在我以前住在耶路撒冷的人+,我的心也领会了许多智慧和知识+。” 17  我用心了解什么是智慧,什么是疯狂*,什么是愚昧+,不过这也像捕风。 18  智慧多,愁烦就多;知识增加,痛苦也增加+

脚注

又译“没有意义”。
又译“发出亮光”。
又译“气喘吁吁地”。
又译“冬季溪流”或“季节性溪流”。
又译“极度愚蠢”。

注释

多媒体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