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爸爸房子里。科农村,位于现在摩尔多瓦北部。193912月,我那里出生。20世纪30年代初,爷爷爸爸已经耶和华见证人。后来,妈妈爷爷圣经知识神父多,也耶和华见证人。

时候,爸爸、叔叔爷爷紧守基督徒政治中立立场劳动营,只爸爸下来。二战结束后,爸爸1947家,但后背伤。虽然身体不行了,但一直坚守信仰。

生活发生巨变

时,我们另外几百摩尔多瓦耶和华见证人流放西伯利亚。1949日,我们火车,经过12超过6400公里(4000英里)的路程,火车终于下来。当地官员已经车站我们,他们我们组,并马上我们地方。我们安置空置学校里。到达那里时,我们非常疲累,心情沉重。有基督徒姊妹歌,是耶和华见证人二战期间的。不久,所有由衷来。歌词这样的:

“那么弟兄姊妹流放远方;

他们北方,有东方;

他们上帝工作判刑,尽管遭受严峻考验,也决心忍耐到底。”

后来,我们星期天基督徒聚会,聚会地方13公里(8英里)。为了参加聚会,我们通常起来,冬天摄氏40度(华氏40度)的严寒,踏积雪上路。聚会地方19平方米(200平方英尺),参加聚会50多。我们两三诗歌,然后带领大家衷心上帝祷告,接着讨论圣经问题。一小时后,我们诗歌,再讨论一些圣经问题。聚会的确大大强化我们信心!

问题产生

1974前后,摄科伊火车站

1960年,流放西伯利亚耶和华见证人得到自由。虽然穷,但还是可以摩尔多瓦看看。这其间,我认识尼娜,她父母外祖父母耶和华见证人。不久,我们婚,并西伯利亚。1964年,我们女儿迪娜出生,1966年,我们儿子维克托。两后,我们乌克兰,住科伊房子里。占科伊位于克里米亚半岛,离雅尔塔大约160公里(100英里)。

 跟前苏联其他地方一样,耶和华见证人基督徒活动克里米亚禁止的。可是,我们传道工作没有严格限制,我们没有猛烈迫害。于是,有些弟兄姊妹信仰热心开始减退。他们觉得自己西伯利亚那么苦,现在努力改善生活,享受一下人生,也无可厚非。

筹办大会,一波三折

199127日,耶和华见证人苏联获得法律认可,于是,弟兄马上计划举行为期特别大会。我家人准备出席24乌克兰敖德萨举行大会,会场大型足球场。为了协助大会筹备工作,我提前了。

我们工作时间,晚上常常球场长凳上。许多基督徒姊妹帮忙打扫球场公园,清理差不多70垃圾。由于预期5000弟兄姊妹敖德萨出席大会,住宿部弟兄地,寻找住宿地方。可是,突然震惊消息。

19日,距离大会举行了,正在雅尔塔附近度假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突然捕。雅尔塔我们举行大会地方近。当局于是我们取消大会。弟兄姊妹纷纷电话大会事务处,问:“我们已经车,买火车票,现在怎么办?”负责筹备大会弟兄上帝恳切祷告回复大家:“你们吧!”

弟兄一边继续筹备大会,一边恳切祷告。各弟兄姊妹陆续到达,有关部门弟兄迎接他们,带他们住宿地方。大会委员会弟兄早上市政府官员协商,一就是天,但事情始终没有什么进展。

祷告得到回应

22星期四,也就是大会举行天,大会委员会成员终于好消息:我们大会批准了!大会星期六开始时,大家一起诗歌祷告,人人高兴了。那节目结束后,大家迟迟离开会场,跟相识叙旧晚。许多弟兄姊妹信心十分坚强,他们经历严峻考验,但始终忠于上帝。

1991敖德萨举行大会

转眼22过去了,这其间,传道工作乌克兰扩展,王国聚会所纷纷兴建起来。1991年,传道员2万5000,现在已经超过15万!

灵性仍然富足

家人还是科伊房子里。这个居民。1968年,我们西伯利亚时,镇耶和华见证人家庭,现在已经会众了。

我们人口增加少,我已经曾祖父了!现在我们总共一起事奉耶和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