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9​年​11​月​9​日,我​在​苏​库尔​出生,苏​库尔​是​印度河​西岸​的​一​个​古老​城市,位​于​今天​的​巴基斯坦​境​内。当时,有​一​位​英国​的​特派​传道员​给​了​我​父母​一​套​书,这些​圣经​书刊​的​封面​色彩​鲜艳,其中​的​圣经​真理​对​我​影响​深远,帮助​我​成为​耶和华见证人。

这​套​书​被​称​为“彩虹​丛书”,书​中​的​插图​栩栩如生,让​我​印象​深刻,也​让​我​更​想​要​了解​圣经。

在​印度​被​卷​入​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炮火​时,我​的​父母​分居,后来​离婚​了。我​的​世界​因此​而​瓦解,我​觉得​自己​被​人​抛弃,变​得​感情​麻木。我​不​能​理解​为什么​两​个​我​爱​的​人​不​愿意​在​一起。我​是​家​里​唯一​的​孩子,却​得​不​到​我​希望​得到​的​安慰​和​温暖。

当时,我​和​妈妈​住​在​卡拉奇(喀拉蚩)。有​一​天,一​位​年长​的​医生​弗雷德·哈达​克​来​我​的​家​传道。哈达​克​和​那​位​给​我们“彩虹​丛书”的​特派​传道员​一样​都​是​耶和华见证人,他​邀请​我​的​妈妈​学习​圣经。妈妈​虽然​拒绝​了,却​说​孩子​可能​会​有​兴趣。结果,第​二​个​星期​我​就​开始​跟​哈达​克​弟兄​读​圣经。

 几​个​星期​后,我​开始​参加​基督徒​聚会。聚会​是​在​哈达​克​弟兄​的​诊所​里​举行,约​有​12​位​年长​的​耶和华见证人​参加。他们​非常​照顾​我,待​我​像​儿子​一样,让​我​感到​很​温暖。我​还​记得​他们​坐​在​我​旁边​跟​我​说话,真挚​地​关心​我,而​我​那时​真​的​非常​需要​这样​的​朋友。

不久​之后,哈达​克​弟兄​邀请​我​跟​他​一起​传道。他​教​我​操作​手提​留声机,播放​简短​的​圣经​演讲。有些​演讲​的​内容​很​率直,虽然​一些​住户​听​了​不​高兴,但​我​仍然​非常​喜欢​传道。那时​我​热爱​真理,也​喜爱​跟​人​分享​圣经​的​信息。

后来,日本​军队​开始​入侵​印度,英国​政府​对​耶和华见证人​施加​的​压力​越来越​大。1943​年​7​月,我​也​受​到​这​股​压力​影响。学校​的​校长​是​圣公会​的​教士,他​以“行为​偏差”为​理由​将​我​退学。校长​告诉​妈妈,由于​我​跟​耶和华见证人​来往,我​的​行为​对​其他​学生​造​成​不良​影响。妈妈​很​震惊,于是​阻止​我​跟​耶和华见证人​继续​来往。不久​之后,妈妈​把​我​送​到​爸爸​那里,而​爸爸​住​在​卡拉奇​以​北​1370​公里​外​的​白沙​瓦​镇。我​在​那里​得​不​到​属灵​食物,也​无法​跟​弟兄​姐妹​来往,结果​我​的​属灵​活动​都​停止​了。

恢复​属灵​健康

1947​年,我​回​卡拉奇​找​工作。我​去​了​哈达​克​弟兄​的​诊所,他​热情​又​温暖​地​欢迎​我。

他​问:“你​哪里​不​舒服​吗?”哈达​克​弟兄​以为​我​身体​不​舒服,来​诊所​看病。

我​回答:“医生,我​不​是​身体​不​舒服。我​是​属灵​方面​生病​了。我​想​要​再次​有​人​帮助​我​了解​圣经。”

他​问:“你​想​要​什么​时候​开始​呢?”

我​说:“可以​的​话,现在​开始!”

我们​用​了​整个​晚上​讨论​圣经。我​感觉​好像​回​到​了​家,回​到​耶和华​的​身边​一样。虽然​妈妈​还是​反对​我​跟​耶和华见证人​来往,但是​我​已经​下​定​决心​要​崇拜​上帝。1947​年​8​月​31​日,我​17​岁​时​以​水浸礼​表明​自己​献身​给​耶和华,并​在​那​年​开始​做​正规​先驱。

喜乐​的​先驱​工作

我​的​第​一​个​先驱​委派​地区​是​奎达(奎​塔),这里​曾经​是​英国​军队​的​前哨站。1947​年,印度​和​巴基斯坦 *各自​独立,这​不但​引起​了​严重​的​宗教​冲突,还​导致​历史​上​最​大​规模​的​难民潮,约​有​1400​万​人​流离失所。印度​的​穆斯林​逃​往​巴基斯坦,而​巴基斯坦​的​印度教徒、锡克教徒​则​逃​往​印度。当时​的​情况​十分​混乱,我​从​卡拉奇​搭​上​前往​奎达​的​火车,车​上​挤​满​了​人,大​部分​的​时间​我​得​紧​握​车​外​的​把​手,以免​掉​下​火车。

1948​年,我​参加​印度​的​分区​大会

我​在​奎达​认识​了​乔治·辛格,他​是​一​位​年​约​25​岁​的​特别​先驱。乔治​送​我​一​辆​老旧​的​自行车,我​骑​着​自行车,或者​说​我​是​推​着​自行车​在​山坡​地区​传道。通常​我​都​是​一​个​人​传道,而​在​短短​六​个​月​内,我​就​建立​了​17​个​圣经​课程,有些​学生​后来​也​受浸​了。其中​一​个​圣经​学生​曾​是​军官,名叫​萨迪​克·马西。萨迪​克​协助​我​和​乔治​把​圣经​书刊​翻译​成​巴基斯坦​的​官方​语言​乌尔都语。不久​之后,萨迪​克​也​成为​一​位​热心​的​传道员。

搭乘​邮轮“伊丽莎白​皇后​号”,前往​基列​学校

后来​我​回​到​卡拉奇,在​那里​和​两​位​刚​从​基列​学校​毕业​的​弟兄​一起​工作,他们​是​亨利·芬奇​和​哈利·福里斯特。这​两​位​弟兄​在​属灵​方面​帮助​我,能​受​到​这样​的​训练​真​的​很​棒!有​一​次,我​和​芬奇​弟兄​一起​去​北​巴基斯坦​传道。 那里​有​绵延​的​高山,我们​在​山脚​下​找​到​很​多​谦卑​又​渴望​学习​圣经​的​村民,他们​是​说​乌尔都语​的。两​年​后,我​受​邀​参加​基列​学校,毕业​后​我​再次​回​到​巴基斯坦,用​一​部分​的​时间​做​分区​监督​探访​会众。当时,我​和​另外​三​位​弟兄​住​在​拉合尔​的​特派​传道员​之​家。

重新​振作

1954​年,拉合尔​的​特派​传道员​之​间​严重​不合,分部​办事处​不​得​不​更改​弟兄​的​委派。由于​我​不​智​地​在​弟兄​间​选​边​站,结果​受​到​严厉​的​管教。当时​我​觉得​自己​非常​失败,认定​自己​不​再​是​个​属灵​的​人。我​搬​回​卡拉奇,后来​再​搬​到​英国​伦敦,希望​能​在​属灵​方面​重新​振作​起来。

在​伦敦,我​的​会众​里​有​很​多​伯特利​成员,其中​一​位​是​分部​仆人​普赖斯·休斯​弟兄。休斯​弟兄​仁慈​亲切​也​很​照顾​我。有​一​次​他​告诉​我,他​曾​被​督导​全球​传道​工作​的​约瑟夫·卢述福​弟兄​责备。当时,休斯​弟兄​很​不服​气,想​为​自己​辩解,却​受​到​卢述福​弟兄​斥责。我​很​讶​异​看​到​休斯​弟兄​在​回忆​这​件​事​的​时候,脸​上​还​带​着​微笑。他​说​虽然​这​件​事​令​他​很​难过,不过​他​后来​体会​到​自己​确实​需要​这样​的​管教,也​从​管教​中​看​出​耶和华​对​他​的​爱。(希伯来书​12:6)休斯​弟兄​的​话​大大​安慰​了​我,帮助​我​调整​思想,再次​喜乐​地​事奉​上帝。

那时​妈妈​也​搬​来​伦敦,不久​后​她​开始​跟​约翰·巴尔​弟兄​讨论​圣经,巴尔​弟兄​后来​是​中央长老团​的​成员。妈妈​在​属灵​方面​有​良好​的​进步,并​在​1957​年​受浸。后来​我​才​知道,爸爸​过世​前​也​曾​和​耶和华见证人​学习​圣经。

1958​年,我​和​住​在​伦敦​的​丹麦​姐妹​莱娜​结婚。我们​生​了​五​个​孩子,大​女儿​珍​在​我们​婚后​第​二​年​出生,这​时​我​也​有​荣幸​在​富勒​姆​会众​服务。不过​由于​莱娜​的​身体​不​好,我们​考虑​搬​到​气候​比较​温暖​的​地方,所以​在​1967​年,我们​全​家​移民​到​澳大利亚​的​阿德莱德。

锥​心​之​痛

在​阿德莱德​的​会众​有​12​位​年长​的​受膏​基督徒,他们​非常​热心​传道。我们​迁​入​会众​后,很​快​就​参与​所有​属灵​活动。

 1979​年,我​和​莱娜​的​第​五​个​孩子​丹尼尔​出生。丹尼尔​天生​就​有​严重​的​唐氏综合症 *,医生​说​他​无法​活​得​很​久。直到​现在,我​都​很​难​跟​别人​解释​我们​当时​经历​的​痛苦。我们​尽力​照顾​丹尼尔,也​努力​不​忽略​另外​四​个​孩子​的​需要。丹尼尔​的​心脏​有​两​个​缺口,所以​他​容易​缺​氧。每​次​他​脸色​发​青​时,我们​得​立刻​送​他​去​医院。虽然​他​的​身体​状况​很​差,但​他​既​聪明​又​乖巧,而且​很​爱​耶和华。每​当​我们​在​饭前​祷告​时,他​都​会​紧​扣​那​双​小​手,边​点头​边​衷心​地​说:“阿们!”,然后​才​开始​吃饭。

丹尼尔​四​岁​时,患​上​急性​白血病。我​和​莱娜​都​身心​俱​疲,我​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一​天​晚上,我们​感觉​快​撑​不​下去​时,分区​监督​内维尔·布​罗​米奇​弟兄​来​拜访​我们。内维尔​抱​着​我们,跟​我们​一起​哭。他​的​每​一​句​话​都​很​安慰​我们,让​我们​感受​到​爱​和​温暖,他​留​到​大约​凌晨​一点​才​离开。不久​后,丹尼尔​过世​了,失去​他​是​我们​一生​中​最​悲痛​的​事,不过​我们​深信​没有​任何​事​能​隔断​上帝​对​丹尼尔​的​爱,就算​是​死​也​不​能。(罗马书​8:38,39)这样​的​信念​帮助​我​和​莱娜​渡​过​难关。我们​多么​渴望​看​到​丹尼尔​复活​过来,跟​我们​在​新世界​里​团聚。(约翰福音​5:28,29

助​人​为​乐

虽然​我​曾经​两​度​中风,但​今天​还​能​在​会众​里​担任​长老。过去​的​经历​帮助​我​体恤​和​怜悯​别人,尤其​是​那些​经历​患难​的​人,我​不​会​批评​他们,反而​会​问​自己:“弟兄​姐妹​会​有​这样​的​反应​和​想法,是​不​是​跟​他们​的​经历​有关?要​怎样​让​弟兄​姐妹​知道,我​关心​他们?我​要​怎样​鼓励​弟兄​姐妹,以​耶和华​的​观点​行事​呢?”我​非常​喜欢​牧养​探访​弟兄​姐妹,当​我​安慰​和​鼓励​他们​时,自己​也​受​到​很​大​的​安慰​和​鼓励。

我​非常​喜欢​牧养​探访​弟兄​姐妹

我​和​诗篇​执笔者​有​同样​的​感觉:“每​当​我​心里​多​忧​多虑,[耶和华]都​安慰​我,使​我​安心。”(诗篇​94:19)不论​是​因​信仰​受​迫害,对​自己​灰心​失望,还是​在​人生​的​低谷,耶和华​都​像​父亲​一样,总​是​陪伴​在​我​身边。

^ 19段 早期​的​巴基斯坦​分​成​西巴基斯坦(现​称:巴基斯坦)和​东巴基斯坦(现​称:孟加拉国)。

^ 29段 请​看《警醒!》2011​年​6​月刊​的​文章《养育​唐氏综合症​孩子——喜乐​与​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