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敢​受浸,我​就​会​离开​你!”在​1941​年,爸爸​对​妈妈​说​了​这​句​话。虽然​爸爸​威胁​说​要​离开​我们,妈妈​还是​受​了​浸,将​自己​献​给​耶和华​上帝。后来​爸爸​果然​离开​了,当时​我​才​八​岁。

在​这​之前,我​就​对​圣经​真理​很​感​兴趣。当时,妈妈​收​到​了​一些​圣经​书刊,我​很​喜欢​这些​书刊​的​内容,尤其​是​里面​的​插图。爸爸​不​喜欢​妈妈​把​学​到​的​真理​告诉​我,但​我​很​想​了解​书​中​写​了​什么,问​了​妈妈​很​多​问题,所以​妈妈​就​利用​爸爸​不​在​家​的​时间​教​我​圣经。后来,我​也​决定​将​一生​献​给​耶和华,于​是​在​1943​年,我​10​岁​的​时候​在​英国​的​布莱克浦(黑潭)受​了​浸。

开始​事奉​耶和华

从​那​时​起,我​和​妈妈​就​经常​一起​传道。我们​会​用​留声机​向​人​介绍​圣经​的​信息。这些​留声机​相当​笨重,一​台​大约​有​4.5​公斤(10​磅)那么​重。你​可以​想象​那个​画面​吗?我​当时​只是​一​个​小​男孩,却​拖​着​一​台​又​大​又​重​的​留声机!

我​14​岁​时​很​想​要​做​先驱,妈妈​建议​我​先​跟“弟兄​的​仆人”(现​称​分区​监督)谈谈。 结果​弟兄​建议​我​先​学​会​一些​技能​来​维持​先驱​的​生活,我​接受​了​他​的​建议。工作​两​年​后,我​问​了​另​一​位分​区​监督​的​意见,他​说:“那​你​开始​做​先驱​吧!”

所以,在​1949​年​4​月,妈妈​和​我处​理​掉​一些​家具​后,就​搬​到​曼彻斯特​附近​的​米德尔顿(密德顿),开始​我们​的​先驱​生活。四​个​月​后,我​找​了​一​位​弟兄​做​我​的​先驱​同伴,分部​建议​我们​搬​到​厄拉姆,那里​刚​成立​一​群​会众。妈妈​则​和​一​位​姊妹​到​另​一​群​会众​做​先驱。

搬​到​新​会众​时​我​才​17​岁,就​要​和​先驱​同伴​负责​主持​会众​的​聚会,因为​当时​会众​里​符合​资格​的​弟兄​很​少。后来,我​受​到​邀请​搬​去​巴克斯顿​会众,那里​的​传道员​不​多,很​需要​人​帮忙。我​到​现在​都​觉得,年轻​时​为​耶和华​服务​的​经验​是​很​好​的​训练,让​我​能够​负​起​更​多​职责。

1953​年​和​弟兄​姊妹​在​纽约​罗切斯特(洛契斯特)宣传​公众演讲

我​在​1951​年​时​申请​参加​守望台​基列​圣经​学校,但​在​1952​年​12​月,我​却​收​到​了​政府​的​征召​令​要​到​军队​服役。我​想​以​全时​传道员​的​身份​申请​兵役​豁免,但​法官​却​认为 我​不​符合​不用​当​兵​的​资格,反而​判​我​入狱​服刑​六​个​月。在​服刑​期间,我​收​到​了​第​22​届​基列​学校​的​邀请​函。后来​在​1953​年​7​月,我​搭乘“乔治克​号”前往​纽约。

到达​纽约​后,我​有​机会​参加​1953​年​的“新世界​社会”大会。大会​后,我​就​坐​火车​到​纽约​的​南兰星​去​参加​基列​学校。火车​到​站​后,我​还​需要​搭​公车​才​能​到达​目的地。那​时,我​刚​离开​监狱,身上​没​什么​钱,所以​我​需要​跟​一​位​乘客​借​25​美分​才​能​搭​公车。

海外​服务

我​从​基列​学校​受​到​很​好​的​训练,让​我​在​特派​传道员​的​岗位​上​能够“对​什么​人……就​做​什么​人”。(哥林多前书​9:22)我​和​保罗·布鲁恩、雷蒙德·利奇​被​委派​去​菲律宾。毕业​后,我们​等​了​几​个​月​才​拿​到​签证,然后​搭​船​前往​目的地。途​中​我们​经过​鹿特丹、地中海、苏伊士​运河、印度洋、马来西亚​和​香港,一共​在​海​上​航行​了​47​天!1954​年​11​月​9​日,我们​终​于​抵达​了​马尼拉。

我​和​基列​学校​的​同学​雷蒙德·利奇​在​海​上​航行​了​47​天后​抵达​菲律宾

我们​需要​适应​当地​的​环境​和​居民,也​需要​学习​当地​的​语言。起初,我们​三​个​人​被​派​到​奎松城​的​一​群​会众,当地​大​部分​的​居民​都​会​说​英语,结果​过​了​六​个​月,我们​还是​不​太​会​说​他加禄语。但​下​一​个​工作​岗位​就​会​解决​这个​问题​了。

1955​年​5​月​的​某​一​天,我​和​雷蒙德​传道​完​回家​后,发现​有​一​叠​信件​在​我们​的​房间​里,我们​被​通知​要​去​做​分区​监督。虽然​当时​我​才​22​岁,但​这个​新​的​工作​岗位​让​我​有​机会​以​不​同​的​方式,对​什么​人​就​做​什么​人。

在​比科尔语​的​分区​大会​上​发表​演讲

我​记得​有​一​次​探访​会众​时,在​一​个​村庄​的​小店​前​发表​公众演讲。我​很​快​就​发现,原来​当时​对​菲律宾人​来​说,发表​公众演讲​就​要​在“公众”场所!所以​我​探访​会众​时,曾​在​凉亭、市场、篮球场、公园、市政厅​前​发表​演讲,也​经常​在​街角​这么​做。有​一​次,我​本来​要​在​圣巴勃罗​的​一​个​市场​前​发表​演讲,但是​一​场​倾盆大雨​打​乱​了​这个​计划,于​是​我​建议​会众​的​弟兄​把​演讲​改​在​聚会所​里​进行。后来​弟兄​问​我,这​次​的​演讲​能​不​能​算是​公众演讲​聚会,因为​弟兄​觉得​这​次​聚会​不​是​在“公众”场所​进行​的。

探访​会众​期间,我​都​住​在​弟兄​姊妹​的​家。虽然​住​的​地方​不​是​很​豪华,但​都​很​干​净。我​常常​睡​在​铺​了​席子​的​木​地板​上。洗澡​的​地方​没​什么​隐私,所以​我​学​会​怎样​小心翼翼​地​洗澡。我​通常​会​搭​公车​或​一​种​菲律宾​的​小型​公车​去​探访​会众,有时​也​会​搭​船​去​不​同​的​小岛。我​为​上帝​服务​的​这些​年​来,从来​没有​自己​的​车。

传道​和​探访​会众​的​工作​帮助​我​学​会​他加禄语。我​没有​上​过​正式​的​语言​课程,但​我​在​传道​和​聚会​时​听​弟兄​们​怎样​说话​就​慢慢​学​会​了。很​多​弟兄​都​愿意​帮助​我​学习,我​很​感谢​他们​对​我​表现​耐心​也​坦率​地​纠正​我。

随​着​时间​过去,新​的​工作​激励​我​作​出​更​多​调整。1956​年,内森·诺尔​弟兄​来​探访​菲律宾,那​时​举行​了​全​国​大会,而​我​负 责​跟​新闻​媒体​联系,我​完全​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但​很​多​弟兄​都​愿意​教​我。不​到​一​年,世界​总部​的​弗德烈克·法兰兹​弟兄​来​菲律宾​时,也​举行​了​全​国​大会,那​时​我​是​大会​监督。当地​的​弟兄​姊妹​很​高兴​看见​法兰兹​弟兄​穿​着​菲律宾​传统​服饰​发表​演讲。我​从​法兰兹​弟兄​身上​学​到,要​乐意​为了​别人​调整​自己。

后来,我​奉派​做​区域​监督,需要​作​出​更​多​调整。当时,我们​经常​在​户外​播放《新世界​社会​的​快乐》影片​给​大众​观看。不过,我们​常常​被​小虫子​找麻烦。小虫子​受​放映机​的​灯光​吸引,结果​都​卡​在​放映机​里,所以​播​完​影片​后,我们​还​要​花​时间​清理。虽然​播放​影片​牵涉​到​很​多​工作,但​我们​看见​许多​人​有​良好​的​反应​就​很​高兴,他们​可以​从​影片​看​出​耶和华​的​组织​是​个​国际​弟兄​团体。

有些​天主教​教士​向​当地​的​政府​官员​施压,逼​他们​不要​发​给​我们​举行​大会​的​许可证。要是​举行​大会​的​地点​靠近​教堂,有些​教士​也​会​故意​敲​响​教堂​的​钟,试图​让​我们 听​不​到​大会​的​节目。尽管​如此,传道​工作​还是​不断​地​扩展,在​那些​受​到​教士​反对​的​传道​地区​里,有​许多​居民​现在​都​成为​崇拜​耶和华​的​人。

作​出​更​多​调整

在​1959​年,我​收​到​通知​要​到​分部​办事处​服务。这个​新​的​工作​岗位​让​我​学​到​更​多。当时,我​也​奉派​去​探访​不​同​的​国家。在​其中​一​次​探访​期间,我​认识​了​珍妮特·杜​蒙德,当时​她​在​泰国​做​特派​传道员。我们​彼此​通信​了​一​段​时间​后​就​结婚​了。我们​夫妻​俩​一起​事奉​上帝​已经​51​年,这些​年​来​我们​都​感到​心满意足。

我​和​珍妮特​在​菲律宾​的​一​个​小岛​上

我​很​高兴​曾​到​33​个​国家​探访​弟兄​姊妹。我​非常​感谢​耶和华​让​我​从​以往​的​委派​得到​所​需​的​训练,使​我​懂得​和​不​同​文化​背景​的​人​相处,能​应付​这​项​独特​的​挑战。这些​探访​的​经验​也​让​我​的​视野​更​开阔,帮助​我​看​出​耶和华​有​多​关爱​各种各样​的​人。(使徒行传​10:34,35

我们​努力​经常​传道

继续​调整​自己

跟​菲律宾​的​弟兄​姊妹​一起​事奉​上帝​真​的​非常​快乐!今天​菲律宾​的​传道员​人数​几乎​是​我​刚​到​这里​时​的​十​倍。我​和​珍妮特​现在​仍然​在​菲律宾​分部​服务。虽然​我​在​海外​服务​超过​60​年​了,我​仍​需​做​好​准备​接受​耶和华​所​给​的​任何​委派。最近​上帝​的​组织​有​不​少​改变,我​和​珍妮特​都​需要​不断​调整​自己,才​能​继续​为​上帝​和​弟兄​姊妹​服务。

传道员​人数​不断​增加,让​我们​感到​很​快乐

我们​努力​接受​上帝​交托​的​任何​工作,这​对​我们​来​说​是​最佳​的​生活​方式。我们​也​尽力​作​出任​何必​要​的​调整,好好​为​弟兄​姊妹​服务。我们​下​定​决心,继续​做​耶和华​喜悦​的​事,对​什么​人​就​做​什么​人。

我们​目前​仍然​在​奎松城​的​分部​办事处​服务