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安会​的​官员 *斥责​我:“你​这个​狠心​的​人,竟然​抛弃​怀孕​的​妻子​和​年幼​的​女儿。谁​来​照顾​她们​呢?放弃​你​的​信仰,回家​去​吧!”我​回答​他:“我​并​没有​抛弃​家人,是​你们​把​我​关​在​这里​的!我​做​错​了​什么?”他​反驳​我:“做​任何​坏事​都​比​当​耶和华见证人​来​得​好!”

以上​的​这​段​对话​发生​在​1959​年,当时​我​在​俄罗斯​伊尔库茨克​的​监狱​里。让​我​说说​我​和​妻子​玛丽亚​怎样​准备​好“为​正义​受苦”,还​有​我们​保持​忠贞​得到​了​什么​福分。(彼得前书​3:13,14

1933​年,我​在​乌克兰​佐​洛特​尼​奇​的​村子​里​出生。1937​年,阿姨​和​姨丈​从​法国​来​看​我们,他们​是​耶和华见证人。他们​留​下​两​本​守望台社​出版​的​书​给​我们,分别​是《政府》和《拯救》。爸爸​读​了​这​两​本​书​后,对​上帝​又​重​燃​了​信心。不过,爸爸​在​1939​年​时​得​了​重病,他​在​临终​前​告诉​妈妈:“这些​书​说​的​是​真理,要​教​孩子​这些​真理。”

新​的​传道​地区——西伯利亚

1951​年​4​月,政府​当局​把​许多​耶和华见证人​从​苏联​西部​流放​到​西伯利亚。我​跟​妈妈​和​弟弟​格里戈雷​从​乌克兰​西部​被​放逐​到​西伯利亚​的​图伦,我们​搭乘​火车,经过​6000​多​公里(3700​多​英里)才​到​了​那里。两​个​星期​后,哥哥​波格​丹​到​了​安加尔斯克​附近​的​劳动营,他​被​判处​25​年​的​劳役。

我​跟​妈妈​和​弟弟​格里戈雷​在​图伦​附近​的​村庄​传道,不过​我们​必须​小心​机警。例如,我们​会​问:“这里​有​没有​人​要​卖​牛?”当​我们​找​到​要​卖​牛​的​人,我们​会​跟​对方​谈谈​牛​是​多么​奇妙​的​动物,然后​借​机​提​到​创造主。当时,一​份​报纸​报道​耶和华见证人​在​寻找​牛,不过​他们​找​的​其实​是​绵羊!而​我们​确实​找​到​许多​绵羊​般​的​人!我们​很​高兴​能​在​这个​没有​传道员​探访​的​地区​传道,帮助​这些​谦卑​又​好客​的​人​学习​圣经。今天,图伦​有​一​群​会众,当地​有​超过​100​位​传道员。

玛丽亚​的​信心​受​到​考验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玛丽亚​在​乌克兰​学习​圣经。当时​玛丽亚​18​岁,有​个​国安会​的​官员​常常​骚扰​她,想​要​跟​她​发生​性关系,不过​玛丽 亚​都​坚定​地​拒绝​了。有​一​天,玛丽亚​回​到​家​时​发现​那个​官员​就​躺​在​她​的​床​上,玛丽亚​赶紧​逃跑。国安会​的​官员​气​得​火冒三丈,就​威胁​要​以​她​是​耶和华见证人​为​由,将​她​关​起来。1952​年,玛丽亚​真​的​被​判处​监禁​十​年。当时​她​觉得​自己​就​像​约瑟​一样,因​坚守​忠义​而​被​囚。(创世记​39:12,20)后来,有​个​司机​带​着​玛丽亚​从​法院​到​监狱,并​对​她​说:“别​害怕,许多​人​进​了​监狱,不过​出​狱​时​依旧​是​个​有​尊严​的​人。”这​番​话​强化​了​玛丽亚。

1952​至​1956​年​期间,玛丽亚​被​带​到​俄罗斯​的​高尔基(现​称​下诺夫哥罗德)附近​的​劳动营。她​的​工作​是​把​树​连​根​挖​起来,就算​天气​寒冷​也​得​在​外​工作。后来​玛丽亚​的​健康​出​了​一些​问题,她​在​1956​年​获释​出​狱​并​前往​图伦。

被​迫​和​妻​儿​分开

后来,一​个​弟兄​告诉​我​有​位​姊妹​要​来​图伦,我​就​骑​自行车​到​车站​去​接​这​位​姊妹,帮​她​提​行李。当​我​一​见​到​玛丽亚​时,我​就​喜欢​上​她​了。我​很​努力​要​赢得​她​的​芳心,后来​我们​在​1957​年​结婚。结婚​一​年​后,我们​的​女儿​伊里​娜​出生​了。但是​陪伴​女儿​的​喜乐​很​快​就​结束,因为​我​在​1959​年​时​因​印制​圣经​书刊​被​逮捕。有​一​年​半​的​时间,我​被​单独​监禁。那​时,我​经常​祷告​也​唱​王国​诗歌,并​想象​重​获​自由​后​我​会​怎样​传道,这样​做​让​我​保持​内心​安宁。

1962​年,我​在​劳动营

在​狱​中,一​个​官员​审问​我​时,对​我​大​喊:“我们​很​快​就​会​消灭​你们,就​像​踩​死​老鼠​一样​容易!”我​告诉​他:“耶稣​说​王国​的​好消息​一定​会​传遍​世界​各​地,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止。”接着​发生​的​事​就​像​文章​开头​提​到​的,这个​官员​改变​了​策略,试图​要​说服​我​放弃​信仰。不过,不论​他​用​威胁​或​利诱​的​方法,我​都​没有​动摇,结果​我​被​判处​七​年​监禁,要​在​萨兰斯克​附近​的​劳动营​服​劳役。在​前往​劳动营​的​途​中,我​得知​第​二​个​女儿​奥尔加​出生​了。虽然​我​被​迫​跟​妻子​和​两​个​女儿​分开,但是​想​到​我​和​玛丽亚​都​继续​忠​于​耶和华,就​令​我​感到​十分​安慰。

1965​年,玛丽亚​跟​女儿​奥尔加​和​伊里​娜

即使​从​图伦​到​萨兰斯克​坐​火车​来回​需要​12​天,玛丽亚​还是​每​年​都​来​探望​我。她​每​年​都​会​带​一​双​新​的​靴子​给​我,并​把​几​本《守望台》藏​在​鞋跟​里。有​一​年​非常​特别,因为​玛丽亚​带​着​两​个​年幼​的​女儿​来​看​我,看​到​她们​让​我​非常​感动,我​很​高兴​能​跟​她们​在​一起。

新​环境​和​新​挑战

1966​年,我​从​劳动营​获释​后,我们​一​家​四​口​就​搬​到​黑海​附近​的​阿尔马维尔,我们​的​儿子​雅罗斯拉夫​和​小​帕维尔​就是​在​那里​出生​的。

国安会​的​调查员​很​快​就​找​上门,搜索​我们​的​家,想​要​找​到​圣经​书刊。他们​找​得​非常​仔 细,甚至​连​牛​的​饲料​堆​都​检查。有​一​次​调查员​来​搜索​时​热​得​满​头​大汗,他们​的​制服​还​布​满​灰尘。玛丽亚​很​同情​他们,因为​他们​不过​是​奉命​行事。所以​玛丽亚​为​他们​准备​了​果汁,也​给​他们​小​刷子、毛巾​和​一​盆​水,让​他们​可以​梳洗​一下。后来,国安会​的​长官​来​时,这些​调查员​就​告诉​长官​他们​受​到​友善​的​对待。他们​离开​时,这个​长官​还​微笑​着​对​我们​挥手​呢!我们​很​高兴​自己​努力“以​善​胜​恶”,因此​得到​好​结果。(罗马书​12:21

虽然​我们​家​经常​遭​到​搜索,我们​还是​继续​在​阿尔马维尔​传道。我们​也​有​机会​鼓励​在​库尔​加宁​斯​克​附近​的​一​小​群​传道员。我​很​高兴​今天​在​阿尔马维尔​有​六​群​会众,而​库尔​加宁​斯​克​有​四​群​会众。

在​那​段​日子,我们​在​属灵​方面​也​曾​经历​低潮,但​我们​很​感谢​耶和华​通过​忠贞​的​弟兄​提​出​劝告,强化​我们​的​信心。(诗篇​130:3)当时​我们​也​面对​一些​严峻​的​考验,例如​国安会​的​密探​渗入​会众,大家​却​没​发现。这些​假弟兄​表现​得​很​热心,很​热衷​传道​工作。有些​假弟兄​还​在​会众​里​担负​职责。不过​我们​后来​发现​了​他们​的​真面目。

1978​年,玛丽亚​45​岁​时​又​再次​怀孕​了。当时​她​有​心脏​方面​的​疾病,所以​医生​为了​她​的​生命​安全,试​着​说服​她​堕胎,但​玛丽亚​拒绝​这样​做。结果,医生​就​在​医院​里​带​着​针筒​跟着​玛丽亚,想​要​找​机会​为​她​注射​药剂​让​胎儿​早产。玛丽亚​为了​保护​腹​中​的​孩子,就​逃​离​那​间​医院。

不久​之后,国安会​下令​要​我们​离开​阿尔马维尔,我们​就​搬​到​爱沙尼亚​的​塔林,在​那​附近​的​村庄​定居。那​时,塔林​仍​属​于​苏联​的​管辖​范围。玛丽亚​在​那里​顺利​生​下​了​儿子​维塔利,他​很​健康,跟​医生​先前​所​预告​的​完全​不​同。

之后,我们​又​从​爱沙尼亚​搬​到​俄罗斯​南部​的​涅​兹​洛布​纳​亚。有​很​多​人​会​去​附近​的​度假​胜地​游玩,所以​我们​也​在​那里​谨慎​地​传道。许多​人​为了​身体​健康​到​那里​度假,但​一些​人​离开​时​却​得到​更​好​的​收获,就是​永生​的​希望。

教导​儿女​爱​耶和华

我们​努力​教导​儿女​爱​耶和华,帮助​他们​培养​渴望​事奉​上帝​的​心。我们​经常​邀请​一些​成熟​的​弟兄​来​家​里​作客,希望​对​孩子​有​好​的​影响,其中​一​个​是​我​的​弟弟​格里戈雷。他​从​1970​至​1995​年​都​在​从事​探访​会众​的​工作。我们​全​家​都​喜欢​他,因为​他​很​幽默,总​是​带​来​快乐​的​气氛。每​当家​里​有​客人​时,我们​都​会​一起​玩​圣经​游戏,所以​孩子​们​从​小​就​喜爱​圣经​里​的​历史​记载。

我​的​儿子​和​他们​的​妻子。

由​左​至​右,后排:雅罗斯拉夫,小​帕维尔,维塔利

前排:阿廖娜,拉​娅,斯韦特兰娜

 1987​年,儿子​雅罗斯拉夫​搬​到​拉脱维亚​的​里加,在​那里​他​可以​比较​公开​地​从事​传道​工作。但​后来,他​因​拒服​兵役​被​判处​一​年​半​的​监禁,在​这​当中​他​待​过​九​个​不​同​的​监狱,我​以往​被​监禁​的​经历​帮助​他​保持​坚忍。后来,雅罗斯拉夫​开始​参与​先驱​服务。1990​年,儿子​小​帕维尔​19​岁​时​想​去​位​于​日本​北方​的​萨哈林岛​做​先驱。萨哈林岛​距离​我们​住​的​地方​超过​9000​公里(5500​英里),岛​上​只​有​20​个​传道员。起初,我们​不​希望​他​去,但​后来​还是​答应​了。这​是​一​个​正确​的​决定。岛​上​的​居民​对​于​王国​的​信息​有​良好​的​反应,不​到​几​年​的​时间,那里​就​有​八​群​会众。小​帕维尔​在​萨哈林岛​服务​直到​1995​年。那​段​期间,只​有​最​小​的​儿子​维塔利​跟​我们​住​在​一起。维塔利​从​小​就​喜爱​读​圣经,14​岁​时​开始​做​先驱,而​我​也​和​他​一起​做​了​两​年​的​先驱,那​真​是​一​段​美好​的​时光。后来,维塔利​在​19​岁​时​离开​我们​去​从事​特别​先驱​的​服务。

回想​1952​年​时,国安会​的​官员​告诉​玛丽亚:“放弃​你​的​信仰,不然​你​就​要​被​关​十​年。当​你​出​狱​的​时候,你​会​变​得​又​老​又​孤单。”但​事情​的​发展​却​不​是​如此。这些​年​来,我们​感受​到​忠贞​的​上帝​耶和华​和​儿女​对​我们​的​爱,我们​的​圣经​学生​也​很​关心​我们。我​和​玛丽亚​去​探望​孩子​时​都​很​开心,因为​看​到​孩子​的​圣经​学生​很​感激​孩子​帮助​他们​认识​真理。

感激​耶和华​的​良善

1991​年,耶和华见证人​的​活动​得到​政府​认可,这​使得​传道​工作​更加​蓬勃​发展。我们​的​会众​甚至​买​了​一​部​巴士,让​我们​每​个​周末​都​可以​到​附近​的​城镇​和​村庄​传道。

2011​年​与​妻子​合影

我​很​高兴​雅罗斯拉夫​和​妻子​阿廖娜​以及​小​帕维尔​和​妻子​拉​娅​在​伯特利​服务,维塔利​和​妻子​斯韦特兰娜​则​从事​分区​探访​的​工作。大​女儿​伊里​娜​和​家人​住​在​德国,她​的​丈夫​弗拉基米尔​和​三​个​儿子​都​担任​长老。小​女儿​奥尔加​住​在​爱沙尼亚,她​经常​打​电话​关心​我。令​我​难过​的​是,爱​妻​玛丽亚​在​2014​年​过世​了,我​非常​期待​将来​她​复活​的​时候​我们​可以​重​聚。今天,我​住​在​别尔哥罗德,当地​的​弟兄​非常​照顾​我。

为​耶和华​服务​的​这些​年​来,我​学​到​虽然​保持​忠义​需要​有​所​牺牲,但​耶和华​所​赐​的​平安​却​是​无可比拟​的。我​和​玛丽亚​保持​坚忍​所​得到​的​福分​远远​超过​我​的​想象。在​1991​年​苏联​解体​前,传道员​人数​才​四万​多,但​今天​在​前​苏联​的​地区,传道员​人数​已​超过​40​万​了!我​现在​已经​83​岁​了,还是​在​会众​里​担任​长老。一直​以来,耶和华​都​给​我​很​多​帮助,让​我​有​力量​可以​忍受​考验,耶和华​确实​厚待​我。(诗篇​13:5,6

^ 4段 国安会​是​前​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的​简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