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出生年份:1975年

  • 国家:墨西哥

  • 以前的我:性情暴戾、囚犯

我的背景

我在墨西哥恰帕斯州的圣胡安-钱卡拉伊托小镇出生,我的家族是乔尔人,属于马雅族的一个支派。我有11个兄弟姐妹,我排行第五。我小时候,耶和华见证人来教我和我的兄弟姐妹读圣经。不过,我年轻的时候没有把学到的用出来。

我13岁离家,四处游荡,开始吸毒和偷窃。16岁时,我在一个大麻园工作。大概一年后,有个晚上,我们用船运送一批大麻时,被另一个贩毒集团攻击,他们是我们的死对头。在一片枪林弹雨中,我为了逃命,就潜入水中一直游到下游处。之后,我逃到美国。

在美国,我继续从事毒品买卖,惹上更多麻烦。我19岁时被逮捕,以强盗和杀人未遂的罪名被判刑入狱。在监狱里,我加入一个帮派,犯下更多暴行,于是监狱官决定把我移送到宾夕法尼亚州刘易斯堡的联邦监狱,那里戒备森严,专门囚禁重刑犯。

在刘易斯堡的联邦监狱,我变本加厉。我身上纹着帮派的图案,很快就找到同帮派的人。我比以往更加残暴,不断打架闹事。有一次,我们在监狱操场上拿着球棒和哑铃跟别的帮派厮杀,狱警为了平息骚动,用催泪瓦斯对付我们。在那之后,监狱官又将我移送到专门安置危险人物的牢房。我性情暴戾,满口脏话,动不动就打人。我以此为乐,毫无愧疚感。

圣经对我的影响

我大部分的时间都被关在牢房里。为了打发时间,我开始阅读圣经。后来,有个狱警给了我一本书,书名是《你能够永远生活在地上的乐园里》 *。这本书勾起了我的回忆,我想起小时候从耶和华见证人那里学到的圣经知识。我意识到自己变得十分堕落,都是因为性情暴戾。我想到我的家人,想到姐姐和妹妹是耶和华见证人。我心想:“她们会永远活下去。”然后我问:“那我呢?”在那瞬间,我下定决心要改变。

我知道自己需要帮助才能改变。我向耶和华上帝祷告,求他帮助我。接着,我写信给耶和华见证人美国分部,说我想要学习圣经。分部安排监狱附近的会众跟我联络。那时候,只有家人才能探监,所以一个弟兄常常写信鼓励我,寄圣经书刊给我。这些都加强我想要改变的决心。

我决定脱离加入多年的帮派,这对我来说是很大的进步。帮派老大也被关在特殊牢房,我趁自由活动的时候,告诉他我想成为耶和华见证人。他的回答让我很惊讶,他说:“你想信上帝就去信吧,我不会阻止你。但如果这只是个借口,你知道下场会怎样。”

接着的两年,我的进步连狱警都留意到了,他们对我比较友善。他们带我出牢房去洗澡的时候,不再把我的手铐着;有一个狱警还特地鼓励我,要我继续加油。我服刑的最后一年,被转到戒备没那么森严的附设营区。我在2004年被释放,一共被关了十年。我坐上巴士,被遣送回墨西哥。

抵达墨西哥后没多久,我就找到耶和华见证人的王国聚会所。我第一次参加聚会穿的是监狱的制服,那是我唯一比较体面的衣服。耶和华见证人不介意我的打扮,他们温暖亲切地欢迎我,我感受到真基督徒表现的爱心。(约翰福音13:35)那次聚会后,会众的长老马上为我安排一个正式的圣经课程。一年后,我在2005年9月3日受浸成为耶和华见证人。

2007年1月,我开始全时服务,每个月用70小时帮助人学习圣经。2011年,我从独身弟兄圣经研习班毕业(现为王国传福音者训练班)。这个研习班教我怎么把会众的工作做得更好。

我很喜欢传道,努力帮助人明白和睦的重要

我在2013年和琵拉尔结婚。每当我谈起过去,她总会半开玩笑地说她不信。我已经摆脱残暴的性格了。我和琵拉尔都相信圣经确实有力量改变人,而我就是个证据。(罗马书12:2

我的福分

我觉得耶稣在路加福音19:10说的就是我,他说:“[我]来,是要寻找拯救迷失的人。”现在我不再迷失方向,也不再伤害别人了。我很感激上帝通过圣经让我找到人生的意义,学会怎样与别人和睦相处。最重要的是,圣经帮助我结交到一生的挚友,耶和华。

[脚注]

^ 13段 这本书由耶和华见证人出版,现已绝版。现在耶和华见证人主要用《辨明圣经的真理》跟人讨论圣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